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心灵的深处漫溯
初三 散文 5803字 248人浏览 笨笨小熊双鱼

1 向着心灵的深处漫溯

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世界万物都有自己心灵的中心。大漠中的胡杨、风雪中的梅花,它们没有生活在世界的中心,但却傲然地挺立在世人面前,成为人们歌咏或崇拜的偶像,它们的精神激励着人们积极奋进向上。生活在边缘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在边缘而迷失自我,自暴自弃; 生活在中心并非是一劳永逸的骄傲,如火山地震的中心,则更容易丧失了自我。

因此,当我们生活在世界边缘时,要坚守本真,扬起风帆,从心灵深处起航。

到达中心的目标需要自我坚守。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因为纯净美好的心灵值得寻找。庄子放弃了官位,追随心灵的指引,他就像一棵树,一棵荒漠中独自守候心灵月亮的大树,他用心灵的坚贞与纯洁,坚守着智慧与自由的天堂。或许命运多舛,或一帆风顺,哪怕是贫穷而不富有,也沿着崇高精神境界的边缘,向自由与智慧的中心进发。他终于像展翅九万里的鲲鹏那样,扶摇直上,在天地间纵横驰骋。

到达心灵的中心路途充满艰辛。想要找到心灵的中心——精神的家园,就像树根在土壤中寻找水源,需要不懈地拓展根须,不停地探索着前方的水源。在这条追寻梦的路上,虽然有时你会遍体鳞伤,但在一次次的跌倒爬起中,你会变得更加地坚强; 在一次次的无助和希望中,你收获了一个人的成长。“中国版霍金”王甦菁是个边缘人,患有脑瘫疾病,但他不放弃自我的追求,胸怀大理想,不懈追求,最终终于获得重大科研成果,得到了国际的认可。充实而随性的人生方向,始终奔向前方——心灵中心。从心灵的边缘走到中心,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迁移,而是人格的转变与人性的升华。

人生失去了方向就会被边缘化。人当失去心灵的中心和方向,就失衡,如同海上的航船,失去了罗盘的指引与北斗的导航。没有方向的航船会孤独地在海上漂荡,最终触礁沉没,葬身鱼腹。人失去了方向轻则将会在生活的边缘苦苦挣扎,重则失去灵魂如同行尸走肉,没有心肠。事故现场始终微笑着的“表叔”,目睹血泊中小悦悦却漠视的人群,碾压后还要插刀的药家鑫……道德的缺失,灵魂的逃逸,就像庄稼失去了阳光雨露,灵魂枯竭是人生的下场。

双肩敢于担当心灵与道德底线。心灵的广场,霓虹闪烁,你会发现贫瘠世界的大树上,长出了娇嫩的芽胞,它开始孕育着崭新的希望。这里也许会有狂风暴雨,也许会有飞雪冰霜,但它挡不住春天的脚步和煦煦的骄阳。懂得孜孜地进取,站立在时代的前沿,罗阳的铁肩,担起了航母保的希望,“歼15”顺利地在“辽宁舰”上腾飞。铁肩担重担,理想铸辉煌。罗阳的名字,定将雕刻在我国首艘航母上。责任和担当,引领时代的豪迈和坚强,即使抓不住明月的影子,也要留住一棵琥珀在心房。

在日渐趋于浮躁的社会,心灵的中心不是我们趋利除害的避风港,而是加油站,充电器。屈大夫说“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孟子说:“达时”,我们要兼济天下;“穷时”,我们要独善其身。陆游说:“位卑未敢忘忧国”;心灵中心就是我们的精神家园,灵魂的栖息地,我们不仅要做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还要撑一支长篙,向更美好的心灵中心漫溯......

