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文集2015
二年级 记叙文 6114字 199人浏览 xvpanfeng

陪你走过的十六的春夏

你们牵住我的双手,我们就一起走过十六个春夏的幸福。

——题记

左手·深沉

六月天的光景,父亲总陪伴幼小的我坐在窗前,点亮一盏灯,我们一起等待暮色降临。父亲总用紫砂壶泡一壶菊花茶,袅袅蒸腾的水汽里有黄晕的灯光,映着我的脸颊。这种时间里,父亲总会翻开一本书,用他温暖的大手握住我的小手,带我念诵那些古老的诗篇。是“杨柳绿齐三尺雨,樱桃红破一声箫”的画卷,是“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的琴音,抑或是“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悠然。父亲深沉的声音里,这些文字甩开飘逸的水袖,踢开灵秀的裙摆,带我走进语文最动人的美好世界。

依然记得那些一起走过的夏夜里,父亲的声音,犹如蛰伏着的最温暖的海,又似轻轻漾动的晨风,一字一句,饱含对女儿深沉的挚爱。

右手·温暖

阳光很好,我坐在阳台上的藤椅里,看母亲幸福地忙碌。风里氤氲着金色的清香,母亲用拍子轻轻拍打着晾晒的被子,便有好听的声音一遍遍地响起。浮尘即是调皮的精灵,在空气里轻盈地飞舞。我于是化作慵懒的猫,浸没在这金色里,给母亲讲述一周的学校生活。每讲到好玩处,母亲便毫不吝啬地笑起来,她沐浴在闪闪烁烁的流光里,盈盈地笑,翠玉的镯子上有莹莹的光。在如水一样澄澈的早晨里,我恍惚觉得母亲是传说中的田螺姑娘,总拥有那么多温暖的魔法。

一起走过的清晨里,总有满世界的阳光,母亲的笑是流淌在我心间的诗意,永远不会厌倦的温暖。

远方·幸福

“你在,就心安。”想起丁立梅的这句充满温情的话。时光荏苒,我们仨就这样手牵手,一起走过无数时光。也曾有风雨,但我们紧紧依傍,便会有幸福的阳光。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里满载了爱与暖,一直一直通向时光的尽头,通向远方幸福的原野。

父亲、母亲,我们一起走过的路上,每一朵花都开放着“家”的真谛。

愿幸福长相伴,愿时光不老去。

坠落在轮回里面的星星

我的生命是一根缰绳

珍贵只是牵满了星星

我的年华是一块夜屏

可爱只是匿藏着歌唱

星星的歌唱

都只是在哀悼轮回?

透明胶上的粘着的文字,都是我的一些过往罢。很久就睡在回忆里,梦着那些曾经很真实的满天星星璀璨的岁月;但是,梦属于过去,梦想即便属于未来了,不是么?于是幻想。单纯的幻想着下一个轮回,在圈圈圆圆的生命第二次。我扬起脸,看到的闪烁繁星和明明无无的月光,可没有月亮,便亦无圆与缺之谈。

我是一只乌鸦,那个冬天是我第二次生命的开始。我不明白,白色的季节为什么赐予我黑色的羽毛,茫莽的阴影搁伤了我的喉咙,“呀——呀”的叫声混淆着空气变成哭泣。不过单调的生活很快让我习惯自己。

也许我的命运很糟糕,但是我一直过得很真实、纯朴。并整天整夜如此乐观地歌颂我自以为了不起的生活意义,尽管我的歌声使我狼狈——人们把我视为倒霉之物,把我的忠告听成诅咒——如此狼狈。

而我知道,这不过仅仅是黑色的奉予罢了。

举头,侧目,忽见微闪星星。我忍不住又叫:“呀——呀——”夜空很狰狞,欣悦只是星星灿烂地冲我笑。我也希望像星星一样,微笑,大笑,甚至狂笑。可是我不懂得。冬天的夜,漫无温热的夜,我孤立在光秃秃的枝头,望着自己的投影不断地打寒颤,于是飞回窝里去。刺骨的寒风使我难眠,漫长寒夜,我数着天空中的繁星,直到启明星也消失,然后对自己说晚安。

树下面有位老人,是乞丐,老人蜷缩在树边,挣扎在生命线的最后。生命是一条线段,有两个端点。起点很欢悦,但终点不一定。几道寒风的镂刻,老人终于在颤抖中死去,但身子便不颤抖了。

这是伤悲里的幸福么?我在老人上空盘旋了几圈,然后哀鸣:“呀——呀——”随即下面走过的路人说:“该死的乌鸦。”其实,我何尝不是在哀悼老人?

