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蟹
六年级 记叙文 615字 70人浏览 亲爱的老骨头

58 吃蟹

重阳刚过,几位新近袍笏登埸男女互相吃请祝贺。少不了吃蟹,边吃边谈蟹。其中一位,吃的干净利索,肉一点没留下,壳几乎是整的,不时指点邻坐,几次帮忙女士(为女士挑选母蟹,掀去蟹的硬壳等),突然发问,“九月重阳,蟹子淌黄。请问诸位知道蟹黄是螃蟹身体的哪一部分吗?”众皆哑然。他站起来大声地说:“是母蟹的卵巢。”话音刚落,就有男人喷饭。接着又问,“蟹油呢?”,马上自答, “那是公蟹的精巢。” 答罢,又有女人喷饭。“诸位,怎样,本人算不算位会吃螃蟹的人,够不够个美食家?”众乃大笑。

“隔墙有耳”,这是我的一位旧雨在隔个屏风的另一桌上吃饭无奈听到后告诉我的,并说吃蟹的人一半以上我都认识,但那个说蟹的他和我都不认识,听说是一位房地产公司老板的公子,刚提为××长。

是的,此君的确是一位会吃螃蟹的人,是位美食家,而且义务报菜名报到令人喷饭的份儿似乎还应算个“黄段”高手。我的这位旧雨,会做菜,胃口好,戏称美食家,“听”了这场蟹宴(故且这样称之)以后自叹弗如,一再对我说,别再叫他美食家了,人家常吃这类蟹宴的才是美食家呢,尤其是那个吃蟹说蟹的,他们又有钱(公款)又有闲(当官做老爷),才最有条件成为美食家。不是吗?公款吃喝越来越凶,一些官员越吃越刁,什么田螺只吃中秋的,鲈鱼只吃春夏之交的,叫食得其时;鱼要吃其唇,猴要吃其脑,叫食得其位;虾要醉了吃,鱼要活着啖(dan ),叫食得其酷(残酷的酷)等等,如此吃下去,难道还不是美食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