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花开
初三 记叙文 3961字 716人浏览 nini200512918

那时花开

作者:小H

第一章

前脚刚刚踏下火车, 突然就下起了大雨.

没有任何防备, 我自然被这一突发状况折腾得够呛.

怎么办呢?只有拿着手上的背包遮住头拼命往前冲.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我仿佛径直穿过了月台, 四周竟然突然安静了下来.

" 嗯? 雨停了?" 我睁开眼, 拍拍背包, 上面只是沾了一点点雨水, 连水迹都难以用眼睛看出来.

耳畔突然回荡起一声清脆的鸟鸣, 带着幽慢的回音, 轻轻敲击着我的耳膜.

我抬起头, 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

面前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 大山的顶端直接插入洁白的云层中. 周围是静谧安详的峡谷, 充斥着潺潺的溪水声, 混沌在一片明媚的阳光中. 回头看是碧绿的梯田, 梯田里有几头温驯的黄牛默默地啃吃着绿草, 更远处又是一座接着一座的山峰, 绵延不断, 遮挡住了我想象中繁华的城市----但或许山的背后依旧是山呢? 我可说不准.

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离开这个地方. 我对这个美丽的地方没有什么好感, 尽管这个地方是我向往的, 那种安静的地方.

" 轰轰```"这是火车行进时候的巨大引擎声. 我忙循着这个声音, 探寻着声音的来源.

很显然, 声音大到震耳的地步, 不会是从和我同一高度发出的. 于是我慢慢地抬起头, 果然, 一辆红褐色的巨大火车绕着眼前这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行进着, 以漩涡般的行进方向死死地依附在山的表面, 并以很快的速度向上盘旋, 直到消失进云层中.

我不由得惊呆了.

" 天哪,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绝望地感叹着," 汽车呢? 地铁呢? 人类

呢?"

我此刻的心情已经让" 人类" 这种平时难以用来形容和我同一类生物的词语脱口而出, 可以说, 身处这样一个原始的环境里, 我的心情已经濒临崩溃的地步.

我掏出手机, 上面一格信号都没有.

"Oh!Shit!" 我尖叫了一声," 这种鬼地方```````````"

话还没说完, 身后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头一看, 是一个身着和服小姑娘, 看起来年纪和我差不多大.

" 嗯? 你是谁? 在这里干什么?" 小姑娘问道.

" 啊, 救星!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这里和最近的城市相距多远?" 我马上问道.

" 呀?! 我不叫什么' 救星', 叫我小熙就好啦." 她很调皮地一笑," 这里不是本一村吗?"

" 本一村?" 我顿时傻了," 我活了这么些年, 还真没听过这个地方." 我又看了看四周," 都市呢? 离这里多远?"

" 都市? 你是来自那个地方的吗?" 小熙问我.

" 啊... 是的." 我慢腾腾地点点头.

" 啊?! 是这座山连通的云层之上的地方吗?" 小熙的眼睛瞪着我看了一会儿.

我听天书一样地看着她," 你```你说什么? 这座山上面?"

小熙看了看这座山, 点点头, 说," 这是樱花山, 连接着这块大陆的天空. 本一村里流传着一个传说, 传说樱花山连通的是另一个世界, 那里有长的和我们一样的人, 还有十分发达的科技..."

小熙又说了一大堆话, 我可等不及了, 忙打断她的话," 怎么离开这里?" " 呐, 可以坐那辆火车." 小熙指着樱花山, 我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看去, 是一辆盘旋在樱花山巨大的灰褐色火车.

" 怎么上去?" 我问.

" 嗯..." 小熙略一思考一下, 然后看着我说," 没有人知道."

" 开什么玩笑!" 我不禁眼前一黑.

" 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小熙说," 这样吧, 先和我回村子里吧." 的确, 现在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看来现在也只能和她回那个所谓的" 本一村" 了.

我轻轻点了点头. 没想到她马上微微一笑, 拉着我的手就跑起来.

咦? 还有这么奔放的女孩呐... 我是不是犯桃花... 我心里想着, 却说出了和我的想法完全相反的话:"喂喂, 干嘛啊, 自己走就好啦." 我挣开她的手. " 怎么啦? 一个大男生, 害羞?" 她嘻嘻两声.

" 呃```不是```怎么会```"我说,"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拉着我很奇怪吗? 我们又不是很熟."

"```"她脸色顿时暗下去了," 呵呵... 是啊... 那么走吧."

她默默地走在前面带路, 我跟在后面. 看着她不说话的样子,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她.

什么啊, 本来就是不熟啊. 我心里想, 但是她这个反应也太奇怪了吧... 我们就这样走着, 穿过一片开满油菜花的田地, 绕到旁边的小道上安静地前进着. 有一条小溪和我们顺路, 我向前看, 小溪蜿蜒进远处一座升着炊烟的村庄里.

就这样走了不知道多久, 小熙一路上都没说话. 突然, 她停下来, 转身对我说:"到了."

村庄, 眼前是村庄, 和平常村庄没什么两样. 村口的田地里, 除了牛, 还有几个弯腰耕地的农夫.

小熙走进村庄, 我仍然跟在她后面. 她走着走着突然折身走进一间屋子里, 我在外面待着.

