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读后感之佳作
初一 读后感 8725字 1825人浏览 李嘉伟LEO

个性之语言 丰满之人物

高一(15)班 王徐雯

个性化的语言是一个个鲜活人物的化身,是《红楼梦》这部鸿篇巨著中生活画面的灵魂。书中语“粉面含春威不露,丹齿未闻笑先闻”,不用多解释,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晓,此刻画者乃王熙凤,王熙凤的爽朗性格几乎是家喻户晓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也成了她大大咧咧的真实写照。曹雪芹作为一代文学巨匠,他善于运用白描的手法锻造精彩,以洗练自然的语言塑造一个个血肉饱满的人物。且看第三回“接外孙贾母惜孤女”,王熙凤方才刚见林黛玉,便当着贾母一派赞辞“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一方面,这是对远道而来的林黛玉的客套话,展现了她的嘴之甜;另一方面,这是她对地位显赫的贾母的一派奉承之辞,迎合讨好贾母不但博得众人欢颜,更有利于巩固自己在贾府的地位。再者看看第三十八回,林薛等雅士共赋诗之时,贾母谈及自己幼时额头上碰着留下的小坑,众人闻之皆敛声屏气,生怕冒了风,不料凤姐机灵道:“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就不小,神差鬼使,碰出那窝来。好盛福寿的。寿星老头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所以倒凸高出些来了。”真可谓妙矣!凤姐她借祸道福,原将老祖宗与那寿星老头儿比拟,可见其头脑之灵活,口中滚滚珠玉,是他人万不能及的。

谈至能说会道之唇舌,不得不提黛玉,她话虽轻柔,却有千万斤重量,力量颇强。然而黛玉这一伶俐嘴仍敌不过王熙凤的挖苦:“你既吃了我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众人都大笑不止。黛玉红了脸,回过头去,一声儿不言语。宝钗笑道,“我们二嫂子的诙谐是好的。”黛玉道,“什么诙谐,不过是贫嘴贱舌的讨人厌罢了。”说着又啐了一口。凤姐道,“你替我家做了媳妇,少些什么?”指着宝玉说,你瞧瞧,人物儿配不上?门第儿配不上?根基家私配不上?那一点儿玷污了你。”黛玉起身就走。黛玉羞赧而走,无言以对,不但是因为难为情,更是王熙凤那张利嘴,无论你如何争辩,也无济于事,怕又是生出多少事来。凤姐的这种焦羞而奉的手法,更见其高明。

可以说,正是因为如此洗练的语言,才塑造出有血肉有灵魂的各色人物。这些贴切实际生活的言语,折射出中国一代历史的缩影,才造就了《红楼梦》极高的艺术成就。

不消多言,泼辣的“凤辣子”仅寥寥数语便被曹雪芹塑造得跃然纸上,生动丰满。这其中的言语不单有市井之言,亦有“上的了厅堂”的官话、礼节语。无论是何等语言,皆合情合境。刘姥姥三进大观园,语言风趣诙谐,引人发笑,雅俗共赏;元妃省父母,语言端庄风雅,凝练干脆,令人叹服。

红楼焚梦

高一(15)班 朱诺亚

世人皆道醉红楼,可怜红楼不知醉,只叫得人流尽泪。

“跪”。高亢的嗓音传来,一行人蟋蟋蟀蟀地跪下,向着红楼朝拜——祭奠。 不知是三纲五常,还是六礼七教,自记事起,四世家的人们就被拘禁在一个圈子里,吃饭,睡觉,行走坐歇,都有一定的规矩,方方正正在,严守死理。

