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青青作文搭车
高三 记叙文 1116字 87人浏览 04715667

搭 车

胡青青

转眼,又到了该回校的时候。

踏出家门的那一刻,莫名的伤感油然而生。作为一名离乡求学的学生,从温州穿过丽水、义乌,最后才到达目的地金华女中,路途遥遥无望,想到下一次再见不知是何时,心底顿时没有了底。

一切准备就绪,一辆“宝马”在家门口正静待主人,它可是我家里一个“得力助手”,父亲工作总离不开它,视若珍宝。其实,它只是一辆机动三轮车。几片废铁搭成的车身,刷着蓝色的漆,上面涂着父亲拉活的联系电话。车子发动了,由于只有一个座位,我只能坐在一个勉强称为副驾驶座的位置上,双手紧紧挽住父亲一直颤抖的手臂。路上不算坎坷,可是也要拐几道弯,因为担心摔下去,我只能绷紧全身神经,以保持自己的平衡。

阴沉的天,终于承不下重荷,下起了毛毛细雨,稀稀疏疏地打在我们身上,雨点似一枚枚细针扎下来。

开到镇上,父亲突然停在一个小卖部门口,冲里面喊:“老胡,来几包中华烟!”店里的人似乎惊了一下。因为父亲平时总抽最便宜的烟,从未买过高档烟。在我们眼里高档烟是奢侈品。父亲毫不犹豫地从兜里掏出钱,把钱塞店主手里,接过中华烟塞进各个口袋里。

“爸爸,我们不是说好不抽烟的吗?你怎么„„”“爸爸不抽烟„„”“那你还买„„”我注视着父亲的沧桑面孔,父亲的嘴角似向上提了一点,没再说什么,车又往前行了。

终于到达目的地,那是我一个同学的家。每次回校,我都要搭乘同路的同学家的车。 此时,父亲从三轮车上跳下来,耳畔的“隆隆”声似乎还在萦绕,雨点也未曾减小。父亲急促命令道:“快点躲到屋檐下。”我像遵守命令的士兵,乖乖地站在屋檐底下。现在的我,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看着父亲在雨中匆忙地搬着行李。他的眼睛眯成缝,只有一道狭窄的视野。行李个个似“肥猪”一样重,干惯重活的父亲,轻松地完成任务,这是令我骄傲的父亲。

搬完行李,父亲仰头叫喊:“我到了,下来吧„„”雨水冲刷父亲疲惫又坑洼的脸。这样的叫喊持续了好一会儿,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却是痛的。终于,楼上的人给了回应。“爸,你进来躲躲雨吧!”我心疼地说。父亲迈着沉重的步伐,缓慢地来到屋檐下。我清晰的目睹了老天爷给父亲洗了一场免费的头和衣服。

房主终于出来了,向父亲打了声招呼,父亲连忙从身上四面八方的口袋里掏出那几包中华烟,赶忙递上去。这时,我才明白那几包烟的用途了,我误会了父亲。

房主对父亲的行为似乎很惊讶,一直在推辞。父亲知道这样行不通,便径直走向他家的车,车门一拉,让几包烟听话地躺在车座上。随后,父亲坐上三轮车,头也不回地开走了。

父亲留给我一个渐行渐远的车影,一股雾气弥漫在眼眶。

父亲,这就是我的父亲,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父亲。也许,我只能“把长长的路走短,把窄窄的路走宽”,才对得住这份细腻又沉甸甸的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