2 守住心灵的契约

我常常被那个叫做尾生的古人感动得落泪。“尾生与女子约,女子三日不至,遇大水,尾生抱柱而死。”尾生就是这样一位执著得可爱的君子,为了那一个或许并不重要的约定,为了守住自己心灵深处写给自己的那一份契约,他竟然用生命来壮烈地捍卫它。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闪光的两个字———诚信。

我常常怀念远古,那是一个充满人格魅力的时代。那些君子翩翩风度的背后,是一个用诚实、信用、执著的信念支撑的人的结构。那别萧萧易水而去的壮士,难道他不留恋自己的家园故国?难道他不知道深入虎穴的险恶与危难?他义无反顾地去了,去得那样坚定,带着一腔对国君的忠诚和满怀对誓言的忠贞。那手执和氏璧在秦王殿上慷慨陈词的蔺相如,难道不知秦王的阴险与贪婪?他在出发前已经许下完璧归赵的诺言!他正是循着一条实践诺言的艰难道路在英勇地捍卫国家的利益和个人心灵深处那份不朽的契约。

这些都是古老的故事了,历史和时间或许把它们打磨得有些褪色了,市井的喧嚣与霓虹灯的艳影淹没了人性的光华,我们不得不为那些失落的品质扼腕叹息。

那些唱着“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浮躁的人们,或许忘记了婚姻是一份幸福的契约,更是心灵的契约,只有用心守护、才能获得幸福的果实。

那些想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贪婪的人们,或许忘记了当初在党旗下旦旦的誓言,那是行为的约束,更是信仰的直白,一个连自己的信仰都可以抛弃的人,社会也会最终将他抛弃。

一颗缺乏约束的心灵是空虚的,游离的,就如同失去了家园的灵魂,失去了根的大树,失去源头的大江,只能堕落,只能枯萎,只能干涸……

一种来自灵魂的声音在呼喊:守住吧———心灵的契约:诚信!静夜思

月上中天,光华如练。

窗外更深露重,窗内闲愁难送。今夜的我辗转难眠,明日的我又将怎样面对那将决定我半生命运的选择。

明天,明天只消我的头轻轻一点,便可以轻轻松松地通过“捷径”进入我梦寐以求的象牙塔,去编织我后半生辉煌的锦缎。明天,我若是把头一摇,只消一下,我便要参加那黑色的高考,拼尽自己的心血,耗尽自己的精力去赢得一张进入象牙塔的凭证,然而输赢胜败我又怎能预料,机会只有这一次,对于我,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来说,这样的抉择该是怎样的艰难呀!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自古以来这一佳句就是对我们莘莘学子的最好描绘,榜上有名的荣耀与名落孙山的落寞,又何止天壤之别!坦白而言我也为叔叔极尽所能为我争取的“名额”而心动,十几年的挑灯夜战已使我倍(备)尝了读书的喜怒哀乐,尽管进入大学的方式不同,但毕竟“殊途同归”,且省下我不少的气力,然而,我心中却不知为何沉甸甸的,不知是心的哪一处在隐隐微痛了,皎皎明月可能为月下的人儿指出一条明路?

月光已渐渐淡去,只剩下一圈淡淡的光晕,东方已经泛白,明日即将来临,同意与否我仍是举棋不定。望着泛白的天空,我心中忽然一紧,原来心中的痛却是自己的不甘。

是的,我不甘,我不甘我十年砺剑却没有机会试一下它的锋利。是的,我不甘,我不甘我心血积攒下的知识而不能有一个绝好的试验地。我不甘,我不甘呀!我不甘与每位同窗失去并肩作战且同场竞技的机会,我不甘在今后凭一身本领过关斩将后赢得胜利的同学面前羞愧难当,我不相信自己会失败,我从不怀疑我自己的能力,所以我决定要用考场来验证自己。

金鸡破晓,鲜红鲜红的太阳已然升起,那是我的激情,我的心,带着一夜静思的疲惫,我庆幸我自己的选择。

3 其实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够打倒一个人,除非你自己先毁尽你心灵的净土,面对艰难的选择,只要我们相信自己,叩问自己的心灵,问自己是否无愧亦无憾,那么任凭是刀山火海,汪洋大川也将从容而过,把一切愁云琐事消散于弹指一笑间!

