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父之名
高三 其它 1398字 105人浏览 晒焦的耳朵24

仅以此文纪念我逐渐老去的父亲。

——题记

窗外又下起了大雨,我想起了远在家乡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个老实木呐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平时干活路累了喜欢喝点小酒,除此之外我再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了。

为了供我上学,父亲每天起早摸黑的牵着马去山里背木头,一个人砍伐,一个人上马,一天来回十几趟,大概要走几十里的山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此重复,从未停息。

我不知道瘦小的父亲从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差不多两百多斤的杉木硬是一个人放到马鞍。

我不知道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父亲要有怎样的信念,才能支持他不停地走在山路里。

我的父亲是个很小气的人,家里所有的开支几乎都是母亲打理,但我记得在医专读书的时候,每个月月底我的存折里都会按时收到一笔固定的生活费。

虽然我是农村来的,但我在城里却没有过过一天苦日子;别的同学有的,我几乎也差不了多少。

国庆节从家回来的时候,父亲把一个的信封塞到我手里,我打开出来看,里面是厚厚的一沓钞票。

我说:"爹,用不了这么多的" 。

他说:"没事,在城里不像农村,出去做什么都要钱,更何况你还在长身体,只要你好好学习,我和你娘就算没白忙活了。" 班车缓缓的驶离了那个我熟悉的小山村,眼睛顿时氤氲起潮湿的水雾,我知道我不能对不起关心和爱护我的双亲。

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了边远的乡卫生院,当起了一名乡村医生;在乡里工作很是辛苦、孤独、寂寞,你对着远方呼喊,山谷里回应着永远都只是你自己的声音,但只要想起年过五旬远在家乡的父亲,想起了他一个人扛木头上马的场景,我实在找不出要自己放弃的理由。

自始至终,父亲从来没有走出过小山村,但他却把他的两个儿子送到了城里;父亲一直住的都是爷爷留下来的木板房,但他却给了他的两个儿子在城里买房交了首付。

睁开眼第一次见到父亲时,他的手里拿着一大袋核桃和红枣;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向村里的人打听到核桃和红枣有补脑开神、行气补血的作用。

在父亲的悉心照料下,我的身体逐渐的好了起来,生活也慢慢地能够自理了;出院那天,我说自己可以独立行走了,他二话不说硬是把我背到家里。

父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能够做的他从来不说。

那晚,父亲有点喝多了,醉眼熏熏的看着我对我说:"小弟,家里不缺什么,我和你娘身

体都很好,我们家好不容易出了个医生,你要老实本份的工作,不要给家里丢了脸!" 那晚,我第一次看到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说了那么多的话。

第二天,父亲早早地就起床去车站买了回去的车票,本来劝他多在城里住些时日,他说在城里住不习惯,家里还有很多杉木在山里,还有很多活路要做,得赶快回去。

我知道父亲的固执,就没有再勉强他留下来;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心中充满了不舍和挂念。

我知道我们这一代人,要向父辈那代人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犹记得五一从家里回来的清晨,火炉里冒着油茶的香气,母亲拿着脸盆给我打着开水洗脸,但没有见到父亲,母亲说他早早地就起床去割草喂马了。

我父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永远停不下来的一个人。

回来时,公路两旁种满了郁郁葱葱的杉木,我知道那是父母为我们兄弟俩种下的。

这些天,南方一直下着大雨,山区里多处发生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

父亲,此时此刻你是不是依然在山林里劳碌着。

父亲,你年纪大了,也是时候应该好好歇一歇了。

父亲,我深爱的父亲,我日夜期盼的父亲,孩儿已经长大,能像个男人一样撑起这个家了,你的健康平安才是我最大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