我依稀听见星星的歌唱,歌唱老人的轮回。

那些星星的影子,摇曳在老人的明眸里,最后坠落于他的轮回,老人目光呆滞。这是我的第二轮回,只是还没走到尽头,我懂得这叫浓缩,浓缩在一颗闪烁的星星里。

我是一只乌鸦,当走到线段的第二个端点,那便是我第二次生命的消亡,也是生命的第三次开始。我知道,坠落在轮回里面的仅仅是星星的影子。

繁星。璀璨。

闭上眼,等待下一个轮回。

夏日,有你的小镇_

总有一些人填充生命中绚丽的色彩。

总有一些事挥不断温暖情愫的丝线。

我们相识在夏日熙攘的公园,11年后分别在下着小雨的朦胧清晨,那样的突然。

你说要去北京,我只能点头拥抱你,即使不舍又能怎样呢,有些事情是年幼的我们,无助的我们改变不了的。铺开地图找到你所在的城市,笑了,天真的认为天津与北京不过一个小拇指的距离。

你走了以后我有了新的同桌,她有着和你一样暖人的微笑,却找不到属于你的那种感觉,校园里放着你喜欢的歌,东风破,东风唱破东风歌,现已物是人非,再没有了以前的味道,有的只是对你思念的感伤。静静的时光,思绪漫无目的地游荡,亦真亦幻的感觉,充满了无声的怪异感,说不出为什么。看着川流的车辆,人群的来往,不禁深深的察觉到,这大千世界,你我相遇的几率是那样的渺茫。 很久以后的我才恍然大悟,我们之间的距离,这么近又那么远。

喜欢靠窗的位置,向窗外望去,看校园里一起走着的人们,我承认我又开始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曾经的我们是不是也像她们一样,喜欢追逐着跑着。用手指在结了冰花的窗户上画一个笑脸,透过细密的水珠,看到的是一张挂满忧伤的脸,有着隐忍和难过的表情。我告诉你我现在很好,握着电话的手却在不住的颤抖,轻轻拭去流下的眼泪,怎么掩饰内心的悲伤,好想告诉你,我很想你。 等待,不是为了你能回来,而是给自己找一个理由,不离开。

你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我说你太煽情,你说这是祭奠你逝去的青春,小小的孩子就知道什么叫青春?!呵呵,但我还是喜欢你写的文字,老师连都说华美又朴实,这话太深奥,我现在才懂,但现在的我又能拿什么来谱写一段离殇。 感性的你容易被身边的人感动,快乐的你也容易感动身边的人,这个地方有太多太多关于你的回忆,和你一起坐过的秋千,和你一起压过马路的街道,和你一起吃冰淇淋的小店,春去夏来,蝉鸣变得沙哑,是否有对你的思念,这记忆的城市还依稀有着你的味道,它似乎也习惯了,有你的小镇。

高中时候的心理咨询,我偷偷的去了,测试结果有一句是感受能力弱,也许吧,也许我只是比较敏感,对失去了的逝去了的东西念念不忘着。

即使相隔千里,也如咫尺般感觉,我会清晰的记得,每个夏日,有你的小镇。

又快到了夏天,当思念成了惯性,便慢慢淡薄了伤感,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的我在离你更远的城市,绵延了数千里的距离,但我终于能够想明白,只要彼此的友情还在,何必在意空间的变换。我又交了很多新朋友,她们有着你给过我的温暖,也给予着我你没给过我的感受。幸福,也许会冲掉一些阴霾与悲伤。 听一首音乐,唱一首歌,谢谢你曾经给过我的美好。在我记忆的深处,在家乡黄昏的湖边,在校园每一个我们待过的角落,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微笑定格在我们相识的夏日,充满着笑声的公园,那个有你的小镇。

栀子花香飘过的季节

盛夏的雨水带来了栀子花的阵阵清香。窗外,栀子花正在树枝上热情地绽放,那么清纯,那么烂漫。

窗前的我,心中涌起一股刺痛,那是对外婆的思念。

3岁那年,我依稀记得,有一次妈妈出去办事,我迈着细小的步伐追出门去,外婆的腿脚本来就不方便,看见我跑出去,就急急忙忙地跟上我,怕我走丢。不料,外婆一不留神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从此,外婆就只能拄着拐杖走路了。我真痛恨当年为什么那么不听话,让年迈的外婆遭遇如此之劫。

