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场》读书笔记(5000字以上)
高一 读后感 5078字 13262人浏览 蓝忆时代

微风拂气弦,柳枝舞细腰,连阳光也绕指柔,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恬静美好。但随着一片暗淡的云的移动,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时常浓烟遮蔽太阳,幽暗遍布院落的陈旧的地方,那个说起就让人心生感触的地方。

那个地方是存在着的,而且不老不朽。初读《生死场》便觉得萧红笔下的村庄就是一个这么的荒凉,这么的贫困,这么的落后,这么的肮脏的地方。仿佛这个村庄盛产的永远只有糜烂的腐朽的空气,而且在这个村庄上生活着的人们也总是没天没日地在打着以物质价值重于人性价值为口号的生与死的斗争。“浓烟遮住太阳,院中一霎幽暗,在空中烟与和云似的”“雷响,雨声,一切翻动这黑夜的村庄”“如此荒凉的旷野,野狗也不到这里巡行。”读到这些句子时脑海中总会随之勾勒出画面,感觉周遭本是明媚的样子却突然没了明媚的温暖。当然书中也不乏明亮之景的描写,但与我眼中那些欢快的景色到有点别样的对书中人物的悲惨遭遇的反衬。所以在读这本书时前半部分时,所读到的景与人总能让我从心底油然而生出悲愁来。埋怨天公的不作美,痛斥地主的苛捐压迫,抗击外来魔鬼的无情残害……这些形形色色的声音,即使是不习惯悲春伤秋的人听了也会有黛玉葬花的怜悯,孟姜女哭长城的无助。然而在读到书的后半部分时,这个时常浓烟遮蔽太阳的村庄里的一直生活着的人们在经历种种爱恨情仇后人性终于觉醒,开始有了摆脱奴性,继而去争取,去反抗的苗头。这股正能量虽然不如涛涛江水之浩大,但给予读者的是一种欣慰,欣慰看到这些悲苦人们的勇气与崛起。是啊,这个村庄不曾让人感到欢喜,但它一直静静的存在在那里,不会淹没在时间洪流中,它一直等着有所探究,有所感想的人去挖掘,去挖掘那无形却有质量的财富,那财富关于人生,关于大义,关于前世今生。

人生不过一场纠葛,一场对于生的坚强与死的挣扎的激烈而又悲怆的纠葛。《生死场》里面的大多人物都在进行这这样的纠葛,有的轰轰烈烈,有的辗转反侧,有的平淡乏味……就像永恒不变的定律一样,我们对于第一个上场表演的人总会有些印象。书中一开始走进读者的就是农民二里半,俗气又有着乡土气息的名字就能让人有所关注,木讷而猥琐的性格特点又让印象值升高了!二里半忙于应对生活的柴米油盐,一头羊的丢失都能让他方寸大乱,更不用说在找羊时被人殴打得连帽子也丢了的事,那可是他的奇耻大辱啊!所以在被赵三调侃后赶忙辩解道:“那家子不通人情,哪有丢了羊不许找的勾当?他硬说踏了他的白菜,你看,我不能和他动打”看,他用“不能动打”来掩盖自己的奇耻大辱!还有他总用高高在上的态度对待麻婆娘,他习惯对麻脸婆的各种谩骂:“混蛋,谁吃你的焦饭”“傻婆娘,你又来干什么?”“你干的吗?糊涂虫!”骂完老婆骂孩子:“混蛋,狗娘养的”“他妈的混帐,不能干活,就能败坏……”。在鬼子进村时,却对进家里肆虐的日本人百般谄媚招待,却没想到自己的婆娘和孩子都丧命在鬼子刀下。

又想起福发,对于他来说生的屈辱就像甩不掉的狗皮膏药,离不开的空气一样如影随形。他就因为年轻时繁殖的冲动,导致他的婆娘未婚先孕,遭受村上人的鄙夷嘲笑。因着自己的耻辱他也轻视着侄子成业与金枝的恋爱。仿佛是为了验证可以把“男人婚前是情圣,婚后是禽兽”这样的笑谈转变为“真理”,福发与成业都在恋爱时对爱人呵护无限,爱慕永恒。但结婚后便嫌弃着他们的女人,使他们的女人或害怕懦弱或痛哭后悔。福发与成业生时反复多变,害人伤心,死时也就无所令人怀念。《生死场》里的男性群体都被精神的重负和宿命的耻辱压得人格低矮,性格蹒跚。值得浓墨重彩的述说的是赵三,他有着最接近人生的质感,他不仅有着勇武的志气,也有着领袖的人物色彩。在忍受生活的艰辛与地主的铁公鸡般的压迫,他率先揭起反抗地主的旗帜。他是那样的下定决心,所以在李青山问他:“我们应该怎样铲除二爷哪恶棍?”他如此回答:“打死他吧!那个恶棍。”但人生就像天气,反复无常,人也不可能总是勇敢无谓的,一直都会存在着怯弱的一面。一次虚伪的欺诈性的帮助——在赵三打断小偷的腿进监狱,二爷帮忙解决事情。他选择了懦弱:“从前是我错了也许现在是受了责罚!”在王婆说出:“……起初看来还像一块铁,后来越看越是一堆泥”这样的话后,他又以

