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的季节,你笑了
高三 散文 4字 74人浏览 fengnongxiao

千年风雨百般残,山路竭力忍熬煎。今朝春风遍大地,脱胎换骨露新颜。题记

千百年来,你用瘦削的身躯肩负着祖祖辈辈的希望,承载着全村男女老少的身体,从晨钟一直到暮鼓,含辛茹苦,任劳任怨。

家乡处在半山之间,贫穷落后的帽子确实是难以摆脱掉的紧箍咒。可你,甘做村民们的奴仆,只是默默无闻地把村民们打量,然后又默默地把来往的行人托起,尽管你饱经风霜,可谁能听到你一声叹息与幽怨?

你看望到了城市的繁华,你听到城市的喧嚣,你嗅到了城市的芳香。可你芳心未动,安之若素,依然那么淡静,依然深情地把村民们守望,正如一位慈祥的老人呵护留恋劳苦奔波的儿女一般。

十年前,政府爱民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我们山村里,也嗅到了春的气息。在乡政府的引领下,在村干部的指挥下,村民们终于褪去了束裹在你身上那件千疮百孔的布衫,为你穿上了一件整洁大方的青春装两尺宽的步行水泥路。

从那一刻起,村民们出门就见两腿泥的日子已经搁浅在岁月的码头。你望着村民们幸福的笑颜,听着村民们开怀的笑声,抚摸着村民们光洁的鞋底,你笑了,如三月的桃花,青春、红润。

近几年,许多条件比较好的村庄,已经像城郊那样开始梳妆打扮、浓妆艳抹,纷纷铺上了宽阔的水泥路面。望着其他村庄人来车往,络绎不绝,你羡慕极了,你再也无法掩饰青春的羞涩,开始做着青春的梦换一件宽松一点的风衣。

村民们看出了你的心思,殷切地期盼早日为你换装;政府也不忍禁锢你的青春与活力。乡政府与村干部运筹帷幄了良久,终于,在去年年底着手把你重新打造。

村干部号召村民们集资,家家户户纷纷慷慨解囊。你家几百,他家一千,谁都喜形于色,乐不合嘴。你听了,你看了,心里乐滋滋的,脸上笑眯眯的。

随着一串串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之后,两台挖掘机轰隆隆地开到了你的脚下。原来的你开始被一点点地肢解,你没有哭,你没有流泪,因为你坚信:没有彻底的涅磐,就不会有崭新容貌。

经过挖掘机大师的一番打造,你完美的形象初具轮廓。两辆大汽车成了你的化妆师,他们风里来雨里去,用一车车沙石为你充血补肉,用一车车碎石填补你凹凸的躯体,七八个工人为你勾眉点唇。

今年花开的季节,你着一身素净的风衣,淡妆轻抹,哼着《春天的故事》,扭动着婀娜的腰姿,在我们山村与脚下的公路间翩翩起舞。你笑了,村民们笑了,那发自内心的笑声定格在这花开的季节里,永不停息地回荡。

千百年来梦寐以求的夙愿,竟然在这花开的季节兑换成了逼真的现实!

千百年来的梦中花,竟然在这花开的季节骤然盛开,是那么鲜艳,那么妩媚,水灵灵地呈现,谁能抑制得住心中的狂喜?

耄耋之年的老大爷老奶奶,喜极涕零,他们不相信这是现实,用布满皱纹的手轻轻的把你摩挲,兴奋不已地感慨: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青年男女用温暖的手把你拥抱,用欢快的诗行把细描,用激情洋溢的歌声把你颂扬。 天真烂熳的小孩俯身亲吻你润泽的肌肤,用娇嫩的小手拧着你的裙袂,缠着你与他们一

起合唱一曲童谣:家在山,顶着天,赶场来回走半天。路盘山,弯又弯,坐车回家半支烟! 你在村民们的颂歌中羞涩地低着头,恰是这一低头的温柔,更加彰显出你的超凡脱俗的魅力。

你温柔时,宛如贤淑的少女,柔情似水;你激动时,宛如气吞山河的勇士,露出铮铮铁骨,显出刚劲雄健的伟岸。

你用粗壮的手腕,把全村的行人高高举起,然后又轻轻地放下;你用钢铁般的脊梁,把来往的车辆接来送去。我倚在你的胸膛,仿佛听到了你喘息,仿佛听到车辆压挤你肋骨的脆响,又仿佛听到你迸出狮吼虎啸般的号子。

当你完成了一项又一项艰巨的任务之后,你笑了,你的笑犹如天幕中的一弯弦月,是那么淡静,却又那么深情。而那山间的迎春花,竟然没有你笑得有韵味。我轻轻地把你的笑,摘下,插在心灵的花瓶里,用欣赏与感激来浇灌,让它永远芬芳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