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观后感
初二 散文 5125字 8810人浏览 lily_208

《大话西游》的诠释

《大话西游》观后感

(一)

《大话西游》看了一次又一次,每次看都有新的理解,一直想把最后看到的写出来,一直没机会,今天终于找到一点偷闲时间,写一写我对《大话西游》的理解。

最初看《大话西游》是在1997年,有天在电影频道无意中看到了《月光宝盒》,光怪陆离的画面和颠覆逻辑的情节深深地吸引了我,接着第二天便迫不及待地看完了《仙履奇缘》,没有太搞懂,总是想从正常的逻辑中找到它的故事线索。

《西游记》在心灵的烙印太深了,小时候曾经一度是唯一的课外读物,爱不释手,孙悟空大闹天宫的英武形象、除妖降魔的机智形象和戏弄诸神的潇洒形象都给年幼的自己留下了太多的崇拜,正统的偶像毋庸置疑的膜拜无以复加,太多的光芒暗淡了猪八戒,暗淡了沙僧,暗淡了玉皇大帝,暗淡了天上诸神,暗淡了妖魔鬼怪,暗淡了唐僧„„

《大话西游》看完了,颠覆了,却折服了,也许和初看时的年龄心境有很大的关联,原来孙悟空也可以有爱情,原来《西游记》也可以无厘头,原来唐僧也可以很幽默,原来神也可以有人的情欲,第一次看完的第一感受就是好玩,的确很好玩,从传统中找到了现代感叛逆的真实版本再现。最初学习《西游记》片段的时候,由于教科书式的解读,让孙悟空的反封建反帝制的传统形象太过于“封建帝制”,一个活脱脱的叛逆被披上了传统意义的枷锁,终于在《大话西游》中找到了现代版孙悟空叛逆的映照,从形象、情节、到对白都进行了一次空间维度的对折,第一次体会了“站在时空外头的爽”。

(二)

再一次看到《大话西游》的时候,看过了《悟空传》,这本书让我开始重新思考孙悟空的角色,其实虽然已经加诸了现代人的“强硬”解释,但是很“受用”,的确,一个堂堂正正的妖的头——黑社会的老大,为了爱情放弃了自由自在的风口浪尖,走入了皈依的法门,成为了佛的“信徒”,与天下诸妖为敌,天下诸妖痛惜之余,不得不与当年顶礼膜拜的老大划清界限,分割而至,甚至干戈四起,撕破脸皮,刀剑相加。而老大却仿佛被施了杖术,完全不认识当年陪他一起闯天下的弟兄,也许他是中了自己的心魔,也许是爱情的力量让他学会了忍耐,忍耐的不是皮肉之口,而是误解之苦,孤独之苦。

这一次我读到的是,孙悟空的孤独。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他的孤独,也许那个心爱的女人是懂他的,但是又如何呢,是天意铸就了一切,从来不信命的孙悟空无法破解心中那份爱情的枷锁,走上了孤独的行者的征途。年轻人都喜欢纵横捭阖,顶天立地,英雄的折腰是最悲壮的,即使像发哥《英雄本色》般的惨也是轰轰烈烈,死的大气。然而英雄折腰却是刺向心灵深处的。

(三)

连连续续看了几次后,渐渐搞懂《大话西游》行文逻辑的同时,也耳熟能详了几段经典台词。再一次产生震撼,是在自己有些懂得爱情之后,一部所谓的喜剧能把人看哭也是在这个时候。当你还是个“人”的时候,你没有超乎常人的能量,不能改变你被核定的宿命论

调,面对爱情,面对人生中你诸多的最爱,你爱不释手,但是却没有能力得到它,看着心爱的一切只能同你擦肩而过,你扼腕痛惜,也许一开始的时候你只是觉得这种爱情游戏很好玩,也许你仅仅是为了一个孩提般的梦想,当你知道这个梦想实现起来其实很困难时,当你知道你需要付出的远远大于你想要拥有的梦想的时候,你终于有了“人”的烦恼。这让我想到了小时候,我们每个人小的时候都有很多的爱好、梦想,这些东西几乎是伴随着自己整个的童年,少年和青年,其实孩提的我们并不知道哪个是要跟随自己一生的,我们喜欢唱歌,我们喜欢跳舞,我们喜欢打游戏,我们喜欢看动画,我们喜欢读小说,我们喜欢扮明星……,然而,世事安规,我们都知道我们不可能把所有小时候的爱好成为自己终身的投向,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要舍弃的,有人曾经说过,舍得,舍得,所谓舍得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有舍才有得。其实那个时候也没有所谓笃定式的情缘,仅仅是喜欢,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阅历的增多,随着那些伴随我们的爱好和梦想把玩的日益加深,其实有些东西已经根植在了我们的记忆深处,随便一翻都能让我们感觉到自己是个中高手,骄傲一番,但也就是同时,我们有了一些笃定的东西要伴随我们的时候,却发现这种笃定根本就是离经叛道的,被正途所不齿,甚至棒打。而要想拥有这一切的唯一途径就是要“归入正途”,拥有一身本领,打破世俗牢笼,成为引领先端,只有做到这一点,你才能将你的爱好和梦想,被视为不务正业的迷途,归入“正道”。先人说的多好:“人间正道是沧桑”。然而,恐怕大多数的人在进入社会约定俗成的“正途”奋斗历程中的时候,这些东西大约也就失却了,等到真的有一天重拾的时候才发现,可能那些已经真的很遥远,可能你又找到了新的兴奋点,虽然这种兴奋点的确不是自己最初的愿望,但是尽管也许是被逼无奈的状态下进行,你也是为这种兴奋点付出了很多,从中也得到了很多,遗忘了的也就遗忘了,遗憾了的也就遗憾了。但或多或少总会有个从叛逆到俘虏的挣扎期,因人而异,各有深浅。

