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无须归
高中 其它 2685字 55人浏览 可爱的213a

已是三月阳春天了。阳台的文竹、吊篮长得精神,绿意满屋都是。这花养得好,多亏了山里小女孩的花肥了。松针,那个姑娘现在怎么样呢?她的父亲的病好了吗?她还上学吗?也没有来来得及细细准备,匆匆踏上旅程了。不为看花,只是挂念松针。柳树抽出了新绿,偶尔山间会冒出一束白色的杏花,或者山坡的平地里一大块的油菜花开的金黄,很是耀眼。去年也是三月天,听说太行山的障石岩有岩丹崖翠壁,是一方绝胜,和三四个同学架不住诱惑,就跑去踏青写生。到山底下已近中午,在山下还是山上吃大伙犹豫不决。一个砍柴的大爷说,半腰有个小丫头卖水,去人家那里买点东西,顺便照顾一下。都说山里人淳朴,没想到做生意到跑到了人迹罕至的大山里,还有人给她拉买卖。那个砍柴的大爷好像看出了我们的疑惑,连忙解释说,那个女孩叫松针儿,高中才毕业,父亲偏瘫十年了,母亲受不了 ,撇下她们父女和一个上小学的妹妹走了。松针既要照顾父亲,还要照看八九岁的妹妹,出不了远门挣钱。她在山半腰摆了个饮料摊,贴补家用。价钱和下面的一样。听他这么说,大伙鼓起了劲,想早一点看到这个松针儿。这是一座还没有开发的深山,人来的还不少。仅能容一人的崎岖山路,蜿蜒向上,山杏花开的白,桃花开的粉红,峰回路转,还能看见青郁郁的松林。不到一刻钟,远远地看见有一小块平地,五六棵老松树一字排开,一条长石板,摆放些矿泉水、面包、方便面。她就是松针了吧,穿着天蓝色一身运动装,那是洗的有些掉色的校服,白净的脸有些羞涩,手里拿着一本书,是《老人与海》。我们买了东西吃,和她聊了起来。她今年二十一了,在学校里学习经常前十名,爱好写作,作文在全国还获过奖。本来是参加高考的,没想到去年父亲病情加重,离不开人,她只得回家伺候。为了维持生活,松针每天天不亮就背三十来斤的小食品上山,中午回家照顾爹爹,下午在上山一次。晚上就在村里的扎花作坊做工,扎一个纸花五分钱,她手快,能做五百多个,挣二十多块钱。她妹妹叫松果,上四年级。说着,松针脸上闪出一丝忧郁,我怕是进不了大学的门了,不过,我用心教松果,她会考上了,县里组织考试经常拿第一呢!一时间,我们相对无言。伞盖一般的松树郁郁葱葱,影影绰绰的山峦,压的我喘不过气来,真为她担心时!一切会好起来的,松针打破了沉闷。我们也只能说一些宽慰她的话。结账的时候,我偷偷的多给了她五十块钱。走了五六十米远,她跑着追了过来,涨红了脸,非要给我多出的钱。我们几个人都没有了踏青的心情。松针和我们年龄差不多,我们带着闲情雅致游山玩水,她却要忍痛放弃多彩的校园,远离神往的大学,忍受生活重负的苦难。这里沟沟坎坎都是松树,年长日久,树底下落下的松针足有半尺厚,踩上去软面面的,沙沙作响。有一伙大妈们装了好多袋子的松针,说这是养花的好肥料,在大超市要三四块钱一斤呢。松针,肥料,养花,卖钱,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好主意。下山的时候,我对松针说,大山到处都是宝,松针可有大用处,是养花上好的肥料。我和朋友家里种了好多名贵的花,需要非常多。在城市里买很贵,有时候也买不到。如果有空,就给我们捡松针吧。她睁大眼睛,松针也能卖钱?是啊,你们是守着金饭碗要饭吃,给她开着玩笑。又给她解释,松针是天然绿色的有机肥料,在养花者眼里是很稀罕的。