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童年夏日
初二 记叙文 991字 79人浏览 才子文化

难忘童年夏日

张翠芹

时光飞逝,岁月流转,成年后虽历经过众多的炎炎夏日,但惟独感觉童年的夏日最难忘。

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家门外那两株翠绿葱茏的柳树了,早已不知它们曾有多少的年岁,反正打从儿时忆事起,柳树便已在此了,从那茂盛的枝条和那斑驳挣开的带有层层裂纹的树皮看,这两颗柳树算是树中的老者了,在它们身上承载了几代人的美好回忆。

烈烈夏日里最热闹的便是午休后在我家门前柳树下的村民聚会了,拿着锄头打算耕田的,抱着孩子看家的,年轻的,年长的,小王家婶婶,老张家奶奶,当然也不乏跟随父母而来的小孩子们,各色人等汇聚在这里,家长里短的,一个话题紧接着一个话题便开始了。当然,这里的常客多是赋闲在家的妇女儿童,所以后来我又称其为“全村妇幼集会”。这里可好不热闹呵,大人们爱干净的便专程拿来马扎坐着,不拘小节的有的半蹲在一旁,还有的干脆毫无遮垫地席地而坐。邻村的重大喜事,全村的热点新闻,以及头痛感冒等的育儿经等琐碎故事在健谈者口中传递着,寡言的人则只有倾听应承的份儿。而我们几个小孩子听不懂大人的交谈,只能望着他们或紧蹙、或舒展的眉头,或开怀、或爽朗的笑声打趣了。

童年的夏日最令小孩子感到趣味横生的便是粘知了了。由于年龄的先天劣势,我只能充当哥哥的忠实跟屁虫了。只见身手矫健的哥哥独自举着一根长长的大竹竿,顶头沾满了口嚼自制的秘方面筋,哥哥专门朝着知了声声的柳树杨树而去,在哥哥几经动静结合、收放自如的伸展中,身后的我在捏紧的塑料袋中收获着一个又一个的知了。虽然是跟屁虫,但看在每次都战果丰硕的份儿上,我便也很知足了。

粘知了的童年往事令人难忘,填充着童年斑斓色彩的当然也不能忽略了吃食。夏日里最应景最解渴的非西瓜莫属了。每当午睡十分,便早早地听到了商贩叫卖西瓜的吆喝声,“来了大西瓜喽,又大又甜咧”。听到这样的吆喝,眼前仿佛看见了一般,原本迷糊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起来,便迅速地从床上一跃跳下,径直走到母亲面前央告着要买西瓜了。记得儿时的西瓜很便宜,不过一两毛钱一斤,并且那时还能用小麦等粮食兑换,所以母亲总能一下子买上好几个,让我们灰白的童年得来许多甘甜滋味。

如今人们之间的交谈早已被Q Q 、微信等高科技形式所代替,知了等野味也多为人工养殖,西瓜等水果一年四季都能买得,虽然生活条件提高了,但童年那些原始的、自然的、淳朴的甚至有些物质短缺的生活,早已打上了独特的时光印记,每每夏季来临便令人十分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