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手
初三 记叙文 2字 809人浏览 franklyf007

父亲的手

离开故乡多年后,现在外有了妻子女儿,有了自己的小家庭,生活的压力,工作的压力,对故乡的的情结也变得慢慢淡漠, 所谓的淡漠只不过是没有当初夜夜思故乡那么浓烈,偶尔也有梦回故乡看看,故乡在人的一生中是永远不会抹去的记忆, 何况还有年迈的父母还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在交通发达的今天,回家的路不算遥远,但一年也大概只回家一次,每每想起不免有些愧疚和伤感。

回家的日子大多在春节,为的是一家能够在一起团团圆圆,大哥和三弟一家常年在外打工,年幼的孩子只有推给父母照看了,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团聚。父亲在一年年老去,身子也慢慢变得有些佝偻,蜡黄的皮肤,青筋外露,更加显得瘦弱嶙峋。最让我心痛的是父亲的那一双手,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用粗糙两个字已经不能够形容了,在寒冷的冬天,干活的时候还要经常与水接触,手指手背上都裂开一道道深深的口子,能见到鲜红的肉裸露在外面,有时就用那种低劣的防冻膏抹上,冻裂的口子很深很宽,大概只能用“填”字更恰当些,因为如果不小心的话碰到冻裂的手指,能感到一种钻心的疼,也时常见到他用布角缠上冻得厉害的那些手指,这就是撑起我们这个家的一双大手吗。

父亲是那个年代少有的高中生,年轻时教过书,那双苍劲有力的大手在黑板上书写时是那样潇洒自如,不说是桃李满天下,至少曾经有过桃李吧,父亲教书的时间其实很短,大半辈子是在村里任职,任过会计支书等职,父亲在职清廉,没为家人谋半点福利,深受村人爱戴,邻里纠纷、家庭矛盾经常见到父亲去调解,只是因为他能够做到公道无私,不偏不倚。在村里任职只能算是兼职,那点微薄的薪水不能养家糊口,主要的收入还是靠家里的农田,因此父亲要比别人显得更加忙碌,父亲原本有升迁的机遇,只是为了我们这个家而放弃他的前途,这件事情对他对我们这个家都是一件憾事,父亲曾经到当时的人民公社任职,大概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只是当时我们兄弟还小,母亲一人在家忙不过来,父亲只得放弃,重新回到村里,和他同去的后来都有到县里市里担任要职的,多年后也常常听到村人对他的惋惜,父亲倒是很淡定,只是一笑而过。前两年国家政策对村里的老干部实行补贴,父亲特地打电话告诉我,似乎对一年几百元的补贴很知足,我知道对于他来说有一种荣耀的成分,至少某些方面国家还记得他们。

父亲就像运转了几十年的机器,行动也有些迟钝了,但仍不愿把双手伸向我们,靠种着几亩薄田生活,水总是向下流,他宁愿自己苦一点,总是希望我们的生活能够过得好一点,那双大手只到现在还在撑起我们这个家。

父亲的手14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