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北国的冬天
初一 散文 1300字 335人浏览 悲惨世界额

我爱北国的冬天

读过郁达夫的《故都的秋》,我们感受北国秋的凄凉与萧索。而北国的冬却是一片素洁的景象,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冬天展露的是一个独特的世界。

秋的萧瑟来自于对生命的摧残,以致天高气爽亦无法抵住袭入心间的了无生机的悲哀,而这种悲哀更加诠释了生命的意义,但如果说生命的存在是世界美的全部内涵,那么这种荒谬就是对素洁的冬的残忍玷污。

秋的收获无法掩盖它的窄小胸襟和弱小的残忍,而冬却在极度的肃杀之中显示她的博大胸怀。生命在秋风中存在的迹象已微弱,而在冬风中就渐无声息. 但这并不意味着冬就是满手血腥的刽子手, 却是她正在诠释生命的意义:生命的存在就是不断的向更高更快更强更伟大而努力, 而冬的冷漠正是表现这一切的手段. 所以, 我爱冬天, 我更爱北国的冬天, 北国的冬天多些肃杀, 多些冷漠, 但也多了些真实的东西, 那是需要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去面对的, 而这种面对就是对勇气和力量的双重挑战, 所以缺乏自信的家伙就草草的了结自己, 希冀得到一些愚蠢人的眼泪, 以慰藉提前结束的丑陋. 所以, 北国的冬就更多了些选择的意味, 也就多些它存在的价值. 而惯于柔弱矫情的南国的冬天就有些温柔的虚伪, 它不忍看到生命的凋敝也不忍死亡的丑陋破坏他它仔细描抹的浓妆, 虽然施了些粉黛墨绿, 却也无法粉饰它空虚的顽固, 它在展示一贯美艳自我的同时, 却也无法体会到改变自我所得到的存在的真谛, 以及美在变化时带来的更美的东西. 而南国的冬天永远也得不到这些, 因为它早已习惯一如既往的庸俗.

我爱北国的冬天, 还有另一方面的原因, 这方面却叫我爱的有些苍白. 北国的冬比南国的冬多了一样见证自己的东西--雪, 大家对这个平面六边形的家伙不会陌生吧, 古代文人墨客对它的标榜已延续了数千载, 而这种延续的意义却是表达那些遥远的无边际的愿望或是粉饰他们的内心可耻与社会丑恶, 这种盲目的延续终于触及了我, 但我却不敢把心与这圣洁的东西连结一体, 那样我会在自惭形秽中死掉. 我爱冬天, 也是因为我爱雪, 雪的素洁我一向崇敬, 那种朴实的晶莹让我有种被净化的极端美妙的感觉, 虽然这一切都不现实. 但我还是喜欢雪形成的冬天, 我在素洁中会感到博大, 会感到整个世界的美好和夸张的平静. 在这安详之中, 我会以为动听改变了世界, 也改变了我, 这一刻我会对冬天产生疯狂的热爱, 也为雪的洁白, 我会感到烈火的存在和羞涩导致的我的脸红. 我的狂热的持续伴随着人的异常而逐渐熄于平静, 继而烦躁, 继而憎恨. 冬天的叹息吸引我我的憎恨趋于平静, 继而同情, 冬天的面目在人世间的丑陋的装饰之中趋于让人恶心, 但我知道冬的无辜, 冬的无奈. 冬其实也很软弱. 所以我的爱有时也会苍白, 对冬我满怀内疚, 但这一切又都怪谁? 世界太大, 人太多, 继而复杂, 继而肮脏. 但冬在召唤人性的纯洁, 在召唤世界的博爱. 所以我对冬的爱又多了些真诚和惭愧.

我爱北国的冬天, 因为她的强大也因为她的弱小, 我爱北国的冬天, 因为我需要自我锤炼也需要朴实无华与纯洁的世界. 所以我爱冬天, 还要爱的深刻, 爱得无奈, 我就不得不爱北国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