这像极了至尊宝到齐天大圣的转变,当他和紫霞仙子开始玩耍爱情游戏的时候,也许,其实他并没有真正把这个游戏当作自己的宿命,等到有天他真正懂得自己需要的就是这份唯一笃定的爱情时,他却发现他根本没有能力去拥有这份爱情,他需要一次涅槃,这样的涅槃是代表正统说客和拥有至高无上能量的观音菩萨一次一次用畿语的梦魇告诫他的,通过这次涅槃他可以拥有齐天大圣的超乎人类的法力,他已经不能再成为一个“人”,因为他有了非人的能量,这种能量能让他铲除邪恶的魔力,让自己心爱的人获得自由。

印象最深刻的是,从至尊宝到齐天大圣涅槃的那一瞬间的几句台词:

“有个女孩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样东西,我想看看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

“以前我是用肉眼看世界,在我临死的那一刻我是用心眼看世界,我看到了以前我从来没看到过的东西”;

“那个女孩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颗眼泪”;

……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孙悟空回归了诸神正位,开始行使神的能量,但是那一刹那他才真正懂得爱情,他已经不能再拥有爱情,正像紫霞仙子最终所说的那样:“我的心上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五色云彩来接我,我猜中了开头,但是我没有猜中这结局……”,很多人在这一刻潸然泪下,面对紫霞仙子的故去,孙悟空终于脱去掩盖的面纱,想最后倾泻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时,紧箍咒开始紧缩,越缩越紧,终于在挣扎中放掉了心爱的紫霞仙子。看到这里的时候,很多有过欲罢不能的爱情纠葛的人会由衷的哭的不可开交。那个时候的孙悟空刚刚回到神仙位置不久,还没有完全适应神的状态,人的层面强烈情感还在内心深处挣扎着,于是,这种挣扎化成一腔怒火,无尽地发泄在了代表邪恶的牛魔王身上。

孙悟空的爱情纠葛,痛苦挣扎,酣畅淋漓的报仇雪恨,轰轰烈烈的涅槃转变,都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开始怀疑人生其实本来就是这样,你需要不断的经历一些痛苦,不断的

经历一些磨难,才能练成金刚不坏之身,来面对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也许这就是走上了正途。与此同时,心有不甘,也许本就是一个悲剧,所以,用悲剧的情节来诠释更合理,但是世事并不一定都是这样,总会有很多人是一帆风顺的修成正果的。

对于结尾的桥头一吻,片尾的《一生所爱》也就没有深刻体会,感觉有些狗尾续貂,不明就里。

(四)

再次重看时,知道了《一生所爱》的歌词,“从前,现在,过去,再不问/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翩翩的你飘过,白云外//苦海——不辨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真心——竟不可接近/但我应该相信,是缘分//情人,别后,永远,再不问/徒然,独我,放眼,尘世外/鲜花虽会调谢, 但会再开/一生所爱,隐约,在白云外...... ”,一种无奈和超然混合的淡然味道跃然字里行间。

这时候重看《大话西游》才真正明白,结尾是画龙点睛,再一次给孙悟空重温爱情的场合和机会,将过去的情缘用一种替代的方式得到释放,从此义无反顾地进行保护唐僧西天取经的道路,踏上拯救灵魂的征程,最经典的是最后一句台词,“那个人好奇怪啊”,“他好像条狗哎”。一句“他好像条狗”阐释了全部的内容,“狗”的特质是聪明,忠诚,义无反顾,凌厉,敏捷,一身本领,用自己的能力保卫主人的典型代表动物。也许人的一生总是要经历这样一种历程,从“人生”向“狗生”的转变,在“人生”的过程中,你有敢爱敢恨,酣畅淋漓的本性,你有激情和梦想,你有诸多的选择,你却不懂得珍惜,不会舍去,生命中的很多东西是渐渐走入你的心灵中的,等到有天你学会了生存,懂得了人生的时候,你也就转成了“狗生”,因为你要为责任,为使命,为笃定的信念付出自己剩余的全部。这种舍得,是一种大气,是一种成熟,是一种承担,是一种洒脱,淡定的虚怀若谷,从容的谈笑风生。

