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美丽叫坚守
初三 记叙文 1004字 2660人浏览 美赞臣是我

路边有两家印章店。

左边的一家,张贴着醒目的招牌,蓝色的字体上书:“激光刻章,办理复印,立等可取。”正如店主的笑容一样热情而富有感召力;右边的一家,业已年久的木制招牌上有深刻的纹络,把几个年迈的汉字印出同样的衰朽:“精制各种印章。”我急于使用一枚藏书印,想也没想就踏进了左边一家,它的“立等可取”构成了极大的诱惑。

果不其然,电脑里应我的要求排得工整而古朴的四字篆书,顷刻间便倾注到了一方印石上。我喜滋滋地在店主的“慢走”声里踏出店门,暗自得意于自己的明智,手心里攥着有机玻璃的印章,突然想到旁边看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迈进那个有着木制招牌的店面,就像突然换了油画的布景,色调也由洋溢着激情的明白晓畅转为点缀着久远的绵延深长。不知怎的,我原本浮躁的心变得宁静而沉着,仿佛空气里都弥漫着进退自如的淡泊。屋子中央是个六十岁上下的老者,他鼻子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低低地滑到了鼻尖上。他用小锤击打着一枚长钉,发出玉石般清脆而灵动的声响。大概是察觉到有人来了,他的目光从镜片上方越过,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先等一会儿。”

我自然地在旁边一张凳子上坐下来,抬头打量着周围。老人背后是一架摆满了各式印章的架子,用不同的形状与颜色演绎着一篇结构精妙的抒情散文。红色的橡胶图章,像是国际棋盘上放大了的棋子,等待着主顾们郑重其事地出子;同样是长方体形状的各色印章,每一个都有千姿百态的风情故事。

“丁当”的声音已止。老者递给我一个木盒,里面盛满了各色印石。他说:“要哪种章?藏书印要见方的,你仔细看看。”我早已爱不释手起来,把刚刻好的激光印章搁置一边,自顾挑拣起来,终于选了一方大理石的,白色为底,有细腻而玄妙的黑色花纹。老者笑道:“这枚印石有点贵的,不过可以用很长时间,决定了?”我点点头,虽然手边已有一个。老人拿出几张描摹好的字体让我选择,一切妥帖之后,他重新戴上了老花眼镜:“一周后来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起身道了谢,拿起桌上的玻璃章正要离开,老人突然叫住了我:“你手上的是隔壁店的吧,激光印章是有斜纹的,拓出来的印也不平整。”我仔细一看,果然。“把它也留下吧,我帮你修一下。”老者轻轻的声音。

我踏出店门,突然觉得本来衰朽的店面透出一种坚守的美丽来。回头看去,老人又拿起了工具,丁当有声地工作着,在一大群印章无声的包围下,显示出从容创作艺术的坚持。霓虹灯的光渐渐淡去,老人的木制招牌,坚定不移地挥染出一种诗意盎然的美丽。

原来,在摩肩接踵的今天,也有这样一种美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