古人有云:“人生而有欲,求而不得,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仪次分之。”作为封建正统思想,“父为子纲”,“君为臣纲”,“夫为妻纲”,这些论经纲常已根深蒂固在每个人心里。在那些屈从于社会畸形的产儿的心里,作者曹雪芹作为一位满族人,其八旗制度下所被拘束的不仅仅是人性,还有自由与生命。在这样繁琐而又铺张的家族里,曹的经历不正是宝玉表现出的与礼抗衡吗?元春省亲时,贾母等位高权重之人皆须按品级着大妆,因为这不仅仅是他们的孙女、女儿,其背后更是威严不可侵犯的皇室,泯灭了亲情,剩下的只有冰冷的礼教与客气。

忆昔归来日,小楼又焚烟。当黛玉将亲王所赠的珠串掷于地,并破口大骂时,其不受拘束的內心展露出的不只是少年轻狂,更多的是对礼教的厌恶与轻视,尽管她时刻以此警诫自己。

盛大的仪式背后,往往有着尊卑的黑暗与洞缺。赵姨娘作为下贱的妾,其亲女探春以她为耻,只因母亲身份低微,使自己一出生便成了低人一等的庶女,事事都要以宝玉、贾珠为尊。腾妻制所带来的迫害,影响了封建女人的一生,甚至是子女的幸福。可见,这陋俗的“礼”,乃是万不能容于世的。

闻修道长,明醒忽灭。在黛玉死后,其丫鬟雪雁找宝玉哭诉,那不再受贾母重视的孤女终是落得泪尽而亡的下场,无人问津。按规矩,贾府为黛玉操办了后事情,虽体面,但终究是留给活人相着,满是辛酸。

强撑的丧礼背后,是敷衍?是背弃?还是离殇?

或许只有宝玉明白罢。

梦归红楼

高一(15)班 赵新越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梦至太虚幻境,宝玉情系此处,偶见家乡封条,望见那朦胧难懂的金陵十二钗叙“正册、副册、又副册”,殊不知,他早已窥视了他们一家的红尘。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此诗说的便是这金陵第一钗—林黛玉,薛宝钗。美丽的女子结局却不美丽。红颜知己娶不进而早逝,尊敬却志趣不投的姐姐倒成了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贾宝玉的内心是煎熬的,黛玉和宝钗亦是如此。“咏絮三才”只能湮没在死亡里,林黛玉最后只落得一个“挂”的悲惨结局。”可叹停机德,金簪雪里埋,“独守空房的宝钗也只得埋没在孤独的痛苦。情至深处,悲凉透骨。

“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免相逢大梦归”

我们清晰地知道元春的辉煌和凄惨,盛于宫,死于宫。虎年的立春,兔年的第一日,元春在这寒冷的冬春之交离开了人世。本是贾家的一株希望之家,却被无情的皇宫制度扼杀了心灵。贾家人一定记得元春进宫让贾家家道由三春回到初春的景象,却怎么也不会梦到元妃的死将成为贾府衰亡的前兆。作者将元春的悲剧与皇权连系在一起,更突出了红楼浓烈悲剧色彩。

“才自精明志身高,生于末世运偏清。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此画之有两人,即暗喻贾政和王夫人,两人放风筝,风筝即探春,不难想象大海大船的意思,此画正描绘了贾王两人做主将探春远嫁沿海一带的富贵人家的结局。诗中的“才自精明志自高”说的就是探春的才情高,志气高,“千里东风一梦遥”叹的就是她内心的爱别离哭。唉,佛说人世无常,求不得苦,探春便如此悲哀。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转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此诗处处暗示“史湘云”。(逝湘会)她生于富贵之家,却自幼父母双亡,性格活泼开朗,她嫁了一个好丈夫,可惜命数无常,作者将她的悲剧写为“湘江永逝楚云飞”几个字,谁知天命,丈夫得了病,也不过几年了。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权最大,命最好,钱最多。当属凤姐王熙凤。“凡鸟”即凤画中的冰山上立着一只雌凤作为富贵鸟的凤却落于冰山,无常也。年纪轻轻的凤姐权势极大,又争强好胜,本是铁定的女强人,却有了数不清的悲哀。迷死贾瑞、贪心敛财,她一向不信神佛,却在小说的最后开始拜佛求签,当人真正感到命不久矣时,才会感到心虚命虚吧!“三人木”即休,衣锦还乡,这便是她的悲剧。