松针愉快的答应了,她留了一个她父亲的电话。下山了,途中又碰见那个打柴的大爷。他很随和,问,见了松针啦?是啊。你们是大城市里的,有对事的就给松针介绍一个对象吧!大爷是热心肠,接着说,村里人都觉得松针不幸,都力所能及的帮她。松针二十一了,在农村也该谈婚论嫁了。松针别的没条件,就是出嫁要带着她爹和她妹妹。回家后,我告诉了父母。父母说我们应该帮松针一把,还答应发动同事买她的松针。在微信朋友圈群里发布了消息,给大伙讲松针的故事。大伙都很积极,都点赞支持,踊跃购买爱心松针。第三天晚上,我给松针打电话,她父亲说,从扎纸花还没有回来。临近十一点了,松针回来电话。我说三块钱一斤,让她多寄点。那么多,松针不相信。我给她解释了很久,她半信半疑,说,要是没人要了在给我寄回来。没过几天,一大包了松针如约寄来了,我寄给了她钱。她打来电话,惊喜地说,真想不到松针还能挣钱啊。以后的几个月里,我同学、亲戚和朋友

不但自己买松针,也不断发动他们的朋友加入这个爱心行列。我的微信朋友圈全是买松针的了。其实我也知道,好多朋友也不是真正的用松针养花,只是为了奉献一点爱心罢了。一年来,我们断断续续买了五千多块钱的松针。她也偶尔打电话来,讲一些山里和家里的事情。快到了,我急着想见到松针。松针还是那样,还在半山腰卖水。见了我,一脸欢喜,攥住我的手,打开一瓶矿泉水让我喝。你可帮助我解决了大难题。松针止不住的说,卖松针肥料的钱够他们家花了。今年镇政府给他爹爹办了特困低保,村里建起了养老院,爹爹可以在哪里安心养病治疗。妹妹免除的书本费、住宿费,也能安心上学了。你还上学吗?我想起了她手里拿着的《老人与海》,想起了她的大学梦。上啊,松针细长的眉毛更弯了,脸上飞起一朵红晕,我在家学习,明年参加社会高考。松针有点羞涩,朝前面指着,你看,那时我家那口子。一位眉清目秀的小伙子正在刨地。松针告诉我说,他是一所大专林业技术学校毕业生。半年前,受感情打击,郁郁寡欢,来山里散心,走到深山沟里迷了路,是松针领着他找到了路。松针和他交心交流,小伙子也很欣赏松针的淳朴、坚强,两人逐渐产生了爱情。最重要的是,小伙子能接受松针带着瘫痪父亲和妹妹出嫁。不,确切的说,他说服了父母,留了下来,把这里当成第二故乡。有游客过来了,松针忙着招呼。我走到小伙子面前。小伙子说,谢谢你,谢谢你们买松针肥料。这是你们的一片爱心,一片同情,我们松针一家子谢谢你们。小伙子说,他是学土壤保持的,当然知道。真正的花肥是松针土而不是松针,是干枯松针下那一层又干又松有腐殖质的土。难道那些游客挖的不是蓬蓬松松的松针,我的那些朋友们都说,家里的花用了山里的松针长得更旺盛了?这是怎么回事?小伙子说,松针截成一小段,放在花盆里,有保湿作用和防止烂根的作用。他有些调皮的说,是爱心让花儿长得好。他还告诉我,别告诉松针实情,要是松针知道了松针对养花的作用不大,会心里过意不去的。小伙子说,他和松针承包了村里一百多亩山场和荒坡地,陡峭处挖了水平沟,栽苹果树,杏树、桃树,平缓地方种植一大片油菜。再过几年,我们就有收获了,到时候再来品尝。远处,松针他们的桃花、杏花、油菜花,开的那么灿烂。我突然想到吴越王钱鏐的一句诗,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松针和那位小伙子身处逆境而乐观向上的心态感染了我,多美的风景啊。陌上花开,勿须归归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