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今天明天(国米版)
初一 记叙文 4861字 257人浏览 YY11童鞋

小崔: 您好…队长您好…请坐~~~请坐队长

萨队: 恩

光头: 恩~~~ 咳~~~

小崔: 队长队储呀(稍微有一点紧张)

小崔: 稍微有一点紧张。队长队储呀,是第一次到CCA V 的演播室吧!

萨队: 第一次。

光头: 恩,是~~~

小崔: 刚来这个演播室啊,都会有一点紧张。你看有这多摄象机,这么多球迷,一会咱们谈着谈着就能放松。咱们先来个自我介绍。 萨队: 咋介绍?

小崔: 按您队里的习惯。

光头: 那我先说呗~~~

小崔: 好

光头: 我叫埃斯特班·坎比亚索,

萨队: 我叫哈维尔·萨内蒂,

光头: 我三十一,

萨队: 我二十五,

光头: 我属猴,

萨队: 我属虎,

光头: 这是我们队长,

萨队: 这是我们队储,

光头: 我们都叫他puppi ,

萨队: 我们都叫他puchu —— (乐队奏乐)

萨队: 叫他cuchu ,

光头: 是c 不是p~~~

小崔: 请坐请坐。队长队储呀,太紧张了,别紧张。我跟您说这个谈话节目吧,它有话题,咱一谈话题它就不紧张了。

萨队: 对

小崔: 今天的话题是“昨天,今天,明天”。我看咱改改规矩,这回队长您先说。 萨队: 昨天,在队里准备一宿;今天, 上这儿来了;明天,回去,谢谢!

(乐队奏乐)

萨队: 挺简单,

小崔: 不是,队长我不是让您说这个昨天,我是让您往前说,

光头: 前天,前天俺们俩得到队里通知,谢谢。

小崔: 队长队储呀,我说的这个昨天、今天、明天呀,不是~~~昨天、今天、明天, 萨队: 是后天?

小崔: 不是后天,

光头: 那是哪一天呢?

小崔: 不是哪一天。我说的这个意思就是咱,这个——回忆一下过去,再评说一下现在,再展望一下未来。您听明白了吗?

萨队: 啊~~~ 那是过去、现在和将来!

光头: 那也不是昨天今天和明天呐,

萨队: 是,你问这~~~ 有点毛病。

光头: 对,没有这么问的。

小崔: 我还弄错了我还~~~ 那谁先说呀?

萨队: 我说吧,还有准备。

小崔: 啊,准备好啦?

萨队: 主席春风吹满地,蓝黑战士真争气;齐心征战新赛季,加斯乱搞没咋地。谢谢! (乐队奏乐)

小崔: 这是首诗,

光头: 该我了,

小崔: 队储也准备啦?

光头: 是~~~ 我站着说吧。主席春风吹进门,蓝黑战士抖精神;尤文那旮哒挺闹心,高层专门污蔑人。谢谢!

萨队: 污蔑人你谢它干啥完应。

光头: 不礼貌么,

小崔: 这叫什么谈话啊,整个一个赛诗会呀。队长队储呀,今天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就不说那些让人心烦的事儿。咱说点高兴的事儿。

萨队: 你看着没,我搁队我就告诉他我说你写这段不行,尤文那事儿那意大利足协都管不了你操那心干啥玩意~~~

光头: 那你说吧~~~

小崔: 那队长说,说说大好形势,

萨队: 各位领导,球迷们,

小崔: 要做报告呀?

萨队: 这么说不行么?

小崔: 啊,行,您说吧~~~

萨队: 大家好!今年夏天不得了,同胞来两个,大嘴被赶跑。球员安居乐业,齐夸莫大领导。尤其球队经理,更是天下难找。隔壁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今天贝秃丑闻,明天主帅被炒。闹完伊布退役,又要弹劾领导。纵观意甲风云,风景这边更好!多谢! (乐队奏乐)(坐在地上)

小崔: 队长!摔着了吧!哎呦,快起来~~~

萨队: 往前迈两步,忘了——

光头: 没事儿~~~ 挺成功,

萨队: 成功么?…… 丢人了?

光头: 没~~~

小崔: 队长队储呀,这个谈话节目呢,它实际上就是说话,就是聊天,就是唠嗑,就是你们烤肉帮在后院唠嗑,您在那什么样啊,在这儿就什么样。别紧张,好不好?

萨队: 那你放松的事儿~~~ 你早说呀,早说早明白了~~~

(拿出一根肉串)(乐队奏乐)

光头: 你把那肉串扔了,

萨队: 告诉放松呢!

光头: 让放松精神你放松嘴干啥呀,骚的~~~ 别了,羊肉~~

萨队: 吃羊肉串不行是噢?

小崔: 啊~~~ 行行行~~~

光头: 不礼貌呢~~~

小崔: 队长队储我问一句噢,您就~~~ 没看过我们这个节目吧,

萨队: 看过,你不姓崔么,蓝黑访谈那个,

小崔: 对呀,恩,

光头: 你不叫崔永元么,

小崔: 对,

光头: 俺们队人可喜欢你了,

小崔: 真的啊?