“人不能没也有良心”来掩盖自己的懦弱。无论是对生的坚强还是死的挣扎,这个村庄里的男人们都实实在在地表现了自己的人性,无论丑恶,还是美好。

”如果跳进历史长河中,回溯过去,封建社会属于女性的那部分历史几乎全是暗淡无光的。女性地位是摆得那么的低下卑贱,女人的生活过得是那么的苦不堪言,以至于后来鲁迅都在为女性权利竭尽所能的呐喊。萧红在《生死场》中有对男性群体的认真刻画形象,自然也有对于女性人物的精心设定。这个村庄上的女人其自然存在都有着动物性,胡风的一句话很好的形容着这种麻木的存在:“蚊子似的生活着,糊糊涂涂地生殖着,乱七八遭地死去”。正如麻脸婆,作者总用蠢笨的语言来形容她:比牛的眼睛还要大的可怕的眼睛,头发飘了满脸,满手的茅草,说话像猪声。又如这样的比喻:母熊带着草类进洞。麻脸婆就是这样一个愚蠢的农妇的存在。她的偷倭瓜行为让人啼笑皆非,但当看到她“抱着她未死的、连哭也不会哭的孩子沉没在雾中”时顿生一股无力的苍白感,大抵愚蠢的生,沉默的死太能令人扼腕伤心却无泪可再流了!怪命运吗?如果埋怨命运有用,那些女人的生与死也许就会变得简单一点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未婚先孕的荆棘紧紧地束缚这福发的婆娘和金枝,好不痛苦!连“打鱼村最美丽的女人……生就的一对多情的眼睛,每个人接触她的眼光,好比落到绵绒中那样愉快和温暖的女人”如此的美好而温暖的月英因为贫穷,疾病,丈夫的漠视全都消失了,消失得十分彻底!当王婆约五姑姑来探望她时,看到的就是一个满身难忍的臭味,牙绿了,发乱了,面容形如枯槁,臀部甚至生了蛆的人,不,是一只鬼了!恍恍惚惚的世界里,美丽善良的事物总会总会遭遇世俗的无道理绑架勒索致使其烟消云散。所以又想起鲁迅笔下的《幸福》里的祥林嫂本是那么的纯朴,却在封建礼数和世俗眼光的重压下变得麻木呆滞,光彩不再。

但王婆给我的印象是不一样的。初始觉得王婆是如此一尘不变,只是在衰老的人,就像品茶的过程,我渐渐明白了一些关于王婆这个人啊。她是善良的,关心着帮助着月英,她为着送老马进屠宰场而痛苦半日,然而“王婆半日的痛苦没有代价了?王婆的一生的痛苦也都是没有代价。”因为地主们总是竭尽全力的,从不舍弃的从贫农们身上榨取。她又是极有勇谋的,她细心发现了丈夫的筹划,鼓励了女儿去参加革命。她还是有着近乎愚蠢的重亲情,听闻早就分离的儿子出事了,她服毒了。生的坚强给予她力量,她从鬼门关重新回到了这个“生死场”……王婆绝不愿陷入苦难的漩涡里呜呼哀哉,她的反抗精神在这个“生死场”里熠熠生光。若王婆代表着老妇人的反抗楷模,那金枝则是年轻妇女中有着星星般的梦想和浪漫情怀,却生活狼藉的典型代表了。金枝曾是一个单纯的渴望美好爱情与生活的人,她与成业恋爱时为着成业的歌声所感动,小心翼翼的与成业约会,期待着成业的目光。幸福总是不长久,婚后的生活令她后悔,流泪。男人的变心,狠心,日本人对村子的搅扰,小金枝的死都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仿佛在心口上用刀子钝钝的划开来。后面金枝进都市了,用血汗与身体赚着钱,忍受着赤裸裸的城里人的白眼。“从前恨男人,现在恨小日本。”她恨着,不再幻想了!《包身工》里的工人不也是在城市里如牛般的工作着,却狗般的生活着。处于如此境地,即使是呼天抢地也不能让自己好过几分。果然“所谓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引起一堆堆的愤慨。不是局中人,不解其中愁。这时几个亮丽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把我从《生死场》与《包身工》里的女人们残酷遭遇的感伤中拉出来。木兰英勇从军,昭君大义和亲,唐婉不悔表爱,苏小妹才情双全……放下姿态,哈巴狗似的讨好所谓的倚仗之人,过着貌似安宁的生活。女人何必为难自己,何必欺骗自己?拾起自尊,独立成木,像木兰,苏小妹那般解放女性的个性,展现女性之美。世界总在进步的,所以在如今女性的身影舞动在各个领域,女性之美越加大放光彩。前人栽树,后人纳凉。在某种意义上,《生死场》里的女人成就着后世的女人。多话一句,我呢,希望邀请身边的所有女性一起努力地走上“淑女”之路! 在这个“生死场”里,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着他们自己生死的姿态。彼此的相遇,交往,结合,都是为了生下来,活下去。读《生死场》会为了男人的背叛,怯弱而失望,也会

为了女人们的闲言碎语而厌恶,。但更多的是对他们悲惨命运的哀呼,对他们反抗意识觉醒的欢呼。不禁感谢自己生长的那个农村,它不像《生死场》里的村庄那么令人窒息。我生长的农村啊,它的空气是那么的使我欢喜,它的青山绿水是那么的令我着迷,里面生活着的人是那么的勾起我的思念!哦,可爱的农村!噢,可怜的村庄!