选择

好冷,总是一个人,没有人陪我。冰凉的河水浸透着我的身体,也浸透着我的心,我的心已经死了,它已经不会跳动了。

水鬼,传说中落入河中淹死的人。它们一辈子也不能转世,只能带着对生命的渴求,徘徊在冰冷的河水中,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甚至连死也没有。

我来这里已经三年了,黑暗、恐惧、孤独陪伴着我,我想我的家人,朋友,恋人,我渴求父母的拥抱,可以用心感受的呼吸,可以用手摸触的体温,我想要。

阴暗潮湿的空气让我失去了人性,我渴求生命,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我,杀死一个人让他替代我的位置,我的心发出了阴暗的笑声,好可怕,连我自己都被吓呆了,“杀死他,你才有生命!”一个声音在我心中高喊着,“对,我没有其它选择了,为了生命,我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是失去善良。”

机会来了,一个小男孩在河边玩耍,他是那么可爱,那么的天真,像我小时候一样,我的心软了,不忍去伤害一个纯真的生命,“喂,你在想什么,你没有其它的选择了,难道你想在刺骨冰冷的河水中呆上一世吗?”邪恶的声音又在我的心中高喊着。“对,杀死他,选择生命。”我失去了理智,我疯狂了,那一刻我选择了邪恶。我向小男孩游去,带着恐惧和愤怒,我抓到他的手了,温暖的,刹那间,连空气也仿佛凝固了。我的心笑了,拼命地笑。

挣扎中泛起的水花,演奏着死亡的旋律,我拼命地拉着小男孩向水中游去,我要杀死它(他)。小男孩挣扎着,呼喊着,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我是邪恶的,我没有了人性。

“妈妈!救我。”“妈妈”,好久没有听到的词了,我的心颤抖了一下,小男孩的哭喊勾起了我的记忆。“妈妈,慈祥的妈妈,她在盼着我回家。”突然间,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进了我的心里,暖暖的,瞬间传遍了我全身的肌肤,那是妈妈的眼泪,她想我,盼望着我回去,我心跳动起来了,从来没有过的感动,我轻轻地把小男孩托上了岸,看着他跑回了家,那一刻我感觉到温暖,我找回了自己,我不会再让天底下任何一位母亲,为失去自己的孩子而哭泣,因为那是罪恶,好可怕!我做出了我人生中最大的选择,我不知道它是对还是错,我只知道我的母亲会为我的选择而骄傲的。

漫天飘舞着金黄色的落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微风拂过河面,泛起片片涟漪在欢快的歌唱着,小河旁聚集着快乐嬉戏的孩子们,小河成了孩子们(的)游戏场,好美。

又是一年过去了,据说这条河很久没有淹死过人了,溺水的人会被神奇(祗)推上岸,人们快乐地谈论着它,他们都说:“有一个善良的天使守护着这条河和河边的孩子们。”

我也好幸福,因为那是我心灵的选择。

4 叩问心灵

汪国真曾有言:“要输就输给追求,要嫁就嫁给幸福。”

诚然,人生中追求无止境,幸福无大小。然而,肯定这份追求,这份幸福,只需在夜深人静时,叩问自心,当听到那句——“我愿意。”一生无悔,足矣!

嵇康,一朵空谷的幽兰。那时,一把铁锤划过天际,击于石器之上,溅起万点火星,瞬间汇集,光芒万丈。那时,面对宦海沉浮,他没有沦陷,面对司马集团的威胁,他没有屈服。那时,朋友入仕,他写绝交书;生命将终,他独奏《广陵散》。他就如打磨的铁器,坚韧自强,即使磨难重重,也不会动摇自己内心世界高洁的追求与坚守。不论结果,叩问心灵,只道一声“我愿意。”

能于热地思冷,则一世不受凄凉;能于淡处求浓,则终生不受枯槁。

古来圣贤,不乏落寞失意之人,只因他们在那“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污浊社会中能够坚守自己的心灵,坚守自己的追求,不为他物所主导。于是成就了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份充实与幸福;成就了欧阳修于深山与民同乐的高洁情怀,成就了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胸襟……往事如烟话沧桑,相信在抵过千百般困难后,他们叩问心灵,会振臂齐呼:“我愿意!”

海子曾说过:“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遥远的梦想,即使明天天寒地冻,路遥马亡。”如今,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有多少人汲汲于富贵而出卖了他们的心灵?有多少人追逐于名利而典当了当初的追求?