金陵十二钗还有妙玉、迎春、惜香、巧姐、李纨、秦可卿,书中的判伺虽读起来含蓄,但理解起来便十分真切,悲到人心。

我想《红楼梦》这本奇书奇在不仅在极悲剧情节与复杂的人物关系,其巧之处还在于作者的机智和高明,“暗示”,“一语双关”,“谐音”的手法让这本小说结构紧凑严谨,线索丰富,悲剧色彩更加浓郁。

原来“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说的就是《红楼梦》的悲剧。

雕梁画栋,各显地位

——简谈《红楼梦》中房屋装饰与人物关系

高一(15)班 戚梦瑶

林黛玉初至贾府,便见满眼繁华。各屋的大小,装饰与摆设,也便能格外直观地反映出其主人在家中的地位。而各人的性格特点与嗜好,也便是在此之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贾母乃贾府之主,所住之房室定是贾府中最为富贵堂皇之室。从垂花门到穿堂,再见插屏与三间厅,才至正房大院。五间上房,更是贾府中其他人所难以企

及的。各色厢房,更是布满游廊之中。如此盛景,料谁都不难想到这是去往贾母房间的道路。此处虽寥寥几句,却让人觉得屋舍都近在眼前。

穿过一道道角门、仪门,走过花园,才方见贾赦之房。气势比之贾母便有了不少低落,但可见其小巧别致。这便是能够反映贾赦在贾府中不受重视、地位较低的有力证据了。而从后文的细细品味,似乎果真如此。

再走过穿堂,又是五间大正房,不禁令黛玉深感讶异。此处正对荣国府大门,乃身居要地。但五间大正房与贾母的相比,却依旧有些差距。再纵观贾政房外四通八达、轩昂壮丽。虽不及贾母居所贯穿荣国府,终究还是可以看出贾政仅次于贾母的地位。在细细打量屋内摆设,一看便知是读书做官之人。那些满是中国传统的陈设是那么的精妙,无论是大匾还是对联,都将其书香门第的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政老希望宝玉高中,入朝做官的心理更在此处得到了印证。而那三个半月,更是显现出了贾政日常生活的节俭,似与贾府的气派格格不入,却正是贾府人最需要的。王熙凤的奢华至极最终将自己埋藏在了其中,结局悲惨得与先前的盛气凌人大相径庭。而贾政家的布局似亦与王夫人宽厚仁慈、吃斋念佛的性情极度的相似。这便是应有的规律了吗?

而此处虽写出了荣府之大、之壮观,较大观园却依旧有极大的差距,只为元妃的几日省亲,便有如此奢极的建筑,不禁让人咋舌。

盛极必衰便是贾府的真实写照。曾经的人丁兴旺、浮华一世到头来只剩下了空荡的房屋。曾经彰显其地位的那一栋栋房屋也只得黯然失色,原先的雕梁画栋最终也只得成为人们缅怀的工具,看透贾府的兴衰,亦显出封建王朝的没落。

《红楼梦》感想

高一(15)王睿

纵观中国历史的长河, 不难采集许多璀璨的明珠, 而《红楼梦》人人推崇,堪称绝唱。然而《红楼梦》的兴衰之史,实为一种说教,其耀眼之处是劝人们保持心理的平衡。红楼梦为梦,人生何时何地不如梦境一样呀!曹雪芹,高锷两位先生的良苦用心和对世人的感叹之情,希望世人看破红尘,理解人生的真谛。然这部小说的结局却是一种悲剧,从幸福到苦难,从追求到幻灭,从有价值到毁灭。

