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眨眼
初一 记叙文 3575字 159人浏览 落雪的祝福

中美发展形势

内容摘要:中美双边关系发展的总趋势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在可预见的时

期内,双方的合作还会更加密切。但同样需要注意的是,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增强,会不可避免的被美方认为侵害美国利益或将中国视为潜在的最大威胁。这显然与美国的全球霸权战略有直接关系。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看,以后的一个时期里美国对中国的不信任将更加凸显。美国对中国是“既爱又恨”,这似乎听起来很矛盾,可如果你仔细的研究一下美国的对华政策后,就不会再感到惊讶了。事实上,美国对华的大政策没变,可中国却是在不断的变化着,变得日益强大了,而中国的强大无论以何种方式展现出来,都会不可避免的“侵害”美国利益。但另一个方面,美国和中国的依存度,以及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让美国不敢采取过于激烈的措施。由于这种“萝卜加大棒”的情况的存在,在暂时的时期内萝卜被时局推到最前沿,但也应注意的是大棒也在悄然的逐渐强硬起来。这一切决定了中美关系必须在前进与曲折的二重奏里前行。

关键词:和平 发展 矛盾 合作

2010以来的中美关系:在颠簸中前行中美关系这几年,非常不顺,磕磕绊绊,颠簸不已。在贸易和经济层面,两国之间的贸易纠纷与反制措施层出不穷,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不断加大,最近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的《特别关税法案》更是将这种压力推到一个风头浪口,美国总统与中国总理更是就此问题直接" 过招" ,讨论人民币升值与否的必要性;政治与安全层面,台湾问题、西藏问题和南海问题相继以不同方式浮出水面,美国出售武器给台湾,奥巴马总统会见达赖, 希拉里国务卿宣称南中国海地区的争端解决涉及" 美国的国家利益" ,几乎同一时间,因" 天安舰" 事件而起的美韩军演试图要在在中国最敏感的黄海地区展开,引起"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的警觉,有人甚至据此发出" 亮剑" 的声音。所有这一切,刺激着中美关系的脆弱神经,也引起世界舆论的担心:中美关系是否要由" 冷淡" 走向"

冷战" ?不过,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历史遗留问题、国内政治考量与战略视角的思考等因素交织在一起,注定了中美关系会颠簸起伏,但没必要" 看破红尘" ,

也没有必要" 莽撞亮剑" ," 看空" 中美关系。实际上,上升国家与既有大国之间相处之道的调适与探索,决定了中美关系会在颠簸中沿着相对安全的轨道继续前行。

走不出历史问题

自中美建交的那一刻起,两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纠葛与较量就没有停止过,其核心因素之一是美国售台武器。30余年来,台湾问题始终如一根刺,卡在中国统一的喉咙上,也正因为如此,美国不可能轻易松手。同样,以美国总统会见达赖的方式所反映出来中美关系中的西藏问题,也不是新鲜的名词,熟知中美关系的人都知道这个有19年历史的" 历史典故" ,其背后是美国对西藏" 人权" 的关注;而" 南中国海问题" ,早就在2001年的中美撞机事件、2008年的" 无暇号" 事件中一再上演,2010年7月美国国务卿的" 南中国海问题涉及美国国家利益" 只不过是这种版本的一种翻版而已,相信也不会是最后的绝版,只要中美在南中国海的航行规则问题上没能够达成一致;当然,中美贸易顺差与人民币升值问题也有一些" 年头" 。中美贸易顺差随着中美经贸互动的深入而出现,贸易顺差额度的增大导致了美国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的施压,这种交锋逐渐升级,成为两国间的一个有政治化风险的问题,其背后隐含的是美国对中国经济政策和经济发展模式的某种评价与干预。其实,在90年代美国总统克林顿的第一任期,也是把中美之间的经贸问题与政治问题挂钩,那个时候挂的是中国的" 人权问题" 而已。实际上,靠" 草根选民" 的选票而胜出的民主党主政美国的时候,中美之间的经贸问题就容易突出,因为这涉及到民主党的" 蓝领票仓" 。总之,台湾问题、西藏问题、南海问题、贸易顺差和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存在都可以追溯其历史,它们的解决也绝非一时之事。在国际政治中,权力是基础,没有人会轻易放弃自己手中可以制约他国的" 牌" 。

国内政治的" 无形之手"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上述问题绝非什么新问题,它们早已存在,只不过是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力度或许还有不同的面目出现。但是,它们在当前的集中爆发和以强有力的烈度冲击着中美关系,某种程度上与中美两国的国内政治发展不无关联。在美国方面,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失业率就一直上扬,到目前为止已经升到9*6%,

