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礼物
初二 散文 748字 3160人浏览 Cupid丶良京

岁月的礼物 初三(22)班 邹恬静 人生如同一场无法回头的旅行。 一切都被注上了时间的印迹。叶子在岁月的轮回中老去,一年,花又开了一季,年轮又慢悠悠的转了一圈,那是蹒跚的岁月赋予的礼物。 十年前,头顶是光线柔和的日光灯,你抱起我放在床上,为我穿上舒软的棉鞋,你满头黑发,色泽明亮。我犹记得,我用小手轻轻滑过你顺畅的发际,你轻轻地扯过我的手放进被窝,转身,熄灯。 宛如一段朽木,柔细的青藤缘着它粗糙的皮肤攀援,肆意疯长成一种狂野。那羽化的记忆便又清晰起来,如潮水般慢慢将我浸没。 十年后,你用木梳缓缓梳理着我乌密的长发,用橡皮筋缠绕的时候,你淡淡地说:稍微蹲点,手够着酸。我默然。微微弯下双膝,看镜中你一脸的平静。岁月到底还是在你脸上留下了痕迹,它赐予了你无奈与沧桑。 我站起身,转过头来,却发现明晃晃的日光照得你发梢丝丝白发明亮得刺眼,我怔然。 慢慢地,慢慢地,我开始懂得,那些看似平凡的日子是踏着岁月的脚步从生命的原点出发,在不断地向前画出生命的轨迹。 人生是一场残酷的旅行,那些你所留恋的往事,终究会随着时间的行进慢慢搁浅,被淡忘。 十秒之前,我在发呆,猜测着人为何而活。 十秒之后,你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轻轻扯过我的手,“我们出发吧。” 那一刻,夕阳转过楼角,突兀地洒在脸上,却带着微微的凉。心底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滋生。人活着,是为了生命中的每一个感动的瞬间,又或者,人活着仅仅是一个偶然,偶然间漫长的延续。 也许。 岁月带去了年少的无知与轻狂,它终于抚平我的叛逆的棱角,让我在混沌的意识中清醒。 光线柔和,母亲柔顺的长发。 日光刺眼,母亲日渐苍老的容颜以及发际间丝丝缕缕的白发。 岁月终究带走了母亲的青春,却也终于,让我清醒地意识到,我该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