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初二 记叙文 798字 948人浏览 ZCY5067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33班 吕文杉

人生中最天真美好的童年,似一捧丰盈鲜亮的花,芬芳我的记忆。 最令我难忘的,是在那个朴实而亲切的小院里那段朴实而亲切的时光。

那时的祖母,已年近80岁,她头上沉淀了一片银色的白雪,脸上的皱纹显得那样可爱,若笑起来,那些皱纹便会波纹似的散开,她腿脚不太方便,便拄上了一根拐杖。她的眼睛是醉人的,那双眼睛里,透露的是对生活的热爱与向往。

她总爱讲故事。夏夜是迷人的,再无了白天的燥热,而是一片温馨,漫天的碎银在天幕中跃动,草叶泥土的馥郁香气醉人而甜美。一老一少坐在小院里,祖母总是讲些神话故事或她的故事,她带着口音的话语夹杂着圆润的鼻音,同晚风一起,扑面而来。那丰富有趣的画面,同夜空一起,展现在我面前。吴刚伐桂,嫦娥奔月———,每每讲到动情处,祖母的眼睛便闪烁起来,透露出她不老的心和对神秘世界的希翼,她不像一位老人,却像一位热爱自然的孩子。

院里院外都是绿的,绿叶在阳光下,像闪闪的小眼睛。祖母虽然已经无力再务农,但她依然深爱她的小院,她几乎一天都坐在院里的小椅子上,让阳光为她披上一层金色的薄纱。院里,丝瓜藤顺着竹竿,吹着口哨爬上祖母房子的二楼,挂了一路的丝瓜。香椿树在八月的艳阳下,缀了一树细长的叶子,樱桃树远不如香椿树又瘦又高,它粗矮的树干上,叶子又繁又茂,织成一片绿莹莹的网。祖母就在这一片软软的绿中,告诉我哪个是樱桃,哪个是香椿,她还常用那双手摸我的脸,她的手好似粗糙的树干,但我却能感受那树干中流淌着对我的关爱。我拉着她饱经风霜的手,就在那参差不齐的红砖地上走,走过了童年的八月。那天,她给我吃她舍不得吃的“尤格马”(类似油条的东西),跟我说:“好好学习,长大了回来看姥姥。”说着,她的眼睛

竟闪出了泪花,似两颗晶莹剔透的宝石,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里陡然一阵酸,我在心中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常看祖母。

我的外祖母和她的小院,永远植根在我记忆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