荒淫,是贾府这个贵族世家衰败原因之一。贾府上下的男人大多生活腐败,道德沦丧,荒淫在这里被视为平常之事。贾珍、贾琏、贾赦之流,甚至王熙凤等所作所为,无不加速了这场悲剧的产生。正如老仆人焦大所说“爬灰的爬灰,养小叔的养小叔”。另外,由荒淫引起的人事纠纷,甚至恶毒的残杀,更是不断地动摇着这座封建大厦。

奢侈,是这个贵族之家衰败的另一个原因。且不说那些名目繁多的美器珍玩如何填满这个家庭的每个角落,且不说每顿饭从桌前摆到桌后的满汉全席,单就秦可卿之丧事与贾元春之省亲,那奢华靡费程度就够惊人的了。虽然凤姐、探春等人在最后已感到家庭经济危机的来临,但这时谁也无法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颀了。

封建,其实这并不是贾府的错,这是时代的趋势,铸就了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之间的爱情悲剧。封建思想中的门当户对和包办婚姻给三方都带来了伤害。这与薛、林二人的性格有很大干系。林黛玉心直口快、尖酸刻薄、得理不饶人,总为宝玉吃干醋;而薛宝钗所表现出的更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她宽宏大度、语气平和很少伤人,甚至对“情敌”更显包容宽广。也许很多人说,薛心机重,而林着实单纯心无城府。宝钗懂得讨贾母欢心,她深谙贾母是贾府的权威,有她的宠爱就不用在宝玉和黛玉身上多花心思了。这样,黛玉就先输了一着。再者,宝钗懂得处理人际关系,有亲和力,跟贾府上下的人关系都不错,口碑极佳;语气生硬的黛玉再输一着。虽宝玉心中真爱着黛玉,也是独木不成林,所以,黛玉的性格必须对爱情悲剧负一定的责任,如果她少一点霸道、多一点宽容,或许就会有所转机。

再者,比如二十五回中,宝玉大病后苏醒过来,黛玉首先念声“阿弥陀佛”,宝钗笑道:“„„又管林姑娘的姻缘了。”黛玉虽嘴硬,但心里却十分甜蜜。所以宝钗不仅与别人处得好,在面对“情敌”黛玉的刁难时,也以姐姐的身份退避三舍,忍让几分,一笑置之,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宽容大度?为何一定认定她是第三者,爱情没有对错。个人觉得,宝钗身上具有现代女性应有的教养,她已经做得很好了,不是吗?既满足了黛玉的虚荣心,又能圆润地顾全大局,表现得技高一筹,终成为赢家。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作者希望世人通过这部历史文学作品,找到人们愚昧无知的心性不平,所造成的荒唐结局,从中领悟人生的真谛。

潇湘凄词

高一(15)班 景贞贻

母亲逝世,绛珠仙草转世的林黛玉便随老师一同来到了贾府,本想着能过上安稳日子,却未曾想,竟是她悲剧生涯的开始。

黛玉极富才情,却由她的绝美诗篇透出其心际凄凉。

元妃省亲之时,黛玉还未有多么愁苦,只是远离家乡,思念不已。好在有宝玉时时为伴,亦不至于多孤单寂寞。

但,在与宝玉、宝钗的相处之中,时时又会碰着不如意。心里爱着宝玉,爱得太深,看得太重,只觉自己与其自小一处长大了玩耍,只许他与自己亲近,便在宝玉和别人说笑时,心口便生闷气,郁郁成疾。在晴雯使性不给开门时,偏又听见门内与宝钗等人的嬉闹声,这种情感便更是爆发了。在埋花冢时,感同身受,不禁哭出心声: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

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彼时黛玉父母双亡,身在贾府似举目无亲,宝玉对自己的感情又若即若离,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寥寥一人,满心的孤寂又无处宣泄、无处叙说,就像飘零的落花一样,无依无靠。这首词处处透出的都是一个“愁”字。黛玉以落花自比,想自己的未来是否也会这般连死亡都无人顾及,直击读者内心。

