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怀城市新变化喜迎国庆60年征文
初一 日记 594字 175人浏览 wuhanmengjun

文 章

初听稳成成名史的人都会觉得此人品行不端,手脚不老实而且脸厚。其实稳成压根儿不是这种人。在糖饼失窃事件之前,稳成的人生历程中没有一次瓜田李下之嫌,更没有顺手牵羊之类的纪录。八月十五那天三婶做糖饼的时候还让他拿几个回去吃,稳成一口一个不要,三婶还以为他的糖饼馒头有了着落,也就没有一味要他拿或者硬塞到他手里。因此,三婶骂的时候,绝对不认为骂的就是稳成。事后三婶十分懊恼,跑到他家一看,小坛子里一粒面粉也没有了。这一来,三婶心里更加不安逸。因为她知道,稳成的肚子大,喝粥要灌一头钵,吃饭要扛三大碗,六个糖饼不费吹灰之力就是明证。而稳成又脸嫩,缺吃的了也不吱声。家边邻居和亲戚都晓得他这个脾性,逢年过节或者青黄不接的时候都主动给他送点吃的。这次真是犯了怪,三婶没有主动安排,本来东庄姐姐家过年过节送惯了的,这一回不凑巧偏偏连一粒面屑子也没送,不知道是不是疏忽忘了。估计稳成回三婶不要的时候心存侥幸,于是硬撑着说出不要这两个字。到晚了不见一个上门,于是有了私字一闪念,做下了成为别人笑柄的忽突事。

如今稳成已经六十多岁了,承包地被征做了农业观光开发区,他吃上低保,象退休工人似的,月月刷卡拿钱。到了八月十五,侄子、外甥送来的红五星月饼,吃腻了。稳成喜欢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埋怨现在自己嘴刁了,不如以前嘴泼了。其实,稳成心里非常清楚,不是人变坏了,是年代变好了,好吃的东西越多,好吃别人的人就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