祭流年,谁是你掌心的暖阳
初二 散文 1187字 50人浏览 奇妙的汉字画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一一左右肩

只是这般不解风情,西风吹碎长恨,浮世清浅,无你何欢?竹笛绵怨,曲扣轻弦,那一声声的缠绵,生生的隔断了流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怎知一叶秋凉,叶叶旋舞在眉尖,天水一色,烟雨江南,分明是寒冬腊月,大雪却不愿倾恋,萧萧旋舞,寒风凌然,我又仿佛看见你的手,指向远方,你说“春天会在夜里醒来”。

粉贷未施是你浅妆的退场,轰聂烈烈是我的唇语誓言,看红尘的道场把我们分向俩边,信仰是袖口挥起的伤,道别在唇间那么慌张,承诺轻易的流放,你的眼神多么善良,你说的一生一世好短。

暗香无语,花谢陌面,谁画一道触不可及的防线,谁又让朝生暮死的故事在青春里灭亡,无情的心,坚硬的心肠,天荒地老的爱恋再也走不完,挽过的臂弯,眷恋的怀抱,从此,烟消云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犹回首,空挽一场水月镱花,暗夜的低呤在耳畔,听秋蝉伏地,寒风四起,瞬又一场冰天雪地,把这空幻跌落的梦境,呐喊成你身的背影,夜夜轮回在往事单溥的记忆,夜色碎了一地。

是不是伤口太过美艳,才会让疼痛更加茫然,是不是你说过的锦瑟华年,如花美眷,让我贪恋的太早?还是这一场末路繁华,注定让我凭花无期,笙歌散尽,如雪飘零?

是谁说“碧丽睛空,花期侍人,君不见,落雪水寒,生死沧海,伊不恋”,如此良辰美景,姹紫嫣红,唯君花谢花开视而不见,一川千里冰封,雪落水寒,生与死的距离,俩俩相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凭眼穿,尽是江南轻烟,柳丝泛波碧水荡漾,画舫处,独守细雨轻波,为谁守得千年缘绳不解,桨不渡红尘心有千千结,长亭外,楼阁相隔,沧海桑田不相见,一指风花月,情不渡忘川。

断痴缠,幽夜滑琴弦,曲曲是过往,冷月弯弯,陌上流年,别再问永远有多远?这铭刻心房的答案,终比不过时光落红的变迁,这一场盛世的掌心暖阳,只不过是刻骨铭心的当年,你用我汹涌的双眼,用泪把爱祭奠。

时光拂袖,那一场倾心的暖阳,我们终于无法相守,看时光水冼破旧,我和你信誓旦旦的最初,生与死的举案齐眉,都轮回在风花雪月的未央当中,被时光穿透的诺言,风化在轰轰烈烈的唇语之中,多年以后,当一地的暖阳撒遍你我的归途,请把苍天五百年的眷恋,放在心房一一解读,爱若清浅,谓我何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多么庆贺,我们都把往事踩在脚下,在额头的皱纹里走过昨天,我们一边听別人讲故事,一边把自己故事埋进光阴,我们多么幸运,终于让老天把我们变成了二个毫不相干的人,我记得,你的欢喜,我的忧伤,只在这个尘世里走过一遭,一辈子再也没有往返,再也不能让你的心为我系住缠绵。

多么伤感,就这样卑微再低到尘埃,却又那么愿意,让爱无据可依,时间如数落的珍珠,颗颗都无比珍贯,我们从掌心跌落,在各自的世界里安静的遗忘,光阴多么可恨,一切都零成回忆,当我站在最初的路口,凝望一个今生,爱的暖阳依然那么安祥的沉眠,在我生命的季节里,欢喜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