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的爱
初一 散文 1245字 331人浏览 彩带爻济

1 朴素的爱

潘勇军

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晚餐在食堂吃饭,因为去得比较迟,所以都没可选的菜了。还好有我喜欢吃的木耳、青椒等,我感受着高考的气氛,每年都是这样。

这时候餐桌旁坐下了一位家长,不一会儿一位同学端来了快餐盘,给打来了饭菜。不经意间,感觉家长和孩子间有比较大的年龄落差,出于一种本能我小心的探话,“来给儿子鼓鼓劲啊!”我注意到,有点憔悴的孩子在侧听,这时脸际闪过一丝笑意,不过是很短的一瞬。儿子有点悻悻地问父亲,“怎么来这么晚?”下午终场的时间是5:00,这时候都近6时了。父亲有点讪讪的,“一点农活耽误了!”是父亲和儿子,刹那间,我的心紧地一动,父亲好辛苦,那苍老的神情是不是已然超出岁月的留痕,但朴素的对白似乎让父爱在这一刻永恒,儿子在剥着父亲带来的土枇杷,那应该是甜的,他那理解的表情不由让我想起当年的自己。

思绪不由得飞往二十多年前,妈妈平淡的询问又在耳旁想起,“孩子,你要参加高考了,爸爸妈妈要去陪陪你吗?”这样的问询,爸爸一般不出面,记忆里爸爸对孩子的品格养成和学习要求严格近乎苛刻,这样的充满温情的暖意一直是从母亲那边传过来。年少气盛,血气方刚是青春期孩子的特点,近似乎目空一切,不可一世。我独自走完了八七年的高考全程,踌躇满志,可第一年高考出乎大家意料,我落榜了。在教委门口的榜单上我顺看下来,反观上去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和字眼在眼前晃动和游走,欢笑的,蹦跳着,传递着似乎和我毫不相干的喜悦。我恍惚间感觉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还很冷,是冰窟窿般的刺冻后的颤栗弥漫着全身。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向辛苦的爸妈交代,怎么站在关心我、在乎我的亲朋好友面前。何况,考前,还有妈妈那深情的期翼和含心无疑的信任!

一声“老师,谢谢您!”把我拉回到了现实,儿子没有怨言。他懂父亲,从他那心疼的眼神略知一二,儿子已经吃完了饭,就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含辛茹苦的父亲,是从老大远的家赶过来,为的是给儿子带上一串枇杷。父亲喃喃而言,但字字清晰,真切朴实,“儿子读书就看这两天,不知道考的怎么样?”我连忙说,“一定会好的,您来给打气鼓劲,孩子一定会尽力的!”瞥眼处,自豪状的样儿,是儿子些许书生气的面色璀璨的阳光。父亲夹着快餐盘里不多的菜,断断续续中,流露的是丝丝的愧意和亏欠。孩子需要什么,做父母的都知道,这份朴素的爱意,孩子如能读会且体会其中,读书应该是成就了大写的人生。想到这,我连忙给这位父亲去买了一份菜,还打了点赤豆汤。高考没有句号,赋予人生有很多意义,

2 我们不苛求“送饭军团”,亲子间的对话,平常里的问候,举手投足,无不温馨,充满爱意。

曾记得,班主任余老师的肯定和鼓励,自己一定有所作为,这成了永久的动力。而在亲情里,细细流淌的,永远是平淡和默契。现如今,一人高考,无论兴师动众,甚至全家出动,亦或小鸟依然,单枪匹马,独闯龙虎关。子女理解了父母,书写着人生,知会了高考乃人生的一个驿站,那样的过往则是人性之光的沉淀,闪烁着生命之火,涌动着舔犊亲情。

原来朴素的心,就是父母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