一度以为,《大话西游》解读到了极致,心眼看到了终点,若干时间里总是以“狗生”的诠释自鸣得意,大话西游就是一部至尊宝到齐天大圣涅槃的动作片。

(五)

再次重看,就可以看到细节了,然而再次重看,我却重新看到了不一样的内容!

唐僧,这个一度以喜剧形象贯穿始终的角色,一直以为是这部影片的一个陪衬,有他的点缀,渲染了整部影片,有他的点缀,盘活了全部内容。他的角色点缀作用和绿叶形象成为了片中经典,然而,也就是点缀。他对唐僧的历史形象的确起到了颠覆作用,以致于人们再一次提及唐僧的时候,无论怎样都脱离不了那个絮絮叨叨,一副严肃,却又极其搞笑的印象,以致于唐僧都成为了絮叨的代名词。

然而,我再一次重读的时候读到的是唐僧的朴实,唐僧的艰辛,唐僧的大气,唐僧的坚定,唐僧的睿智,以及唐僧的涅槃。

如果说,孙悟空的角色是从“小我”到“大我”的转化,那么唐僧从一开始就是以“大我”形象出现,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得与失,内心深处没有一丝一毫的“自我”概念,从一开始就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告诫人们生活的真相,从一开始就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人们开眼看世界,少却一些烦恼,多一份幸福体验,想让自己看到的美好能够通过捷径让人们获悉而通往心灵。

让我们看下唐僧的台词,那些被喜剧化了的台词:

“喂喂喂!大家不要生气,生气会犯了嗔戒的!悟空你也太调皮了,我跟你说过叫你不

要乱扔东西,你怎么又……你看我还没说完你又把棍子给扔掉了!月光宝盒是宝物,你把他扔掉会污染环境,要是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不对的”;

“你想要啊?悟空,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你真的想要吗?那你就拿去吧!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难道你真的想要吗?……”;

“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父母尚在吗?你说句话啊,我只是想在临死之前多交一个朋友而已”;

“所以说做妖就象做人一样,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 “我不会使你为难的。请姐姐跟玉皇大帝说一声,贫僧愿意一命赔一命!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求姐姐你体谅我这样做,无非是想感化劣徒,以配合我佛慈悲的大无畏精神啊!”;

“……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拼人力为众生! 悟空,你尽管捅死我吧,生又何哀,死又何苦,等你明白了舍生取义,你自然会回来跟我唱这首歌的!喃呒阿弥陀佛、喃呒阿弥陀佛、喃呒阿弥陀佛……”。

唐僧一直没有搞懂的是,为什么自己看到的真实与美好,人类却无法接受,于是他只能采取苦口婆心和谆谆教诲,他想只要他多说几次大家就能够都明白了,然而,他却被世间所唾弃,他的普度众生最终以失败告终,他却成为了人们搞笑和逃避的对象,先后有孙悟空的仓皇出逃,到小妖怪的自杀,到“打雷啦,下雨收衣服”引来的一片倒地,他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五百年是一个象征性的名词,等价名词应该是“质变”,应该是“涅槃”,经历了五百年的唐僧,终于明白,原来通过“说”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他需要的首先是默默无闻的“做”,多做少说,于是唐僧开始了行者的征程,一趟面对阳光,面对坦然,面对真理,面对人性的大无畏征程,他能够提供的是奋斗者的精神,其实唐僧的的确确是个精神领袖,一种精神指引,精神领袖的第一要素是自身心灵力量的博大,这种博大,可以包容和负担起芸芸众生的全部心灵,同时,也能包容和负担起,随他一起走入征途的孙悟空。这种境界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当你有一颗没有自我的心灵的时候,其实你的心灵就已经没有边界了,所谓“心无增减”,所谓“无我”。这是人一生中最强大的力量,学会应用这种力量,首先是对自我的最好保护,是对自我的最大认定,是对自我力量的最大释放,是对生命价值的最大体现,我们的恐惧和痛苦都是来自于一种割舍,一种孤独,一种抛弃感,一种未知感,当你能够从“自我”的心灵状态走出来,用“无我”包围时,你就能够充满了奋斗的力量了,精神的终极力量来自于从“我”的状态走出来,放眼天下,回归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