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叶红于二月花
初一 散文 989字 2682人浏览 鲲鹏展翅0827

秋,没有春天的柔情似水妩媚动人;秋,没有夏天的枝繁叶茂绿意盎然;秋,亦没有冬天的银装素裹瑞雪纷飞。然,秋有着独特的静谧,断肠的萧索,催泪的离别及崭新的希望。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每每入秋,总是喜欢在周末空闲之余独自穿过公园。秋携带着盈满凉意的风半缓半促地拂过人们的面颊。近黄昏的时候,走过两旁栽着枫树的小路,踏着还薄薄一层的落叶,聆听若有似无的虫鸣鸟叫,心底就会被秋的寂静所感染,脑袋里空空的,没有过多繁杂的琐事,心下澄净空明,安然自得。有时,秋风会急急掠过树叶枝杈,黄褐色的、深红色的树叶便伴随着“沙沙”作响的自然之音,缓缓落下。叶子拥抱大地母亲的喜与叶子离开树木的悲交织在一起,为这安静更添一种美。秋的静谧是四季中最为安详却充满苦涩的。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从古至今,诗人作家无不例外地将秋天作为抒发慨叹,伤感之情的背景。从杜牧“多少绿荷相倚恨,一时回首背西风”的伤秋,到徐志摩“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对人生岁月一去不返的感慨,无不充斥着秋日凄凉的萧索。漫漫秋日之中,盛开的不是朝气万分的迎春,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不是傲雪怒放的梅,而是令人伤神,“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的孤寂的秋菊。秋的萧索是四季中特有的悲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文人墨客之间的离别总是在秋天的衬托下显得更为凄凉。飒飒的秋风若有似无的将你我之间的不舍之情渐渐扩大,裹挟着浓浓的思念寄向远方的彼此。沉重的相思又将无言的分别伤感分散到这有着浓郁愁苦的秋天里,使得那黯然神伤的心绪又增加几许深沉。正如“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悲戚,与“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惆怅。秋的离别,充斥着不溶的思念。

也许,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思维定式:秋天就是代表分离、凄苦。其实不然,秋天亦昭示着崭新的希望。九月初秋,我们便迎来了新的学期,将会有新的目标,新的向往,新的梦想,新的拼搏。如果说春天是一切生命的开始,那么秋天就一定是这些新生命成长的开始。无论是农田里丰盈的硕果,还是大雁的乔迁这都意味着一个崭新的开始,崭新的希望。正如现在正努力奋斗着的我们,从这充盈着新气象的秋天,开始我们的旅程,向前出发。

我独爱秋的静谧,秋的萧索,秋的离别及秋的希望。“霜叶红于二月花。”纵使秋日没有春天百花齐放的艳美,我依旧热爱这个别样的季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霜叶红于二月花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