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原来如此
初一 散文 1428字 71人浏览 little_fox89

爱, 原来如此

济宁市实验小学 顾冰蕾

刚刚从师专毕业的时候,我读了苏霍姆林斯基的《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那时就暗下决心:我要做像他这样的老师,爱孩子,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

第一次走进课堂,我就被孩子们忽闪的大眼睛给迷住了,一句整齐响亮的“老师好!”让我心潮荡漾,一股爱的暖流从心底油然而生,我发自内心地笑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谁舍得不去爱他们呢?我实践着我的诺言,付出我全部的爱,同时收获着幸福。温暖的课堂上总是会充满欢笑,孩子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总能得到我赏识的语言和目光。总是有几双调皮的小手轻轻握住我的手,不知何时我的口袋里会莫名其妙地钻出几块糖;活跃的课间,我不是被女生簇拥着谈心,就是被男生拉去做游戏„„

我徜徉在这种幸福里,几乎不能自拔,我把孩子放在自己的心灵深处,舍不得呵斥、批评他们,甚至从没有和他们红过脸。我想这就足够了,我已经把整个心灵献给了他们!

可是事情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好。

热闹的课堂渐渐变得杂乱无章,一堂课的新知识有时会处理不完,而孩子们的成绩居然也有些下降„„苏霍姆林斯基的话又回荡在耳边:“教师的工作是以一个人的心灵去精细地接触另一个人的工作。”我在反思:“哪些地方还没有精细到位呢?”正当

我苦苦思索的时候,班内出现了“大乱”。

那一天刚刚测试完,我正在批改。有人来告状:“老师,高原把水龙头打开就走了。”“噢,那你去关上它。”“老师,我的语文书不见了。”“怎么回事?待会我帮你查查。”“老师,不好啦!班长和同学们打起来了!”“什么?!”本来试卷做得不理想我就很 生气了,听到这儿,火气“噌”一下子上来了。我抓起试卷急匆匆赶到教室,屋内一片狼藉,孩子们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改变什么,依旧说着、笑着、打闹着。一时间,怒气、火气、怨气一下子冲了上来,我把试卷狠狠往桌子上一摔,呵斥道:“你们闹够了没有?!”孩子们被我的举动吓住了。教室里霎时安静下来,我愤愤地说:“平时我从来不舍得批评你们,我对你们那么好„„可是,你们却„„这样对待我„„”说到这里,委屈的泪水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诉老师为什么?”那一刻空气都凝结住了,孩子们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我想一定是当时愤怒的火焰把他们吓倒了。毕竟那是我上班以来第一次发脾气,我握紧了拳头,血液直往上涌„„如果当时谁胆敢说一句不中听的话,我一定会一脚把他踹出去!这时,从一个安静的角落里,传出一个小小的声音:“因为„„你总是心太软„„”那是当时特别流行的一句歌词啊!教室里哄堂大笑!那一刻我一下子释然了,对呀,这都是我的原因,我怎么能去责怪孩子们呢?我又想起了苏霍姆林斯基的话:“爱抚不是迁就调皮的孩子,纵容、姑息孩子的顽皮淘气和刁钻古怪的要求只会把孩子引入歧

途„„”

原来爱学生要以严为前提,情爱之蜜只有被严格之水浇灌,才能成为爱的甘露。我虽然付出了爱,可是爱出了限度,反而是害了孩子们哪!原来爱并不是想像中那样简单,那么什么样的爱才是恰到好处呢?

我再次捧起那本《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心中渐渐光明起来。教师的爱是理智之爱,既要始终如一,又要面向全体,既要呵护孩子的自尊心,又要平等公正地对待每一个孩子„„爱,并不是一厢情愿地付出,原来还有那么多的内在含义,学习爱,我才只不过刚刚开始,爱,原来如此!

一路走来,不觉中班主任工作已经做了十多年,我也从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孩子王逐渐长成了孩子的妈妈,而初为人师时的这段往事,时时鞭策我掌握好爱的方向和力度,指引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