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头发
初一 散文 1777字 973人浏览 xueruoyi18

妈妈的头发

年轻时的妈妈留着一头令人羡慕的乌黑的头发,那长发如瀑布似的倾泻直下,齐到腰间。妈妈还曾偷偷告诉我,爸爸就是因为这头长发而爱上了她。

结了婚的妈妈,仍舍不得剪掉那头长发,她把那长发辫成一个大麻花辫。那辫子乌黑发亮,让人一看就有伸手去摸的冲动。妈妈很爱惜她的头发,不管平时活有多忙多累,妈妈总是勤着洗,每天都能看见她一边哼歌一边在镜子前梳理头发。还记得有一次一个收头发的,看了妈妈的头发,愣是要用100元钱买下它。那时的100元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当时的我还吃着1角钱一根的冰棍,我在想着这100元钱能买多少根冰棍呀 !可是无论那收头发的怎么说,妈妈就是不松口。就这样,那头长发一直留到了我九岁。

9岁那年,爸爸突然因为车祸离开了人世。那时的我和哥哥还小,还在上学。爷爷奶奶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一时间,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了妈妈的肩上。妈妈脸上的笑容少了,再也不见她在镜子前高兴地梳理头发。她每天都很忙,忙得脚不沾地。当有一天,她梳着齐耳短发站在我面前时,我不禁吃了一惊。我知道那头发对她有多重要,“妈,你怎么把头发剪了?”“我嫌它碍事,没事,以后还能留长。”嘴上这么说的妈妈,好几次,我都看着她在对着以前的全家福偷偷落泪,我知道她想爸爸了。她其实舍不得剪掉头发,那是对爸爸的念想。可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她还是那么做了。从此,再也没见妈妈留过长发。

那以后的妈妈更忙了。白天她要去忙地里的活,晚上还要在暗黄的灯光下编织着几块钱一个的纸篓,而那两个纸篓就会使她忙到深夜。家里那小山似的纸篓堆见证了生活的艰辛和妈妈的劳苦。当有一天我在妈妈的头上发现一根白头发时,妈妈急切地让我帮她拔下来。我小心翼翼地拨弄着妈妈的头发,把那根不合群的白发拔了下来。妈妈没让我扔,拿在手里看了好久,好久。从此,我便多了一个任务,帮妈妈拔白头发。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妈妈头上的白头发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她的鬓角像染了霜一般。是从姥爷病了的时候吧!那时姥爷刚做完手术不久,妈妈每天奔波于姥姥家和我家,既要照顾生病的姥爷,又要照顾年幼的我。家里没有摩托车,妈妈就每天骑着自行车来回10里的奔波。夏天的太阳热得可怕,连大地都要被烤化。可妈妈仍然一天天地坚持着,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女儿的榜样。妈妈,我也要像你一样做个好

女儿;是从我中考的时候吧!每个周末的课间,我都会在学校的大门口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在那群穿着亮丽的家长中间,她是显得那样格格不入。她瘦小的身躯被攒动的人群拥挤着,她努力地踮着脚,张望着,手里提了一包东西。我知道那是她从早上5点坐一个多小时的车,为了省下一块钱的车费,提着东西从车站走来的。那个包里装着几个鸡蛋,那在她看来是世界上最有营养的东西。我拿在手里的,不是别的,是沉甸甸的母爱;是从哥哥找工作开始吧!初中毕业的哥哥因为学历低,找工作处处碰壁。这时的妈妈心里很着急,她放下一直坚持的自尊,敲开了爸爸战友的家门。可是此时的人情在现实面前是那么卑微。善良的妈妈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而是不客气的嘲讽。我永远记得妈妈是怎样走出那扇给她一生耻辱的门,她一路上沉默不语。晚上我听到了她低沉的啜泣声,她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我无法想象一向要强的她怎样去承受这样的打击。“人穷志不穷”是妈妈常常对我们说的话,为了我们,妈妈却承受了太多的委屈。

去上大学,妈妈去车站送我。我坐在车上透着车窗向她挥手。她头上的白发清晰可见,那根根白发我都认识,那是岁月的记录,却像是一根根树杈挑痛我内心最柔软的角落。还记得临行前,她带我去看爸爸。她把录取通知书的复印件烧在爸爸的坟前。那火红的火苗照亮了她的脸,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失声痛苦,那写满委屈与喜悦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我在心里默默地说:“爸爸,你可以放心了,我长大了,我可以给妈妈一个依靠的肩膀。”

来到大学,第一次离开妈妈,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习惯。吃完饭,没有人会关心地问你是否吃饱;生病时不会有人把药送到你的嘴边“逼”着你吃下去;放了学,还会想飞奔着去骑车回家。这时的我才深刻感受到了自己一直倔强不肯说的那句话:“妈妈,我想你,想家了!”

已记不清是第几个夜晚,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星星,翻来覆去睡不着。翻出日记本,拿出那根被我珍藏了好久的白发。妈妈,是女儿偷走了您的青春,您那根根白发都记忆着女儿的成长,带着您的希望,女儿会走得更远!

妈妈的头发1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