" 这样进去不好吧..." 我自言自语.

听到屋子里有人在轻轻谈话, 然后传来小熙的一声笑声.

" 进来吧." 屋子里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 啊? 好的..." 我拉开门进去, 小熙跪坐在地板上, 榻榻米上跪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 嗯... 你叫什么?" 那个男人问我.

我看了一眼小熙, 小熙笑着点了点头:"这是村长四枫院德, 叫他老德就

行啦."

呃? 小熙的情绪这么多变的么... 我不禁吓了一下.

" 你呢? 小伙子." 老德问我.

" 啊, 我吗, 我叫林卉凡." 我说.

" 是吗..." 老德的眉头皱了一下," 小熙, 你确定这样可以吗?"

" 嗯." 小熙坚定地点了点头.

" 啊? 什么... 什么情况?" 我有点晕乎.

" 小凡. 以后住我家吧." 老德说.

" 什么? 我要离开这里啊!" 我大叫," 谁要在这里住下来啊!"

老德和小熙静静地看着我, 我看到小熙那双大眼睛, 突然不好意思起来.

" 呃... 我是说, 我还要回家... 老妈会担心的." 我挠挠头.

" 呵呵." 老德笑一声," 那么你打算怎么回去呢? 乘樱花山上的那辆火车?"

" 是的是的, 村长." 我忙说道," 怎么才能去那里呢?"

"... 这个嘛..." 老德的神情有点难堪,".... 嗯..."

我已经预料到结果了, 于是我很明智地闭上嘴, 说:"好吧... 我就先在这里住下来."

" 嗯..." 老德站起身," 小伙子, 跟我来, 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 啊,,, 好的." 我也站起身. 这时, 小熙拽拽我的袖子," 你不会逃走吧?" "... 我想逃走... 逃到哪去呢?" 我无奈地笑笑, 跟着老德走了.

" 嘻嘻..." 小熙跪坐着笑了.

我想象不到的是, 从外面看, 老德的房子背后是一座山, 但是我跟着老德进了后堂, 才发现这座山竟然是空心的, 老德还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在这里, 以及一条给人行走的回廊, 回廊上有房间, 大概一二十个的样子.

我甚至听得见滴水的声音, 循声看去, 有水从正上方滴下来, 滴进花园里的池子中.

" 村长..." 我在老德后面轻轻叫着.

" 唉, 叫我老德就行." 老德回身冲我一笑.

" 啊... 老德, 这里的环境真好啊..." 我说.

" 呵呵, 是吗?" 老德没停下来, 继续走着. 我跟在他后面, 不时地扭头看看这壮观的景象.

老德走了几步, 在一个房间前停住了," 呐, 你的房间到了."

我在外面看了看这座房间, 门上写着" 镜号房".

我推开房门, 里面是一间很干净而且宽大的屋子, 飘着淡淡的香味.

我放下包, 坐在榻榻米上, 揉揉太阳穴.

老德也进来了, 顺手关上了门.

" 你知道吗? 你不是第一个从天空上来到我们这里的人." 老德说.

" 啊?" 我看着老德, 瞪大了眼.

" 大概是十二年前, 一群穿着奇怪服饰的人来到这里, 他们还带着一个很小的姑娘." 老德叹了口气," 小姑娘叫小熙."

" 嗯?!" 我听到这里, 不由得怔住了," 怎么会? 你的意思是说小熙也是从我的世界来的?"

" 是啊... 那时候那些人在这里住了大概有三个礼拜, 领头的男人突然对我说' 我们决定爬上樱花山', 我那时听呆了."

" 爬上... 樱花山?" 我也惊呆了," 从理论上来说, 爬上樱花山似乎是可以回到我的世界... 但是, 那座山的高度..."

" 嗯. 的确, 以人类的体力, 力量来说, 爬上那座几万丈高度的山根本不可能." 老德说," 所以他们把小熙留了下来, 而村里的人都认为她是从别的世界来的, 不可以信任她, 都对她敬而远之, 只有我一个人愿意收留她... 而她的童年生活中, 没有一个玩伴. 而且... 我没告诉她事实, 当她问我为什么没有小伙伴想和她玩的时候, 我只好对她说:'他们笨.'"

" 啊... 是吗..." 我才知道为什么她会对我那么好, 因为我不是村子里的人, 不知道她的身世, 她把我当作朋友了.

我看着地板, 没有说话.

" 小凡... 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老德起身对我说.

" 啊... 好的..." 我看看他, 点点头.

" 吱..." 他拉开门, 准备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你应该会把她当作朋友的, 她是个好孩子." 说完关上门, 离开了.

我愣了几秒, 然后笑笑, 躺倒在榻榻米上, 看着天花板.

" 朋友啊..." 我碎碎地念着, 伸手去抓我的手机, 仍然是没有一格信号.

" 呵, 也是." 我坐起身," 通讯公司会想到在这里建信号塔吗?"

我站起来, 从包里拿出日记本和一支笔.

我在日记本上写到:

我被困在了童话里,

这里很美.

可是我想回家.

我没想到.

原来我们人并不是孤独的.

我们每个人的脚下, 仍然有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