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落花,刹那芳华
初二 散文 1164字 128人浏览 峦寻惦念

冬天的脚步渐渐的远去,空留在枝头的灰尘景色在一阵一阵的春风下显露出了青翠的枝桠。春天像一幅幅美丽的画卷,五彩斑斓地舒展开来,然而它来得总是那么沉静,悄无声息,当人们一觉醒来,在清晨的阳光中舒展身体的时候,才发现大地绿了,花儿红了,绿叶在一地的落花中从树枝上蓬勃开来。每天上下班我都会在办公楼前面的花圃中停留片刻,观察白玉兰树上红里透白的花。清晨,薄雾缭绕,我们在树下、旁边,听着广播体操的音乐,伸展着懒腰,行人稀少,但是广场中却有跳动的精灵。好几次做操的时候,天空中雾气朦胧,只是觉得人头一撺一撺地从身边擦肩而过,笑着言语地跟彼此打招呼。散操之后,特地从花树前走过,一阵阵清香扑面而来,仔细观看,宛若碗口大小的花朵是由粉中带白的花瓣构成,小小的、细细嫩叶使劲的顶着花瓣。只是,在这种顷刻间的衬托下,粉白色的显得格外的恬静、柔美。三月的春天在山上始终是春寒料峭,萧萧寒风将白玉兰花吹得瑟瑟发抖,粉色花瓣随风飘逝。宿舍里始终有着温温的暖气,使人不觉得寒冷。在早晨和黄昏的时候,天空湛蓝湛蓝,很多同事用手机拍了很多的景色,有蓝天、有白云、有耸入云际的原煤仓和产品仓,也有公司前面广场中的树和行人,唯独没有玉兰花。或许是这个时候它的花朵不够大,而叶子也没有发出来,被大家忽略了不足为奇。有时候,上班偷偷懒,坐在办公楼前的石阶上的抬头看着这些树,这些花,伸手去触摸空气的温度,迎接在风中飘扬的花瓣雨,而我内心却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周末休假回彬县,无奈刚下车就下起了大雨。这样的雨势在今年还是头一回,用包把自己遮挡着跑进了办公楼,却瞥见在风雨中摇曳的白玉兰树,这样大的雨势,它肯定承受不了寒风凄雨的摧残,不知会成何种凄凉景象。清晨,来到广场,同样的顺序,同样的音乐,再次路径,只见满地落花,散落在湿漉漉的地面,不久之后将被清洁人员清扫干净,很快就在我们视线中消失,玉兰树上还残留着那些星星点点的粉白,还挂着晶莹的水珠。一场繁华,一夜之间就此落幕。平凡的玉兰花即是如此,那些名贵娇艳的花种更是逃不过“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的悲壮与无奈。虽说曾经给世间带来了繁华,可是那灿烂时刻却太过短暂。所以我喜欢看着这平凡的树发芽、开花、长叶子。。。虽芳华已逝,但她的片片大叶包裹的花瓣依然可以在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继续给风景增色—在春天里,为其他娇嫩的花做陪衬;在烈日中,为人们遮阴避暑;秋风中,满目枯黄唯有她一枝独秀;寒冬里,耗尽她最后一点能量,掉落她最后一片树叶,才算完成她的使命,静静等待春天的暖阳和雨露,再次绽放她的青春、她的年华。我看着感动,这样循环的生长着百年甚至于千年,即使不是最绚丽、最娇美的,但始终在那里静静绽放着,忍受着季节的轮回,即使逃不过一树落花、刹那芳华的悲壮,但依然可以用繁枝叶茂来点缀自己的人生。(文/文家坡矿业公司 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