后经宝玉劝慰,心绪总算平和。只是后来写的,再无法恢复以前的态度,无处不显其“怨”。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脉脉向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花魂”、“怨女”,无处不透露着凄凉之感。这首七言律诗婉约清新,风流别致,想象独特而大胆,不仅写出了白海棠的清丽高洁,同时也展现了黛玉内心的绵绵情思。

再到后来,雪天赞梅,看其所对诗词:

“香粘壁上椒,斜风仍故故”。“剪剪舞随腰,苦茗成新赏”。“缤纷入永宵,诚亡三尺冷”。“寂寞封台榭”。“没帚山僧扫”。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里面用尽了消极的词语。“斜风”“苦茗”“寂寞”等词语,无一不体现她情绪的自然流露,更表现其内心孤苦。

此外,这一段的服饰描写也极突出: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绉面白狐狸皮的鹤氅。系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上罩了雪帽。由色调“白、绿、青”等也可看出黛玉淡泊的个性。全书对黛玉服饰描写不多,此处可谓极其罕见,突出了黛玉小家碧玉的可人形象。

再至后来的《五美吟》,和重建桃花社的《唐多令》等一系列诗词,到最后绝望焚书稿,都离不开一个“愁”字。

黛玉就在这丰富的情感戏中用她的慧笔记录了她的喜怒哀乐,度过了她悲戚凄凉的短暂一生。

哀黛玉之薄命,伤黛玉之痴情,叹黛玉之无双!

小扇轻摇醉红楼

高一(15)班 张子涵

(一)宝钗与扇

一柄小扇摇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扇子,古时文人雅士的手中之物,在《红楼梦》亦为重要的器物,扇子对于丰富人物性格,推动情节发展,也有着不同凡响之处,清朝,人们对于折扇的要求极高。极为考究:“折扇柄则象齿,檀香,甚或描写仕女,以泥金填出雪景。”足见,扇子的举足轻重。

譬如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枸杞双彩蝶 埋香家飞燕泣残红”

想必,抽身回来。刚要寻别的姊妹去,忽见前面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房,一上一下,迎风蹁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穿花度柳,将欲过河去了,倒引的宝钗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中滴翠亭上,香汗淋漓,娇喘细细。

这一回中,宝钗用扇子扑蝶,将其天真纯净的一面展露无疑。试想,大观园中一片繁花中,宝钗一身娇俏裙装,步步生香,纤纤素手轻摇小扇扑蝶,场景是何其美妙,且不用手绢,不用锦绫,偏偏用这扇子,不是愈加衬得宝钗可人了,不由想起“轻罗小扇扑流萤流”到是异曲同工之妙,以扇晨戏蝶,晚扑萤,何其活泼动感。可曹公惟独与之过不去的后又写到宝钗因展扇扑蝶,闻人隐秘,嫁祸黛玉以扇为转折,又体现了宝钗内藏心机,匪深莫测的深层性格,以此衬得,可谓妙极!

宝钗与扇的缘分还不止于此,第三十回中“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宫划蔷痴及局外”

宝钗听说不由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回思一想,脸红起来,便冷笑一声,说道:“我倒如杨妃,只是没有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二人正说着,可巧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和宝钗笑道:“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好姑娘,赏我罢。”宝钗指着他道:“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跟前,你该问她们去。”说得靛儿跑了。

这一回是《红楼梦》中宝钗与宝玉黛玉的口舌之战,宝玉因取笑宝钗如杨贵妃而发怒,反讽宝玉无能,又借其小丫头靛儿,将欲取笑自己的黛玉讽刺;宝钗借扇子警告宝黛不要随便和自己开玩笑。这一情节是宝钗行为失常的表现,与其先前的淑女形象完全不符,从这一细节也可经窥见其心机,在观此日在书中的大致位置,从元春归省表态支持“金玉良缘”,到宝钗“羞笼红麝串”到贾母破解“金玉良缘”至“金玉良缘”受创,再到“宝钗借扇机带双敲”,这一系列的情节何等紧凑与自然。这时的宝钗,有委屈失落,有乐极生悲,究其根本,并非于“杨妃”而是于警告宝黛,以扇警告,作者可谓是别出心裁。

