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年代》观后感
初三 说明文 4242字 3630人浏览 wenzhidad

《纯真年代》

摘要:19世纪70年代的美国上流社会,年轻女子离婚是件很不道德的事情。而从欧洲回到纽约的女伯爵埃伦,恰是这样一个“败坏门风”的人。埃伦的表妹梅已和律师纽兰·阿切尔订婚。纽兰虽然处事中规中矩但内心极端蔑视这个社会虚伪的道德准则。事实上青春时代的纽兰既已暗恋过埃伦,多年后再次相遇,使他的内心波澜起伏。纽兰为抑制自己的情感,向梅求婚,端庄娴静的梅内心玲珑剔透,早已察觉未婚夫情感有异,但却不动声色,二人结婚了。纽兰很快便发现自己在婚姻的束缚下渐渐失去了自我,并深刻地明白了:自己真正爱的人是埃伦。纽兰无法再欺骗自己,终于向同样备受煎熬的埃伦倾吐了心中的爱,并决心去欧洲找埃伦。但此时,妻子梅平静地告诉他:自己已怀孕,并且告诉了埃伦。世俗的规则终于成功地拆散了埃伦和纽兰。多年后,已届老年并已丧妻的纽兰终于有机会见到埃伦,然而他只是在楼下遥望着埃伦的窗口,年轻时代的埃伦灿烂的笑容在纽兰的心中如鲜花绽放„„

关键词: 文化背景 文化差异 英美文化 跨文化

在影视欣赏选修课的第一次作业就是电影《纯真年代》观后感。看第一遍的时候只觉得剧幕设置很精致,92年上映十几年后看却依然华丽。影片背景为十九世纪的上流社会,服装、佳肴、豪宅装潢、人物举止谈吐皆十分考究。看完整部剧,却又禁不住想要看一看原著。在网络上搜索,才知道是美国女作家伊迪丝·华顿的作品。《纯真年代》被认为是 伊迪丝·华顿 结构技巧最为完美的一部小说,并使她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获得普立策文学奖的女性作家。故事的发生地纽约是华顿出生的地方,在那里她度过了自己的青少年时代和最初几年的婚姻时光。她从自己亲身经历与熟悉的环境中提炼素材,塑造人物,将作品题材根置于深厚的现实土壤之中。

看完《纯真年代》,这个片子看下来感觉慢慢的,挺幽雅的。

冠冕堂皇后掩盖着不为人知的心理斗争,片里每个人都是伟大的,因为他们内心是高贵的,在不温不火的节奏下面隐含着一颗火热的心。每个人都在这种节奏下追求着或保护着自己的幸福。 主人公梅施是美丽,善良的,她用她自己的“纯真”保护了自己的爱情。

贵族们每天都把生活演绎的如此绚丽,其实他们内心中隐含的苦闷是外界很难发觉的,他们不能够表露,因为流言蜚语会使的他们很难堪,他们默默的承受着内心的孤寂。其实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要碰到“放弃”与“抉择”的时刻。

故事发生于19世纪70年代末至20世纪初,主要描写上流社会的风俗。小说的情节并不复杂。在纽约的一个歌剧院里,一位年轻的律师,出生于正宗上流社会的纽兰·阿切尔,正在等待他的未婚妻梅·韦兰。梅是一位教养极好、颇受纽约上流社会欣赏的年轻女子。梅的表姐埃伦· 奥兰斯卡伯爵夫人也来到了歌剧院。关于埃伦有许多负面议论,她公然藐视上流社会的规则,为纽约上流社会所不能容忍。整个故事看似讲述男主人公阿切尔与埃伦的情感纠葛。实际上,随着两人关系的发展,先是友谊,后是爱情,男主人逐渐看到了纽约社会中性别之间的不平等与社会习俗中最浅薄的部分。

影视的主人公刻画得入木三分,细致入微,通过对人物丰富的心理活动的描写,揭示了人物鲜明的个性特征。故事主要围绕阿切尔,梅和表姐埃伦之间展开。虽然梅是阿切尔的未婚妻,感情的主线却在