虽然外婆的腿脚更不方便了,但是唯一不变的是,外婆那颗火热的心。外婆为人热情,街坊邻居每每说起外婆,总不忘夸这老人家好。

外婆总是对我无微不至地百般呵护着,我就像是她手中的一颗夜明珠,被她温暖的双手紧紧地攥着,生怕一不小心摔着了,碰着了。

外婆的收益也很好,总能做出香喷喷的炸小肉丸和各式各样的夹心小馒头。每次看到我吃的饱饱的样子,她都会会心一笑。她还不忘给街坊邻居送去一些糕点,隔壁的阿姨也总是笑呵呵的手下,并递来一些新鲜的水果。外婆见状总是忙说不要,可阿姨也不甘示弱,总是强行塞到外婆的手里。

冬天,刺骨的寒风席卷了整个县城,外婆还是不停地在忙着什么。不久,一件漂亮的小棉袄就诞生了。我穿在身上,暖和极了。棉袄上朵朵漂亮的栀子花点亮了我的眼睛,虽

然这件小棉袄没有买来的华丽,但却蕴含着温暖。外婆带给我的温暖融化了冬日的寒冷。可是,外婆的手却越来越苍老,满是一道一道深深的皱纹,那是被岁月的尖刀无情地划过的痕迹,青筋犹如藤蔓般疯狂地在外婆的手背上肆虐着。

又是一个飘满栀子花香的季节,外婆更加年迈了,但她还是会带着我,给我摘树上的栀子花,清新的花香沁人心田,但这一年的栀子花似乎少了些,于是,收获不多。

这一天,我和小伙伴们正在栀子花树下玩耍。突然,看到邻居的阿姨十万火急地赶来,便拉着我的手快步走到路上打车,边跟我说:“青青,我们要去医院,你外婆出事了。”我明显感到阿姨的手在出汗。

来到医院,看到外婆躺在一张白色的病床上,被护士和爸妈簇拥着推进抢救室。抢救室的红灯一直亮着,过了一会儿,医生就出来了:“病人的伤势很严重,我们已经很努力了。你们还是顺其自然吧,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啊。”说着,便摇摇头,边叹气边离开了。

那时的我还不明白什么叫死。看着爸爸痛苦万分的样子,听着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盯着邻居阿姨紧握着我显得越发苍白的手,我的心头莫名涌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我又看向躺在病床上满脸苍白的外婆,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外婆。”我轻轻地喊了一声。我想,外婆听到我喊她就一定会马上醒过来的吧。可是,这次,我的这声“外婆”失灵了。外婆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但是,我并没有哭,因为外婆曾经告诉我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一定要坚强。

栀子花落了,它在我心中永远的落了。

坐在窗前的我,看着正在怒放的花朵,心中燃起了一股强烈的斗志。我一定要坚强,不让外婆在天国为我担心。如今,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一个瘦弱的女孩,我靠我的努力与汗水获得了优异的成绩,博得了老师的喜爱和同学们的信任,我相信,外婆在天国也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

栀子花香飘过的季节,留下的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他们》

在喧闹的大街上随处可见到他们的身影。尽管他们很平凡,但我却分外喜欢他们脸上那种真诚的微笑。

卖茶叶蛋的老妪蜷缩在角落。手中的筷子时不时的拨弄着锅里的茶叶蛋,他没有吆喝,因为秋天的风太大了,街上也太吵了,吆喝也没人听见。路上的行人裹紧衣服匆忙的走了。

秋风扫过,老妪打了个寒战,不由得用手捂了下脸而后又搓了搓手。那头苍白的头发在人群中分外显眼。我裹紧大衣,走到老妪眼前买了几个茶叶蛋。老妪颤抖的用手拿起筷子从锅里的最底下挑了几个茶叶蛋给我,我轻轻接过装满茶叶蛋的塑料袋,付钱的时候,老妪微笑着并对我说了声谢谢。手里抱着茶叶蛋离开了,风吹过,并不感到冷,因为有那些热气腾腾的茶叶蛋。

骑三轮车的老汉静坐在路边。不时张望着人群,三轮车静静地陪在他身边,秋天总是那么萧瑟。老汉的额头上满是皱纹,头发也几乎被白色所覆盖。老汉穿了厚厚的的一件大衣,也许是太冷了,他点了根烟,开始抽了起来。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他最显眼,因为他那件厚厚的大衣。我来到他车前,示意我要坐他的车,他急忙将快抽完的烟扔进了身旁的垃圾桶,说了句:好叻。坐上车,才发觉他的车很破,但是却很整洁,一路上老汉面带微笑骑着三轮车,一点儿都感觉不出吃力,那体力就跟小伙子差不多。到了目的地,我下车付钱,没有零钱。老汉憨笑着说:“没事,小姑娘,这点路收什么钱呢! 算了,没事。”我尴尬的一起笑。告别了老汉,一路上我才发觉自己被老汉那种信任的微笑感动了。