在这个“生死场”里,人性已经压抑到最低。就像《生死场》描述的那样:这场是死的轮廓,没有花香,没有虫鸣,即使有花,即使有虫,那都是唱着别离的歌,陪伴这说不尽的死者永久的寂寞。丈夫对妻子的残暴,父母对子女的痛打已经变得司空见惯,自然而然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是如此的凉薄,非人的东西与人之间,有时倒会显得有人情味。王婆送老牛进屠宰场,老牛的紧紧跟随,不愿留下;二里半去找人民革命军,老羊依依不舍“……身后的老羊不住哀叫,羊的胡子慢慢在摆动”。当二里半身影远去时“……羊声在遥远处伴着老赵三茫然的嘶鸣”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为了衬出“人不能无情”的观点而拿草木做比本无可厚非,但读过《生死场》后我便觉得这句话并不是那么的客观。草木是有感情的,动物也是有感情的,它们的感情都不能随意遭到否认。我相信那头老牛,那头老羊能感受到主人家生活的潦倒,情感的脆弱,它们见证了那个村庄里发生的悲惨的所有事,它们亦会以嘶鸣来表达不离弃和留念。

中国人总有这样一种潜能——在所珍惜,所思念的东西被无情摧毁后会迅速成长起来,迸发出不死不休的斗争气节。在封建地主的暴压豪夺下的可怜村庄,一棵菜苗或一株茅草也要超过人的价值,宰牛买羊不足以裹腹,人的努力一直在付出却没有收获……在传染病肆虐下的可泣村庄,天空灰蒙蒙,人心乱惶惶,到处死尸狼藉……在鬼子扫荡下的可悲村庄,死神再次横行,年轻男人们被打杀虐待,年轻女人们被猥琐玷污,老人小孩则担心受怕,无所倚仗……种种连老天都看不下去的人间悲剧,人又会有如何的蜕变呢?在亡国的阴影笼罩下,李青山和赵三数次召集村上的人,拧成一股绳,结成一堵墙,起来革命,反抗。而呆板的男高女低界限也被忽视,男的女的都聚在一起大声的宣誓着,脑海里回响着彼此之间的真诚而又坚定的高呼。王婆借枪杆助赵三铲除二爷的计划,她的的女儿也能干的背着步枪行走深林,爬越高山,最后英勇牺牲。老人家不惧蛮横的鬼子帮助平儿逃脱,连木讷又猥琐的二里半在经历丧妻失子之痛后也决心宰掉羊,然后急迫的跑到革命军那里去,去战斗,去战斗!一场场力透纸背的生的坚强与死的挣扎的较量,撼动着人心,传递着可贵意义。《生死场》里的人被生的痛苦扭曲了人的价值,却被死的悲恸激起斗争精神的觉醒,掀起万丈的民族精神巨浪。不经历一场流血飘橹,马革裹尸,发断身灭的惨烈,怎会大彻大悟跳出黯淡无光的地牢?怎能因缘结义,举旗相聚,响起一首首革命战歌?怎能以一具具高大的身躯筑起一道道铜墙铁壁?人们会因为相识相知而结下千丝万缕的羁绊,又会因为羁绊在生与死前面变得异常坚强勇敢。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与《生死场》的相遇平淡无奇却留下了美丽的回忆,就像那句情意绵绵的话:留念的不是和你相遇的雨天,而是与你一起躲过的屋檐。一本书所能给我们的远远超过所有的想象,品读着这本书,感谢与这本书的相遇,更感谢它引领我去了解“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萧红!一部优秀的作品不都是倾注了创作者的所有的心神力,像一个母亲怀胎十月般的珍惜着的吗?萧红以她特有的感知,丰富的感情,年少的经历孕育了《生死场》,为我们留下了可贵的精神食粮。当然精神食粮不会仅此一部,《呼兰河转》里有着无比心伤的述说:满天星光,满星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若赶上一个下雨的夜晚就特别凄凉,寡妇可以落泪,鳏夫要起来彷徨。……想击退了黑夜,因此而来了悲哀。《最末的一块木拌》却有着惊醒人心的话语: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这些词藻并不是绚丽多彩的,而是带着沉重感的,一下一下的敲击着读者的心口。文字所带来的感动真的很感动,我珍惜着,你呢?

漫漫人生路,几多欢喜,几多悲愁,兜兜转转又是一次轮回。所谓生,所谓死,都不算离

愁。因为美丽啊,最终会向死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