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箱
初一 记叙文 2038字 297人浏览 shuijing7703

在城市里,每天被居民扔进垃圾箱里的不仅仅是从蔬菜上摘下的黄叶子、从土豆上刮下的土豆皮、收拾鱼时被扒除掉的鱼肠鱼肚、一次性方便袋,饭店的残羹剩菜,等等。

还有已喝光的矿泉水塑料瓶子、及用玻璃瓶子盛装的酱油醋的空瓶子、瓶装的白酒、啤酒空瓶子、喝空了的易拉罐;用坏了的节能灯、淘汰的旧玩具、学生用过的书和本子、淘汰的旧衣服、旧鞋子;快递或家电的外包装塑料袋、防磕怕碰而使用的泡沫箱、纸克盒子,还有环卫工人清扫马路上的一袋袋垃圾,等等。

在我居住的城市,确切的说,是我把在身边看到的,想到的,在这里说说。

在我们这里未强制你给垃圾分类,我知道做到分类投放是件很不易做的事情。即使我在有的地方看到在垃圾箱摆放处,一左一右放了两个箱,一个标注可回收,另一个标注不可回收,但是,两个箱子模样相同,靠可与不可三个字来区分,人们不易记住它。人们对分类也没有足够的认识。因此,我们都是习惯性的将不要的东西一律视为垃圾,统统放在一个袋子里,不分哪个箱,一扔了之。

这不要的东西里,对于扔者来说,有垃圾,亦有可以再利用之物。只是他自己用不上了,放在家中不愿让它们挤占家中的生活空间,这和他们家里房间大或小没什么必然联系,倒是和家中女主人公爱干净、爱整洁有很大关系。

因为可能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三年五年都不可能有再有用上它们的机会了。如装修后剩余的木板、钉子,它们还可以被拣拾者拣起再利用;或是家里孩子淘汰的衣服,它们又不旧,还时尚,依然可以让同龄的其他孩子再穿上一回,发挥一下它的余热;还有爱时髦的小姑娘、小媳妇们不再喜欢的服装,也会毫不犹豫的不要它们了,有时还会装在购买时尚物品免费赠的拎袋里,她们往往会走近垃圾箱后,轻轻的往箱里那么一搁之后,然后迈着轻捷的脚步,渐渐消失在远方,她们的衣服也可以让同等身材的、且不在乎其是二手服装的人继续穿在身上,尽显时尚服装为她们的漂亮身材添姿争艳。

象我住的居民小区里。有多栋楼,在小区第一栋和第二栋楼之间、在一个大家出入小区的必经之地的路口旁的靠边处,每时每刻都会有一个大大的垃圾箱在那里坚守着,它会绝对听从保洁员的吩咐,让它张开大嘴它绝不会偷懒儿闭上嘴巴,呑吃垃圾时一点儿都不娇情,即使有人玩起远抛法,袋子在飞入时,无意间有一些挂在了它的嘴角边,它也不会气恼,不会因此合上早已张开许久已倍感疲劳的嘴巴。

这个箱也是这个小区垃圾的集合箱,在小区院内其它各楼外,在人们出入途经的各个路口边还分别放置了墨绿色的长方形脚踏按键启合上盖的环保式垃圾箱,但这种按键经不起千人踩、万人踏,没用上多久,就失灵了,当初的有盖设计,最初应用时,院内保洁员挺欣赏它的,那时它刚刚上岗,皮肤洁净,光彩照人,身强体健,精力旺盛,就象一棵不怕风雨,不畏严寒、意志坚强的小松树,小区的人也深深爱着这个胸怀宽广,甘愿牺牲自己,还小区内洁净的环保卫士。在踏键失灵后,保洁员忍痛将盖子卸下,让它永远靠边歇息了。

在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的日日夜夜里,在我们小区里,无论是母箱还是她的子箱,都在尽职尽责的承载着人们为了干净房间,而把生活淘汰的垃圾填充入其母箱或子箱中的任务。 在这里,人们因还没被政府强制要求对所扔垃圾进行分类投扔的时候,每日人们扔出的东西很杂,其中可回收之物实在不少,因何可回收的被无情的抛扔了?这也与废品回收价已跌入历史最低点有关,比如旧衣服若卖给收破烂的,它不会按照衣服质量去收,他不会给衣服分等级,有的人仅按2角1公斤回收,而最高回收价听起来也让人不敢相信:3角1公斤,几十元或几百元乃至上千元买的衣服,只因衣服的主人对款式不喜欢了,就要淘汰不要了,想卖的话其价格却便宜的还没有白菜贵呢,那对于能拥有高价服装的人来说,去卖了它们,那还不如一扔更简单、更豪爽呢。

那么,每天在垃圾箱里挑拣东西的人还真不少,其中有能吃苦耐劳的保洁员,也有不怕脏不怕累的老年的拾荒者,他们都是最可爱的环保卫士,不求这样做能获得多少回报,只是

用辛勤的汗水来把居民不经意间扔出的对社会仍可再利用的东西挑拣回来,他们每次都能抢救出不少,因为他们的无私奉献,这些已被丢弃的宝贝,又起死回生了。

在废品价格已跌到历史最低点的现在,他们不在乎收废品的给付的以物换钱时给的是多么让人哭笑不得的区区几个子儿,他们每天依然以饱满的热情、良好的心态在垃圾箱前战斗,在有用之物与无用之物的袋子中,认真翻找,仔细拣起,放在倒骑驴车上,或者自带的大兜子中,之后再将其送到回收人手中,虽然每次换回的钱都不足以与他们付出的劳动成正比,他们却能默默的认吃亏,他们都是我们的好榜样,他们都是最最可爱的人!

在废品回收中,谁是赚钱者?是最上层收购者吗?

谁是最执着的?最辛?的?应是在垃圾箱里充当分类的拣拾者吧?他们在箱前消耗的时间是大量的,但收获是不确定的,如他们不能冲锋在前,那可回收之物将与不可回收之物一同填埋、焚烧。那样它们会挤占更多土地,国家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去处理它们。 废品回收市场的控制者,是否已很富有了?您应是遥控这个行业价格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