光头: 都夸你呢,说你主持那节目可好了,

小崔: 这么说的呀!

光头: 就是人长的坷碜点~~~

(乐队奏乐)

萨队: 你咋这样呢!

光头: 说实话么,

萨队: 你瞎说啥实话~~~ 对不起,他那不是这个意思,我们队储说那意思是都喜欢你主持那节目,哎呀,全队最爱看呐,那家伙说你主持得有特点,说一笑像哭似的。

(乐队奏乐)

萨队: 不是,一哭像笑似的~~~

小崔: 他们队都这么夸人啊他们队,

光头: 还说你——

小崔: 行了行了~~~ 别说了,咱还是说您二位吧,我现在呢我把问题提的细一点,你们是从哪一年开始一起在国米踢球?

萨队: 我们相约零四,

光头: 盛夏的果实。

小崔: 这好不容易不念诗了,又改唱歌了。当时谈转会的时候是谁召唤的谁呀? 萨队: 嘿嘿~~~

光头: 这事儿,你看别说了~~~

萨队: 这属于个人隐私,

萨队: 其实小崔你应该有这种眼力,当时——我用现在话说,小伙球技比较给力了,他听的我的召唤。

光头: 你咋不实话实说呢?你让大伙瞅瞅你那球技会过人不会传中的我能上赶子听你召唤呀?

萨队: 这么不会看球呢,

光头: 怎地?

萨队: 这叫不会传中那?这是传不到队友脚底下!

(乐队奏乐)

小崔: 还不如不传呢。

光头: 我年轻的时候那绝对不是吹,能进球又会防守,对手见了我都不敢瞅。俺们隔壁那安切洛蒂,瞅我一眼就浑身发抖

萨队: 哼~~~ 拉倒吧!安猪那是老年痴呆,看谁都哆嗦!

小崔: 队长啊,队长这么说不对,其实队储现在看上去都挺威武的,

光头: 现在不行了,现在是防守也守不住了,进攻也攻不上去了,满头金黄的秀发前些年也光荣退役了~~~

萨队: 哈哈哈~~~ 这词儿整的~~~

小崔: 知道这退役还用这儿了还。队长队储呀,我一个一个问得了。先问队储吧 光头: 问我呀?

小崔: 队储呀,当时队长他是怎么召唤的你?

光头: 他就是~~~ 主动和我接近,没事儿和我推特,不是约我烤肉就是带我出去唱歌,还

总找机会跟我切磋赌波呢!

小崔: 切磋赌波呢

萨队: 别瞎说,我啥时跟你切磋赌波了?赌波是啥完应?

小崔: 赌波是比赛之前——

光头: 赌波是啥完应你咋都不懂呢这么没文化呢,

萨队: 啥呀?

光头: 赌波就是堵住大波MM ,约她喝酒。

萨队: 噢!

(乐队奏乐)

萨队: 堵过,堵堵更健康。

小崔: 我今天第一次听说赌波是这么回事。队长啊,光赌波不行。人家谈转会的时候都得给那象样的转会费,你想想有没有。

萨队: 呵呵呵,说这事儿还有点儿历史。你说呗~~~

光头: 我说吧,

小崔: 队储说,

光头: 俺在皇马那钱儿吧,国米就想买我,那钱儿穷,没钱买;赶上呢我正好想捞一个大合同,我就想着一边勾引国米,一边逼皇马给我续个大合同,今天在媒体上跟国米眉来眼去,明天就故意拖着不跟皇马续约。结果眼瞅着皇马要给我大合同了老佛爷买来了贝克汉姆,不但没收了我的主力位置, 还把我扫地出门,那钱儿不是有个新闻热词儿叫——

小崔: 天价转会!

光头: 是,给我写的新闻就叫零价转会。

(乐队奏乐)

小崔: 这转会费不高啊,

萨队: 他心眼儿太实,你说当时你拖个一年半载不续的也就算了,小贝都来了谁还跟你续呀?

小崔: 我听出来了,这个转会啊实际上就是自由转会,那转会的时候队储是看中了国米哪一点?

光头: 说出来都不怕大伙笑话,国米那时候成绩差得啥奖杯没有,

萨队: 别巴瞎,当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奖杯呢!

小崔: 还有重要的奖杯呀?

萨队: TIM 杯么!

小崔: 诶呀,也没有什么天价的转会费,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奖杯,但是你看队长和队储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踢的挺好,我觉得就是这个一如既往的劲儿啊,就值得我们中国足球学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萨队: 嘿嘿,别向我们学习,俺们烤肉帮出现过危机。

小崔: 以前?

萨队: 现在。

小崔: 怎么回事儿?

