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哀伤离析
初一 其它 2113字 36人浏览 艾尔凡斯_

夜色笼罩着繁华的市中心,朦胧当中透着一丝温暖的灯光。那灯光似乎是我们穿越时光的工具,随着它的脚步,一直向前走,走向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

开学不久,班里来了一名外地的插班生,是一个蛮胖的男孩子,叫刘闯。

班主任把他安排到我身边坐下,我们成为了同位。其实仔细观察他的脸部表情,还是带有一丝的羞涩。我向他伸出了手,想要和他握手。他也很欣然的接受了,用他那独有的微笑接受了新学期当中第一个认识的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好啊,欢迎来到我们班。你会慢慢融入这个集体的。”我装着很友好的样子。

他只是微微一笑,什么都不说。那微笑中似乎带有什么别的东西,在欣然的同时却又感觉到空气中带有一丝凝重的味道。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实在感觉不太自在。每个课间自己都会走到走廊上去,面对着天空,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那空气本应该是清新的,可是为什么我总感觉今天的天是如此的阴沉,空气是如此的陈旧,气氛是如此的紧张。蓝色的屏幕中一次又一次闪烁着第六感反馈给我的信息——有问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服装,调整下情绪,又走回了刘闯的面前。我和他谈了起来。“我说,感觉济南怎么样?”由于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所以面部表情真的很让我纠结。(后来同学给我形容,说我就好像把红酒,白酒和咖啡一起喝下去的样子。)

“……还好吧。至少要比我那边环境好多了。教室也好看,校服也好看,同学们也很热情。嗯。”他说话的语气很轻,轻的不侧过去耳朵都不一定听得见。特别是最后的那个“嗯”,肯定中带有一丝疑问,就好像油竟然和水相容了的样子。

我接着问:“你父母是干什么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什么,我还有事情啊,先走了。……”他又宛然一笑,接着很匆忙的走开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语速很快,是那种不正常的快,好像自己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而面部表情也是那种做了小偷之后碰见警察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

微风在空气当中流动着,为人们带来了清新的环境。我们是不是就会赞叹空气是多么的清新,其实这些都是风应有的责任。加入风停止,凝固在空气中……。

我见他走远了,自己拿出书包中的一包速溶咖啡,轻轻倒在杯子里,去接水处接点热水倒在杯子里,把盖子盖上,让那咖啡在手的动作下摇曳着,打破了杯子里应有的宁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我回到座位上,他也就坐到了我的旁边。我本想继续刚才的问题,却在不经意间意识到他的杯子当中也有什么东西沉淀着,似乎是茶叶,苦丁茶。

我随手拿起了书桌上的一个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把自己想要的问题写到了那张本应是空白的纸上。

“是自己来济南的还是父母跟着的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看到我很友好的把那个本子递给了他,于是他把那张纸撕了下来,从笔袋里找出一只深黑色的中性笔,在那张纸上写来写起。我本想上去迎接那张纸的回归,却没想到他很有礼貌的把那张纸揣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就出去玩了

我们的生活就像是一杯浓咖啡,淳朴的苦涩当中,也总会在不经意间透出一丝难得的香甜。

[三天以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把我叫到教学楼的顶层,鬼鬼祟祟的扫视着周围的老师和同学,甚至看到了班主任,连招呼都没打。

尽管这时的济南已经立春多长时间了,可是那天却因为下雪的缘故格外的冷,冬天的衣服仍然能在同学的身上看到。

他一声不吭,只是从他的大衣口袋里面拿出一张很熟悉的纸条,给了我,就飞快的跑回去上早读了。或许是因为害怕班主任责怪他,见到老师不打招呼还迟到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就是我在三天以前给他的那张纸。本只有一句话,如今却变成了深黑色的一片。说实话如果他不给我的话自己早就忘记了,况且这对我来说又不是什么在意的事情。无论如何,我利用检查早读的时间,把那张纸条打开,一个字一个字默读了起来。

“同学,你知道么,其实我并不想来这里上学的。我的父母对我都不好,就好像恨我一样。他们已经很多次把我档在家门口,并且对着我大喊:‘你死了才好!’看起来很不切合实际吧,其实真的是这样。于是也不知是因为我憎恨父母还是父母憎恨我,我就独自一个人来到了济南,来寻找我在济南居住的爷爷和奶奶。于是我就来到了这里。(还有请你不要将这些说出去,我不想让已经愈合的伤口重新被划开。谢谢。)”

那张纸并不大,所以说要写开这些东西需要很小,很挤的字。我也就在那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过他能够这样认真的回答我的问题的确很出其意料,也验证了我那时的第六感是正确的——空气中散发着紧张的易燃气体的味道,稍有一点火星就会引爆整个教室。

——这又是一个因为父母和孩子之间关系的原因而遭遇不幸的孩子。这也就可以有逻辑的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为什么他显着如此安静,不想多说话。

上第一节课之前,我把那张纸条硬生生的塞到了刘闯的手里,然后就很快跑掉了。只不过那张纸条上面多几个字而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放心。我不会说的。”

看起来一点价值都没有的几个字,却能够在那易燃气体浓度越来越高的时候起到稀释剂的作用。

<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过是一个家,多么微不足道的请求,那么多人急不可待的要摆脱家的束缚,有人偏偏就求而不得]。

那些月光,使我们离开悲痛前的最后一封邀请函。遥远的天空那边,传来了一丝厚重而又欣喜的声音:

哀伤已离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也就是我了解的又一个家庭中的故事。我并不希望看完这些东西之后只是一味的感叹,而是能够在其中得到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