宝钗在书中,一直是一个立于善于圆滑世故人情,又不失大家闺秀风范的人,她与扇子的缘分中折射出其性格与特点,令人回味琢磨。

宝玉与扇(二)

花香旖旎中,翩翩公子手持一柄折扇,轻轻一展,才华斐然,描出了大观园的十里繁华。

贾宝玉,乱花丛中那一抹新绿,不论是木石前盟,亦或是金玉良缘,宝玉的一生似乎总与女人牵连。而他身上的通灵宝玉,亦时时闪烁灵光,除了通灵宝玉外,他身上还有的便是扇子,这一器物亦见证了他的一生经历,是非曲折,譬如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宝玉听说,不觉欣然跌足笑道:“有幸,有幸!果然名不虚传。今儿初会,便怎么样呢?”想了一想,向袖中取出扇子,将一个玉玦扇坠解下来,递与琪官,道:“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谊。”琪官接了,笑道:“无功受禄,何以克当!

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只叫“神天菩萨,坑死我了!”便推他道:“这是那里的话!敢是中了邪?还不快去?”宝玉一时醒过来,方知是袭人。

这段文字处理,宝玉对黛玉倾诉衷肠,谁知袭人无意中因为宝玉怕热,所以为他扇扇子时听到了。这一情节,不仅为读者点明了宝黛之间的感情,以及宝玉对黛玉的一往情深。更是为袭人为何偏爱宝钗而非黛玉埋下了伏笔。同时,这段文字之后紧接着便是宝钗与袭人的玩笑话,更是充分得体现了袭人听到这话内心的黯然神伤及由此带来的妒嫉。而袭人为宝玉扇扇子更是将其对宝玉的关心表现得恰到好处,以扇为由,扇恰恰见证了宝黛之缘,以及宝玉与袭人之间的那份似有若无的感情。

还有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

平儿咬牙骂道:“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今年春天,老爷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了几把旧扇子,回家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谁知就有一个不知死的冤家,混号儿世人叫他作石呆子,穷的连饭也没的吃,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二爷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把二爷请到他家里坐着,拿出这扇子略瞧了瞧。据二爷说,原是不能再有的,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真迹,因来告诉了老爷。老爷便叫买他的,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偏那石呆子说:‘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老爷没法子,天天骂二爷没能为。已经许了他五百两,先兑银子后拿扇子。他只是不卖,只说:‘要扇子,先要我的命!’姑娘想想,这有什么法子?谁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了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

这段话中,作者写到,贾赦看上了石呆子家的扇子,但石呆子不肯卖,结果贾雨村胡乱按了个拖欠官银的罪名把他家的扇子抄来,把石呆子惩治得不死不活。不由想到元妃省亲时贾府所点的第一出戏《豪宴》讲的是,明朝,一官向莫怀古索取玉杯一捧雪,莫怀古连番设计保卫,尽被识破,后其子冒死上书,以昭雪父亲之冤,石呆子的故事与这段故事又是何其相似。脂砚斋评《豪宴》时说:“《一捧雪》伏贾家之败。”这便点明了贾家获罪是因为石呆子这件事事发才开始的。石呆子是一个象征性的人物,他象征着人对精神价值的高度重视。而通过扇子折射出贾赦、贾雨村之流的贪婪占有欲,也着实令人悲恨,但是纵使扇子被抢,石呆子的形象却还是与扇子所包含的意蕴一同,留在了读者心中。

扇子,意蕴非常,其所见证的的贾府之悲欢离合,兴衰荣辱,令人不断探索,追寻内在本质,发掘最终情感。小扇轻轻摇摇,摇出大观园的悲欣交集,摇出一场回味无穷的红楼轻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