接近10%,这一" 历史新高" 对奥巴马政府造成不少压力。如前所述,作为民主党出身的总统,奥巴马高举" 变革" 大旗上任,如今最大的医疗改革尚未" 革命成功" ,而失业所导致的蓝领工人工作岗位的一再丢失,使得以笼络草根阶层以获取选票为己任的民主党政府无法不关注中美经贸顺差问题以及人民币汇率问题,因为11月要来临的中期选举对奥巴马政府而言,是兑现竞选诺言的" 秋后算帐" 时期,也是民主党争取选民支持的一个重要节点。

所以,无论是从民主党的" 票仓" 传统来看,还是从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来说,在金融危机造成的失业率居高不下而美国经济又面临" 二次探底" 风险的情况下,中美贸易顺差和人民币汇率的一再被提出,是不难解读的,特别是似乎只有中国

经济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保持" 一枝独秀" 的情境中。在中国的国内政治中,则有两个新的因素值得注意。一是大众舆论的变化。30年改革开放,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经济总量块头不断长大,在2010达到世界第

二。对此,其他大国和世界舆论不吝赞誉和追捧," 中美国" 、"G2" 等新名词也层出不穷。在" 中国崛起" 的语境下,油然而生的民族自豪感以及相伴相随的民族主义情绪,让大众舆论在面对中美之间上述问题的时候,要求政府塑造出与" 崛起中国" 相应的国家形象。另一个变化则是精英舆论的变化。与大众舆论变化的同时,中国精英阶层的舆论也在发生变化,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探讨中国外交政策怎样在" 韬光养晦" 与" 有所作为" 两个立场之间作出选择与平衡。大众舆论和精英舆论的这种变化,无疑会微妙地影响中国政府对中美之间上述事件的反应。 无法踏进同一条河

中美在上述问题上的态度与交锋,其背后也有两个大国的战略考量,或者说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相处之道的调适与探索问题。哲人说过," 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中" ,这同样适用于中美关系。世易时移,今天的中美关系已经绝非建交时候的两国关系了,不仅中美关系的实力天平发生了利于中国的变化,实在而鲜明,而且人们对中国经济总量何时超过美国的讨论,也绝非" 天方夜谭" ,而是一种现实的预期和实现的可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个正在上升的中国,与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一个相信自己是" 上帝选民" 的美国,它们之间的相处之道的调适与探索,在战略层面决定了中美关系会在颠簸中前行。

上升的中国,决定了其国家利益的内涵与外延是在不断地扩展,这不仅体现在要保护身影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7月份发生的马尼拉惨案已经凸显和提示这个问题的迫切性,也不仅体现要关注足迹扩展到海外的中国企业的利益,更体现在要以怎样的方式维护事关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根本问题,维护海上通道的畅通和确保经济发展的能源安全。面对一个不断发展的中国以及自然延伸出来的国家利益要求,美国以怎样的心态面对和以何种方式应对,是中美关系能否平稳前行的一个核心因素。就目前的观察来看,美国似乎是要在战略上压制中国的核心利益圈,所以才会" 搅混南海" ,努力在南中国海争端问题上插进" 美国的脚" ;不过,我们在耳闻中美争吵的同时,也听到美国政坛老兵基辛格博士等人的建言,要求美国要谨慎应对中国的上升,避免英德竞争模式的重演;此外,我们也看到,中美争吵在继续,对话也在延续,两国的高层频繁会晤,商讨解决问题的渠道,甚至最鹰派的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先生也不断放风,试探访华的可能性,因为中美都清楚地知道,除去金融危机、朝核问题、伊核问题等全球性问题的合作需要,出口占GDP 的60%和所持外汇比例中美元占65%的中国,也是美国的第一大债权国,这才是中美两国经济的" 相互确保依存" ,是两国关系的一块实在而又实沉的" 压舱石" ,推动中美关系沿着一定的轨道相对安全地前行,而且中国国内经济结构的转型与美国国内实力的重塑等核心问题,也会促使中美两国冷静思考,让双边关系在争吵中回归原位。

1. 汪熙王郑宪我国三十五年来的中美关系史研究【】《复旦学报(社会科

学版)1984年第5期

2. 王建伟:新中国成立前后美国对华政策剖析【】,《世界历史》,1986

年11期。

3. 王辑思:1945-1955年美国对华政策及其后果【】,《美国研究》, 1987年第1期。

4.袁明:新中国成立前后美国对华政策观【】,《历史研究》,1987年

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