当“干露露”们唯财是举,当“郭美美”们哗众炫富,仍有一些人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拼搏着自己的梦想与追求,提升了自己也造福了社会。“歼—15”号总设计师罗阳在飞机制造完成之瞬间,累倒在了甲板上最终不幸去世,他没有太多的钱财,他也不渴求过多的名利,只想把一生的精力奉献在追求上,他做到了,他是幸福的,相信他在倒下的那一刻,内心仍然坚持自己的理想,一声“我愿意”从他内心发出,感动了无数国人。“才道霓虹君已去,英雄长存海天间!”

“身有疾病,必能治愈;心有忧伤,谁能承当?”这是《圣经》中的一句箴言。多少次,我们叩问心灵,才知道追求的真正涵义,无关乎结果,只在于那一次次拼搏不屈的过程,幸福亦如此,不是靠金钱与名利而堆砌,而是追求后那一份心灵的充实,满足与宁静。感动中国人物刘伟,身患残疾用生命奏出华美的绝响;从小就不幸得小儿麻痹症的乡村女医生,多年来从未向命运屈服,伏在丈夫背上,夫妻俩行走于大山间,为村民们治病开方。不解的人们想必会问:“值得吗?”而答案已在他们的心中,三个坚定的字——我愿意!

司汤达说:“我从地狱来,要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人间风云变幻,世事无常。然而,风物长宜放眼量,只要无愧于内心,一生,安矣!

叩问心灵,“我愿意!”

5 惟愿此心无怨尤

总有些生命,酣畅淋漓地恣意挥洒,哪怕遍体鳞伤。亦有些生命,宁静淡泊地安于一隅,哪怕无波无澜。

无论如何抉择,只要心中无怨无尤,一句轻描淡写的“我愿意”便有了九鼎千钧之力,不容他人置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惟愿本心充实满足,无悔自己的决定,便是无憾。

托山为钵,剪水为衣,渺渺若垂天之云,悠悠自来去。这便是庄子。他是如此飘忽不定琢磨不透,他穿行于山林间,沉浮于云气中,纵使生活贫困潦倒亦不移本心。他垂钓于濮水之滨,楚王派人寻他入朝为相,“愿以江山累矣!”话说得如此恳切竭诚,而庄子却吝于回头。他凝视着水底匍匐的一只龟,笑言:“龟是愿意被人供养在庙堂里还是愿意自由地爬行在泥地里呢?”对曰:“后者。”庄子笑了:“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或许有人为他放弃高官厚禄而安于贫穷感到不解甚至不值。然我却为他拍手称快,他遵循了心的召唤,不被浮云遮蔽了双眼,坚持自我。孤寂却不孤独地看守着他心灵的月亮树——诡谲难测,却自有一番风骨。

与庄子同样随心所欲的还有那轻裘缓带,不鞋而屐的魏晋名士。在那愁云惨淡的天幕下,他们不愿循规蹈矩明哲保身,而是纵情狂歌,舍生忘死,他们白眼向权贵,折枝为美人,生命随心绽放得如此绚烂,光耀千古。当洛阳东市刑场上奏起那广陵散之绝响,那亦是嵇康内心的绝唱:“此身虽陨,此心无怨尤!”真名士,自有一派清峻超绝的风流。

于此番炽烈壮阔的生命相反的是另一种安然,二者的共同之处就在于内心的答案:“我愿意。”

李叔同舍下尘缘,斩尽俗丝,遁入空门成为弘一法师。此举令多少仰慕其才华的人唏嘘不已。然他却是无怨无悔地从心而行。“明镜止水以定身,青天白日以成事,光风霁月以待人”,这般偈语便是他心灵的写照。倘若他不割舍红尘纷繁事,或许会为后人留下更多璀璨的绘画与篆刻作品,但又何来他圆寂前发自肺腑的“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陶渊明“误落尘网中”,终是抵抗不了心底声声“归去来兮”!而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林逋厌倦污浊官场,终是隐于西湖之畔,梅妻鹤子,飘然不群。沈复没有“人间百姓仰头看”的鸿鹄之志,只是随心生活,记录日常的一次出行或仅仅是一块石头,便成了《浮生六记》……

这般安然的心底的细小满足,实在不足为外人道矣。

生命仅有一次,但求随心,勿忘本心。惟愿此心无怨尤,惟愿你能坦然一笑,道一声“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