自己的丈夫与表姐之间展开。

我最喜爱的角色还是梅·韦兰。维诺娜·赖德扮演的梅安静,端庄,美丽,极其符合我的审美观 。对梅这个角色给与了更多的关注。一个完美的妻子,不折不扣地遵循着所有上流社会的传统,纯真却又乏味。为了保有自己的婚姻,在得知阿切尔与埃伦之间的爱情后,她保持一种调和的态度,装出幸福的样子,给上流社会一种婚姻完美的假象。直至梅去世之后,丈夫阿切尔才得知自己的妻子自始至终都知道他与埃伦相爱。

或许可以说梅破坏了阿切尔和埃伦之间的真挚的爱情,但实际上她保护了自己的丈夫。深受上流社会的教育,她明白一旦阿切尔和埃伦在一起将会遭受多大的舆论压力。像用缰绳勒住悬崖边的马一样,梅用责任绑住自己的丈夫。或许她不能理解,对于阿切尔来说,能和埃伦在一起,就算是掉进悬崖也是幸福的;但我不能否认她的爱情观,她依靠自己对爱的理解来保护自己的丈夫,维护自己的家庭。不同于埃伦的激情澎湃,梅的爱情犹如她的外貌一样沉静而端庄。看不见,听不到,但是你却能细细体会。被埃伦激烈的爱情所深深吸引的阿切尔恐怕是不能理解的。弥留之际,梅告诉儿子达拉斯,可以永远信赖自己的父亲,因为为了他们的婚姻,阿切尔放弃了对他生命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这是梅的方式,她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记住丈夫的牺牲。

看完电影,使我感慨良多。情不自禁之下,让我想到了曹雪芹的《红楼梦》,同样是描述一段发生在旧时上层社会的“三角恋情”,同样的感人至深,也同样的属于不完美结局。从时间上来看,甚至让我忍不住怀疑,《纯真年代》的作者是否也曾拜读过曹雪芹的巨著,从而有感而发,结合自己国情改编而成此剧。当然,这似乎也无考证的必要,因为知道它们都是不朽的经典就足矣。 本以为只有旧中国才有鲁迅先生所说“吃人的礼教”,不曾想过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美国也一样存在,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它们身藏在上流社会的典雅华贵的外表之下,更不易被人发现。它深深扎根于人们的思想观念中,早已成为一种约定俗成人人必须遵守的生活法则,被一代代人奉为圭臬!这个故事用卫道士的话来说就是他悬崖勒马,终被纳入正轨;而她总算学乖,退出江湖,成全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在我看来,却是——一段纯真的爱生生地被世俗礼教扼杀了! May代表上流社会最美的一面,雪肤花貌,温柔娴静,高贵优雅,恪守礼教。俨然是一个西方版金发碧眼的“宝钗”。她射箭时箭箭中靶心,也毫无骄矜之色;明知丈夫心有所属,也照样纯真无邪,只三两下手势,就将危机化解于无形。相比于真宝钗,可谓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正如宝玉不能选择自己的新娘,Newland 也无力拒绝May 而选择自己所爱,因为他们都生活在一个被束缚的世界,他们无力掀起上流社会精致的面具——众人不惜一切代价维护的精致面具。而Ellen 又恰是另一个多情的“林妹妹”,她风情万种、惹人怜爱、不甘于世俗礼教的束缚、敢于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却一再被命运之神捉弄,不被“主流社会”所接受。她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人是不哭的?为什么她要寂寞地住在这些人当中,戴着面具过活?为什么她只是嫁错了人,就仿佛给按上了不洁的印记?但最终在现实的教育下,她也只能选择屈服,被迫遵守所谓上流社会的那套规则。她比柔弱的林妹妹有优势的是,面对舆论汹汹,她其实可以选择自私任性一点,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地方,与心爱的人双宿双飞。但她没有。所以,从来道德和规矩只是让表面遵守的人获利,造就了一批虽无过

