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母文
初一 记叙文 1222字 4876人浏览 老练茨

祭母文

慈母王氏孺人刘有兰,生于公元1946年7月12日(农历六月十

四),殁于公元2016年4月1日(农历二月二十四)辰时,享年71岁。深爱慈母,突然离去,儿女断肠,涕泪涟涟。日月无光,川原昏暗,呼天叫地,夜不能寐。

吾母一生,博爱仁慈,勤劳善良,为人贤淑,生活艰辛,饱经风霜,特作悼文,以纪念之。 呜呼,人之悲者,悲于死别;人之哀者,哀于亲丧。清明时节,细雨纷纷,贤慈溘然,泪洒倾盆。思母忆母,肝肠寸断,悲痛欲绝,泣血叩首。

慈母高风,吃苦耐劳;生于高湾,长于大芦,幼年丧父,困难异常;吃尽苦头,受尽煎熬;及适王府,家中困窘;孝敬公婆,善扶兄弟;婆母早逝,兄弟年少;缝衣做饭,嘘寒温暖;给予母爱,堪如娘嫂;娘今西去,痛泪淹心。王门百人,德高望重;慈母心慧,养儿育女,一子四女,精心培养。起早贪黑,夜以继日,内忙家务,外挣口粮;田埂地头,挥汗如雨,羸弱身躯,肩负百斤;省吃俭用,劳碌繁忙;抚育侄儿,视如自生;文儿唤娘,娘抱小儿;文儿离家,撕碎娘心,进食不下,心深牵念;娘今赴云,文心断裂;呜呼我娘,儿怎离娘;媳妇入门,关爱至极;生儿育女,精心呵护;不是己生,宠过己女;离别太匆,儿媳深憾;爱哺孙儿,情深似海,琦琦哀啕,感天动地。亲朋皆染,拂袖垂泪,孙女婷婷,万里越洋;呜呼哀哉,迢迢飞至,奶不应声,撕心裂肺,泪如泉涌,飞泪滴血。

慈母高风,首推博爱。远近亲疏,一皆覆载,恺恻慈祥,感动所

爱,前院左邻,后院王族,相敬相待,亲如一家;声声七嫂,句句七妈,鸟识其音,风语娘善;娘今上路,邻人泪透。呜呼哀哉,娘与儿食,四十七载;儿与我娘,尚无一餐;我娘飞离,儿不曾辩,娘您西去,痛煞儿心。

慈母高风,次推五德。仁慈宽厚,义高云天,孝敬翁妪,礼敬师长。吾父生病,关爱有加,煎药调理,照料复康。仅吾一子,疼爱异常;酷暑炎热,蒲扇纳凉;数九寒冬,烧炕取暖,细针密线,为儿缝衣;若有病痛,如在己身。宏鹏自幼,衣整饭香;呜呼我娘,捧儿如金;儿卧热炕,娘不轻扰;儿将远行,慈母忧担。村口送行,庭前盼归,百步不离,千步不远。子女学业,系心未忘。母待四女,亦如儿郎;文霞志霞, 金霞晓霞;生性如母,品继儿娘。四女血叩,送娘上路;爱女心煎,欲孝不待;极乐归途,娘您安行。

托母之福,教子有方。儿辈努力,家业兴旺。颐养天年,实属正常;猝然离去,子女悔憾,慈母劳苦,疾病缠身;诊疗及时, 又复安康。奈何昊天,催我亲娘;丙申之春,眩晕跌倒,与儿永别。不及床孝,儿心难安,慈母不在,儿心无依;母却离去,苍天为上,娘恩浩荡;儿叩天公,护佑我娘。

呜呼我娘,一生辛劳;教子育女 ,肝胆为照;云遮苍穹,恸哭我娘;慈母祥容,儿心寸断;天堂极乐,我娘安息;思母梦圆,再见娘亲;儿记母教,人字为先;天堂我娘,随云为仙。呜呼哀哉,思母焚心。

伏维,尚飨

哀子 王宏鹏 媳 宋江平

女 王文霞 王志霞 携子女泣血叩拜 王金霞 王晓霞

二零一六年农历二月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