扫地的大妈手握着扫帚徘徊在路边。人群来来往往,她手中的扫帚不停来来去去的扫着地面。她的双手赤裸裸的暴露在风中,风无情的扫过,她的双手红通通的。但她的脸上却总洋溢着微笑,幸福的微笑。风吹落树上的叶子,纷纷落在地上,一片又一片,仿佛与她作对一般。那身蓝工作服的主人却一遍又一遍扫着,看着马路的洁净她笑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她最显眼,因为她那身蓝工作服和那把大扫帚。风吹过,只希望不要吹落树上的叶子,否则那身蓝工作服又得忙不停。

他们只是一群蛮普通的人,在街上随处可见,但他们脸上那真诚的笑总让我感到很窝心。因为太多太多我们无法真诚的微笑,只有我们真正遇见真诚微笑的人我们才会发自内心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就如名人所说的一样:微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谢谢他们,让我明白微笑真正的含义。

《奶奶》

从遥远的乡下来到我家,她脑后盘着一个发髻,身穿一件沾满了尘土的蓝布衣,脚踏一双洗的发白的黑布鞋。这位奶奶当然不是我的亲奶奶,她是在我爷爷去世后,我的奶奶请她来我家帮忙干活的。由于这位奶奶人好心善,我爸爸是她带大的,所以我爸爸也尊称她为“妈妈”。也许因为她不是爸爸的亲妈妈,与我并无血缘关系,所以我不屑也不愿理睬“土”气十足的她。爸爸妈妈却对她极为敬重,要她在我们家安心养老。

随着时间的推移,时节已进入了深秋。那天天气骤冷,还下起了蒙蒙雨,天阴沉沉的,空气里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坐在教室里的我冷得直打颤。这时,一位同学跑来告诉我,一位老婆婆为我送伞来了。我的心陡然一沉,悄悄地奔出了教室。

我曾经委婉地对她说过,没事就别来学校,我害怕她的那般装束会引来这些城里孩子无端的哄笑和蔑视的目光。一想到那令人尴尬的情景,我顿感不寒而栗。全身不自在的奶奶正站在一堵墙前,她的身影就像干枯的小树在风中摇曳,阵阵干咳的声音不时从狭长的走廊传入我的耳际。我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奶奶一瞧见我,两眼一亮,原来盈满焦急之情的脸,立刻荡起了笑意,“孩子,天冷了,我怕你着凉,给你拿来了伞和衣服。”说着便把伞和深藏在怀里的衣服送给我。“好了,快上课了,我该回教室了,你也快回去吧! ”我说。

“嗯„„”奶奶的声音有点涩,一阵风吹过,她裹了裹上衣,孱弱的身躯在风中颤抖。 “孩子,先把衣服添上,别感冒了,还有„„”。

“别啰嗦了,我知道了! ”我嗔怪着。

她一时愣了,她万万没料到满腔的热情却迎来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说话间,我忽然发现她额前的头发是散乱的,而且还滴着水,身后的衣裳已被雨水打湿了,紧贴着背,我霎时明白,其实她比我还要冷„„

那蜡黄的脸掠过的一丝失望和感伤更是深深地震撼着我,使我不知所措„„我意识到,她这么大年纪,大半辈子的劳苦,大半辈子的沧桑,如今竟连对孙女的关怀也不被理解和接受,这确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

曾听爸爸说,当年因为爷爷早逝,奶奶便请她来打点一切。她也是早年丧父,无儿无女,便任劳任怨地为我们家干了一辈子活。养鸡、养鸭、种地、照顾孩子,她无所不通,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以致我们的家由原来的拮据到后来竟逐渐宽裕。她,就像一只蚕,为我们家吐着绵绵的丝; 更像一盏灯,默默地放射出全部的光芒,直到老得不能拿起一样活。

现在,她又把那伟大的爱延续到我身上,而我那苍白的虚荣心却使我看不见她对我的爱。我抚摸着怀里仍带着余温的衣服,一股揪心的愧疚袭上心头,鼻子一酸,双眼不由得模糊了„„

泪眼朦胧中,奶奶已默默地走进了雨中。秋风飒飒,掀动着她的散发,阵阵咳嗽声,回荡在茫茫的雨里„„秋雨就如绢丝一般,又轻又细,无声无息,那么滋润,那么温柔。深深地愧疚,再一次使我的泪水涌出,扑簌簌地滴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