犯、但言语无味、面目可憎的卫士,而内心纯净无私、对自身更加苛严之人反而倍受诟病。影片中有一幕,他去找她,她在海边看夕阳,帆影点点,他没有惊动她。站在她的背后,悄悄许下诺言,如果她在那帆船开过以前回头,他就勇敢地走上前去。帆船缓缓移动,金光闪闪中,她兀自不动,像一幅画,空余夕阳下一个绝美的背影,一个苍凉的手势。帆船终于开过了,他失望地转身走回去。她没有回头,无论是否知道他就在身后,因为她早已知道他们已不可能。在我看来,他们的爱情就只能像那一刻的场景一样,安静、唯美,只存在与艺术家的画布上。此情此景,唯有宝玉在远处偷看黛玉葬花的场景可与之媲美,伊人背影,楚楚动人,孤寂落寞。他们都想改变现状,冲破世俗的束缚,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却又都无能为力。 他们的爱被纯真的社会微笑着剥夺了。不怪聪明绝顶又明白事理的May ,也不怪生活在那个圈子里奉礼教为圭臬的的男人和女人们,他们只不过是合理的利用规则维护自己的利益罢了。如果谁都没有错,要怪就怪那个年代吧,因为它终究不是一个纯真的年代!

我们还可以回想一下这样的场景:夕阳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闪烁着金黄的光芒„„远远地,纽伦看见艾伦站在海堤边望着大海,他给自己一个机会,如果船驶过灯塔时,她回头,那他就过去找她。船直直地驶过灯塔时,她始终没回头。

没回头,他转身离去。后来,她告诉他,她是故意不回头,她认得他的马车声,她才去海边的。她不能回头,她知道在她身后有一双深情期盼的双眼等待她回头;她不能回头,可她的心早已千万次地回头了!

纽伦为抑制自己的情感,向梅求婚,端庄娴静的梅内心玲珑剔透,早已察觉未婚夫情感有异,但却不动声色,二人结婚了。

纽伦很快便发现自己在婚姻的束缚下渐渐失去了自我,并深刻地明白了:自己真正爱的人是埃伦。纽伦去找艾伦,他看见绿树丛的亭台上立着一把粉红的小阳伞,他以为是艾伦的伞,情不自禁拿起来抚着细长的伞柄闭上眼放在嘴边吻着„„正当他沉浸在对艾伦的思念中时,身后传来脚踩在树叶上的沙沙声,他深情地转身,原来不是艾伦,而是屋主的女儿来拿伞,他感觉象是一下子从云端跌到地上! 纽伦无法再欺骗自己,终于向同样备受煎熬的埃伦倾吐了心中的爱,并决心去欧洲找埃伦。但此时,妻子梅平静地告诉他:自己已怀孕,并且告诉了埃伦。

世俗的规则终于成功地拆散了埃伦和纽伦。

纽伦把他的爱藏在心里三十几年,回忆如鬼魅般的哀痛和尖刻!他是老派的,对家庭是有责任心的,他是个好父亲好丈夫,他走不出自己性格的阴影。她是他失去的一切!

多年后,已届老年并已丧妻的纽伦终于有机会见到埃伦,到了她的楼下,他告诉儿子他不要坐电梯要走楼梯上去见她。多年沉淀的激情使他微微地震颤,他坐在她窗外楼下的长椅上,望着那扇有遮阳棚的窗户,风吹动窗门玻璃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晃到他的双眼,他再一次产生幻觉,仿佛望见当年的她站在海边不断转身,回头微笑„„

光线又一晃,他睁开双眼眨眨,看见一个白发的老人关上那扇窗户(我想他的心情不是文字所能够描述出来的),他不会去见她了。他又坐了一会儿,缓缓地起立,转过身缓缓地走向停在街角的马车。

一阵风过,吹落一些枯黄的叶子在街角的地上飞舞„„

太精美了,苍凉,沉重却又微妙而美丽,一个个镜头犹如一幅幅精美的油画。

纽伦黑色燕尾服的衣襟上的一朵美丽洁白的花,艾伦身穿一件红色晚礼服,手拿一把黑羽绒扇子,肌肤上的网状衣饰,颈脖周围的花饰,蕾丝扣结,纱扇,极细的半长柄的小阳伞,精致的查维拿. 乔治二世的碟子,东印度雕花的盘子,银餐具中各种诱人的食物„„

黑色的背景中被壁炉的火光照得忽明忽暗的脸,在微妙的眼神与对话中隐藏着一种暗流„„ 存在于距离与压抑中的爱,让人动容。

每个人的爱都不同,梅·韦兰的爱让人感觉很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