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882字 36人浏览 TLCgotan

道听

那是儿时最愿捉弄的人,而他总不恼,笑嘻嘻一瘸一瘸挑水走过。他称“愣平”,三十左右,左腿比右腿长一块,可能因为小儿麻痹吧。他妈是受人尊敬的,我的父辈称她“四奶奶”,那时约六十岁,十里八村小有名气的“神婆”。

我就曾尝试“开锁子”的仪式。还遗留在脑海的印象就是,头顶一个红包袱,由她牵着,绕一桌子祭品转了三圈,其间还碰倒了一瓶酒。她嘴里一直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话,像述说,像劝慰,预期听着蛮舒服的。我绕完就去睡觉了,絮絮地道着仪式的语言。她为人做这些只索些酒食,也不要钱,因此他们一直住那土坯的房子。

还记得他家院里的那棵皂角树,高过所有的房子,爬树的高手都向往到那树顶炫耀一番,出于对神的敬畏,没人敢靠近。那时“愣平”笑嘻嘻捧着皂角给邻里洗衣服。那时,一些人家开始盖新房。

谣言六月十二号临沂有地震,人心惶惶,等过去了,都才放心。我六月十六号,也就是端午节,我回家一趟,陪了爷爷奶奶一天。爷爷奶奶在过道里冲了茶,邻里都喜欢来乘凉,谈着乡间的闲话。

“前两天真震了,咱没觉到,愣平家山墙倒了一堵。都说震了,不大,一二级吧。” “哦,是,俺也听说来,看来是真震了。他那土墙本来就不结实,不被震倒,到夏天也得被淋到。”

都默许了这说法。

“那怎么办呢?”

“村里说,要给他家盖,算是养老房,他家是五保户啊。”

“村里出工钱,闺女家出料钱。”

“常年的五保户,政府的补助也有一点吧?”

“政府拨了,村里能给她吗?”

“给,红军(村长)他四奶奶,能不给吗,他们是近门。”

“对哦,是近门哈„要我说,近门他也不一定给。”

又一阵沉默

“她两个闺女都争着出钱,都闹起来了。”

“这么孝顺,这几年怎不给盖?”

“不是,愣平娘说了,谁出料,那房子以后给谁。”

我起身跟爷爷说,中午该喝包牛奶了。绿杨阴里,村里工厂的污水流到大门口,我跟奶奶说,以后别再喝井里的水了。

我没听说临沂哪里地震了,预测的震源也不会是我老家那块。那堵早该倒的墙,一只手就能推倒,又何必归因于地震呢。

杏结满了树枝,压弯了树头,我摘了一些带走,心想以后也难吃到自家的杏了。车把上几辫蒜掉了一地的蒜皮,我要去扫,奶奶说,你别去扫,扫了还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