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狗
一年级 其它 2105字 397人浏览 househohoo

我家的狗

二十多年来,我家养了多少只狗,我记不太清了,记忆中仅存三只狗的身影,它们分

别是威利、黑子与小花,写一部关于狗的族谱,我认为是个不错的主 意。

家在农村,村子中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有狗,狗是村子的守护神,夜里伴着狗吠,人们

睡得踏实,香甜。大片大片的橘园,正是在狗的安守下,度过了一个个清秋,给果农带来了

殷实。作为村里娃子们的童年玩伴,狗与他们结下来的情谊是人生中快乐的一笔,村子中,

人与狗的嬉戏,狗与人的和谐相生,搭建起了一幅和美的画面。老人们常说:“狗是通人性

的。

真的说起我家的狗,威利是我家狗中资格最老的,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它约

摸半岁时,就被外婆从远方亲戚家抱了回来。农村里的狗就是与城里的不一样,土生土长的

东西,不挑剔,不娇贵,很土气,很赖皮,给什么就吃什么,半碗饭和着半碗水,它也吃个

精光,没几天,就“窜”出个样儿,高大威猛的身架,挺立的双耳,白棕相间的毛色,一时成

了白马王子,整天和一群母狗打情骂俏,坡上坡下,你追我赶,率领它的队伍南征北战,赶

野兔,追野鸡,英姿飒爽,王者风范,尽览无余。一次,母亲在地里干活,威利对着田旁的

一条沟狂叫个不停,母亲过去一看,一只拖着铁夹子的黄鼠狼卧在沟里,看样子,受伤了动

弹不得,因为黄鼠狼的皮可以卖个好价钱,母亲提着黄鼠狼回家,威利“东窜窜”“西闻闻”

的跟在后面,兴奋的像个立了战功的士兵。别看威利在外面威风霸气,在家里可淑女一般温

柔,它时而在我腿上磨蹭,时而用前爪勾搭我的鞋带,用手在它身上划落几下,它就温顺地

趴在地上,让我给它搔痒痒。直到有一天,我和妈妈在家里打扫房间,威利“唰”的一下冲进

来,上蹦下蹿,喘息不止,似哭似嚎,像在告别,我和妈妈都吓得呆住了,当我和妈妈回过

神来,威利已箭一般的“倏”了出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爸爸回来后,找到了睡在草堆中的

威利,它神色狰狞,口滚白沫,爸爸告诉我们:“它在外面食了毒药,回来是想最后看一遍

它的窝。”

威利走后,我家多年未养狗,终究是爱狗之人,母亲又从二伯家领养了一条纯黑色的

狗,黑乎乎的,偶尔眼睛一眨,才知道它并不是一堆死死的木炭,大伙因此取了个俗名“黑

子”,黑子,削瘦,胆小,稍有风吹草动,便窝在墙脚,一双圆睁的小眼四处打量,像一个

婴儿张望着一个陌生的世界。在我家,另外同它一起生活的还有一只肥猫,肥猫性格狡猾,

体壮霸道,刚入我家不谙世事的小黑自然不是肥猫的对手,于是,在我们吃饭时,稍往地上

扔一骨头,黑子刚逼近骨头不到两步,猫便轻盈上前,摆出一副不可冒犯的架式,营造出一

个让人透不气来的场景,随后,杀手锏尽出,“呜”的一声沉郁的呵斥,电杀的小黑浑身哆嗦

的猫眼,锋利的亮闪闪的猫爪,终于,小黑四腿一软,瘫痪在地,眼巴巴地瞅着肥猫馋尽美

食,却不能分一杯羹,这样的遭遇是小黑童年时的家常便饭,可是,真的长起来,猫还是比

狗逊色一筹,不到三个月,小黑就脱胎换骨成了大黑,而猫则永远只可能是矮胖庸懒的肥猫

了,长大了的小黑因身材高挑逐渐取代了猫在家中的“霸主”地位,饱尝童年坚辛的它,再也

容不下眼前的这只肥猫了,处处与它作对,每次地上的骨头几乎由小黑一个人包揽,而猫则

审视度势的在一角观望,它知道,一代“猫王”已成为历史,强势进攻只会让自己身心俱伤,

不如偏安一隅,在老鼠身上作点文章,找点乐子。有时,甚至,就连猫碗里的猫食,小黑都

不放过,它常常是吃着猫碗的,看着狗碗的,小黑进食完毕,用腿上的毛磨挲一下油嘴后,

便大腹便便离开,肥猫则轻手轻脚的踱着猫步到碗边,对着空剩的猫碗舔舔,不时的相我观

望,“喵喵”几声,哀怜的眼神中饱含着对小黑的控诉,和对自己现在处境的无奈。说来奇怪,

小黑虽抵触肥猫,但不对邻居家的一只小狗加以防范,以至于邻居家的小狗多次在我家用餐,

然后扬长而去。

小黑是我家狗中的寿星,享年12岁,与肥猫论战了大半辈子的小黑,终究还是成了

输家,先于肥猫一步退出了只属于它们两个的战场。现在,我家的第三位小“君主”,姓花,名子,叫花子,年芳一岁,因毛色黑白黄夹杂,故的此名,花子命苦,背部疤痕外露,身世极其卑苦,是邻居从田野间拾来,转送给我的。身世凄凉的花子幸运的落户在了我家,从此结束了浪迹天涯的悲催生活,了却了安身立命的心愿。一日,清晨,奶奶在厨房准备早饭,只听见外面“嗷”的一声惨叫,奶奶急忙出去一看,一辆摩托刚从花子腰间碾过,花子伏在地上,身子不停的颤抖,奶奶心想:这畜生,这下子完蛋了。我把奄奄一息的花子抱到橘园的一方空地上,心想可能它不久就要入土为安,与橘园作伴了。可是,傍晚十分,我借着昏暗的光线,再到小花的睡处去一看,小家伙,它竟然在悠闲自得的晃着小尾巴,我伸出手抚摸它毛绒的小耳,它温顺的伸出冰冷的脚趾搭在我的手腕上,我读懂了它的意思:“你怎么才来看我啊”,我眼睛圈一红,心灵为这个坚强的小生命微微一颤,一个星期后,小花康复了,奶奶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曾经,我对母亲说:“我家三条狗代表了三类人,一类是念家的人,一类是爱憎分明的人,一类是坚韧的人,他们都是性情中人。”母亲笑了,补充道:“狗是通人性的”。 狗是通人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