萨队: 球队五连冠之后,我们俩都签了新合同。这合同签完了钱多了突然跟我提出来要少聚会,说烤肉吃多了耽误他训练,完事呢说这个烤肉这个东西是时间产生美。结果我这减少烤肉吧,时间隔久了,美没了!天天烤肉啥的也不正经叫我了,打电话,还说外语“Hello哇,肉已OK 了,过来咪西吧!”

(乐队奏乐)

光头: 你咋不实话实说呢?我为啥跟你说要少烤肉呀?

萨队: 你心眼儿小。

光头: 你一天到晚瞅都不瞅我一眼,天天借烤肉之名,等着盼着见大米,我不说你拉倒吧 萨队: 说那啥用啊,那阿尔瓦雷斯一出来你眼睛不也直吗?

光头: 蕾丝咋地,蕾丝是我将来的小弟。

萨队: 那大米就是我现在的基友,爱咋咋地!

小崔: 队长,这么说不对~~~

光头: 不拍了!当这些人呢你说这完应干啥啊!

小崔: 都少说两句。

萨队: 错了,行不?都录象呢!

光头: 小崔,这咕噜掐了噢,别播。

小崔: 这咕噜掐了,别播~~~

光头: 都这么大岁数了~~~

萨队: 不你提起来的么!

光头: 没文化呢!

小队: 二位都这么多年了,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了,为了烤个肉,我觉得不值得。

萨队: 可不是咋的,后来更虢了,这家伙把我们帮的男女老少元老新人全找来了开会,要弹劾我。

小崔: 事儿还闹大了!

萨队: 恩,后来经过全帮人的举手表决,大家一致认为我

小崔: 您是对的!

萨队: 给人赔礼道歉。

小崔: 赔礼道歉这段呀,一定要让队储讲。您肯定记着那天是怎么回事儿,

光头: 去,我跟小崔说。

萨队: 说就说呗!

(推一下萨队)

光头: 有一天晚上,咣咣凿我家门,我一开门木头桩子似的两眼直钩盯着我,非要给我朗诵首诗。

萨队: 别说了~~~

光头: “啊,cuchu ,puppi 向你道歉,来到你门前,请你睁开眼,看我多可怜。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我这张旧船票还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乐队奏乐)

小崔: 队长啊,后来怎么样了?

萨队: 涛声依旧了~~~

(乐队奏乐)

小崔: 你看啊,咱们今天呢先说受苦,说着说着又说打架,我觉得是这个话题呀,起的太沉重。下面咱们换个话题,畅想一下美好的明天!

光头: 那,我先畅想呗,

小崔: 您先畅想,

光头: 我都畅想好了,我是生在潘帕斯,长在欧罗巴,征战伯纳乌,成名梅阿查。想过去,看今朝,我此起彼伏。于是乎我冒出个想法。

小崔: 什么想法?

光头: 我想写本书。

萨队: 哎呀,打住。拉倒吧,看书都看不下来写啥书啊

小崔: 队长啊,现在出书热,写一本也行,

光头: 是,人拉姆都出本书么叫《精细的差别——如何成为顶尖球员》,我这本书就叫《精妙的偷球——如何成为顶尖后腰》!

萨队: 竟能吹牛啊,你要写《精妙的偷球——如何成为顶尖后腰》我也写本书,《精准的护球——如何成为顶尖后卫》,吹呗。

小崔: 越说越不对劲了。队储您慢慢的构思,慢慢写这本书。队长要么您说,您现在最想干的事儿是什么?

萨队: 我觉着我现在生活好了,越来越老了,上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过去论场算,现在就应该论秒了,过两年我准备回阿根廷退役,选一个比较大的俱乐部,班菲尔德,享受足球。

光头: 我就寻思萨队回国之前我得先美美容,把这头发植上,植个鲁尼的,

小崔: 高级的,

光头: 恩,然后再买块高级手表,888的,

萨队: 我买个A V 的。

小崔: 您要是弄块888,买个A V 的,我就只能forza inter了。说着说着加油词都出来了。其实我听得出来,队长队储呀,是想永远年轻,那就让我们一起,祝队长队储永远年轻,forza inter !

(乐队奏乐)

小崔: 在我们这次节目结束的时候,按照惯例,我们要请每一位嘉宾,每个人用一句话,再总结一下自己的内心感受。队储先来?

光头: 就剩,一句啦?

小崔: 一句话。

光头: 发自肺腑的呀?

小崔: 对,发自肺腑的。

光头: 我十分后悔没带蕾丝来。

萨队: 拉倒吧!干啥完应!

光头: 人家让说发自肺腑的吗!

萨队: 这么丢人呢!没正事儿呢!让你说一句话你说这干啥完应,丢不丢人!不说点关键的!

小崔: 队长要么您说,一句话。

萨队: 我也剩一句啦?

小崔: 啊,一句话,对。

萨队: 看了不顶的都是A V 球迷。

(乐队奏乐)

小崔: 感谢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咱们下周蓝黑访谈,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