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沈园
初三 散文 742字 88人浏览 倪歌0

千年的风吹雨淋,永远盖不住沈园那一缕淡淡的温情。

东风已破,皓月当空,烟雨萧萧。

沈园高大的城墙,挡不住“红酥手,黄籘酒,满城宫色春墙柳”的思念,沈园柔和的流水,带不走“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的哀叹。芳草凄凉,得到的,却只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愁怨难解,换来的,只剩下“怕人寻问,咽泪装欢”。“桃花落,闲池阁”也正巧对的上那“角声寒,夜阑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岁月如桥下东逝之水,四十年风雨光阴似箭,沈园一别,生死两茫,想起“采得黄花做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的温馨往昔,现在竟是“灯暗断肠无人说”,曾经“少年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的深深爱情,却变得“只有清香似旧时”。

年少无知的青春,谁没有些懵懵懂懂的无知执着的爱恋,记载着这一切的,恐怕早已只剩下当年题写《钗头凤》的半面残壁了吧,也许只有“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的往昔,才能激起那“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温情往日的回首。

城上斜阳哀鸣的画角,盖不住伤心桥下的春波绿水。追忆曾经的温柔,,叹惋无奈的世事,她在那秋意萧瑟的时节中化作一片落叶悄然随风而逝,你却在那人生难卜中苦苦等待,六十年的光阴流逝可以让时间万物消磨殆尽,可那份思念却是历久弥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年年柳绿,系不住流年,一杆风云,怎敌过烟雨,身诀别,身来世,谁能握住红酥手,饮尽黄籘酒,在你我耳边诉说着生死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沈园的一切依旧那么平静,平静的的流水,平静的芳草,平静的斜阳,平静的城头,平静的杜鹃哀鸣,就连那面破壁,也是那么平静,只可惜这一切都盖不住那千年的爱恋,在人们的心头,植下浓浓的相思梦。

驱诗为利剑,驾词为长缨,几度夕阳折佳人,却只留得,宫墙柳,一片柔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流年尽,芳华逝,几多惆怅,几多茫然,只因剪不断,理还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