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岁月的温馨,叫我如何不想你 黄晓娟
初二 记叙文 1033字 146人浏览 模仿秀胡文

逝去岁月的温馨,叫我如何不想你 不知为何会喜欢收藏那些古旧物品。一本线装书,一出游园惊梦,一块温润璞玉。怕自己被碌碌红尘牵绊,而遗忘了过往所有的美丽。却不知,有一天你也会老去。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块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而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

那天偶然和母亲一直整理相片时,发现了一个铁盒,铁盒的边角都有些铁锈,盒子很旧了,像一个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的老人。

打开铁盒,擦拭着岁月的杰作。手里拿着的是年轻伊辰的他,那时的他是风霜所未侵蚀的,秋雨所未滴落的。 年轻伊辰的他踩着破旧的单车,年幼的我坐在单车的后杠。风乍起,他骑着车,车轮骨碌碌的旋转,跑向西天的云彩,而在榆阴下有一滩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儿时的欢快。他眺望着远方,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浅但他背很硬像一堵墙。 现在的他,用忧愁装饰眼角,将风霜抹在额头,用思恋添几缕白发,在手里雕刻憔悴,用白雪画满你的腮,美丽早已置身事外。

母亲说“:你小时候最喜欢你爸爸带你去骑单车了。”

我拿着相片的手顿了一下。我突然意识到,在我和最亲近的母亲之间,潜伏着无数盲点。 我们幼年的顽皮,成长的艰辛,与生俱来的弱点,异于常人的秉赋„„我们从小到大最详尽的档案,都贮存在母亲宁静的眼中。

而我们是她们制造的精品,她们像手艺精湛的老艺人,不厌其烦地描绘打磨我们的每一个过程。他们总是那么乐意向我们提起我们小时的事情。

但我们不客气地对他们说:老提那些过去的事,烦不烦呀?别说了,好不好?! 于是他们闭嘴了。有时候,他们会像抛上岸的鱼,突然张开嘴,急速地扇动着气流„„她想起了什么,但她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干燥地合上了嘴唇。

直到有一天我们蓦然回首时,一个猝不及防的刹那,冰冷的铁门在我们身后嗄然落下。温暖的目光折断了翅膀,掩埋在黑暗的那一边。

要知道花不会因为你的疏离,来年不再盛开;人却会因为你的错过,转身为陌路。 不要等到花谢,才知花曾开,要知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到无花空折枝”

我要爬上你的肩膀,眺望你的远窗。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你却给了我整个海洋。我原想撷取一枚红叶,你却

给了我整个枫林。 我忘了说,但我仔细回想,脑海里最珍贵的一幅画,是你载着我,叮咛我,要我抓牢肩膀,安心在你背后飞翔。记忆中,我们的一切随着你老去的脸 成为我逝去在岁月里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