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欢的老师征文
五年级 记叙文 2字 279人浏览 雨过天青201466

迷鹿

在书写过往的夏天,刻意隐瞒那一段失去方向的规律,错觉自己像条残缺破败的射线。站在他的对立面,清楚地瞥见我毫无根据的傲慢是如何沉沦于惨白的烟云里,困顿且迅疾。我害怕、沉闷和焦虑,最后低头自嘲,跌入铺面时间的规限狂热。

他是我遇到过的最难以形容的人,在我心里成为极端尊敬又极端憎恨的人,这真不像一个学生对老师的看法,但事实上我就是这么否定他又怀念他的。

初一的时候最崇拜的就是他,他有一种自信,那是一种无限接近自负但永远不会到达至高点的自信。我没有见过第二个老师会像他那样注重讲课的人生意义而非死板的教育内容。也许他还有一点点与生俱来的得意,这种特性赋予他感知力和判断力,任何癌变般的花哨词汇也不能掩饰。就像他指出诗是诗人无病呻吟的产物,但除了真正的诗人以外是不会有人能把无病呻吟假饰成具有深刻意义的东西的。

他说我希望以后你们学到更多的是我讲给你们的道理而不是知识,因为知识终要被丢弃,成不了永恒。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难得的严肃和正经,因为习惯了平时他笑嘻嘻的样子,所以那一刻的他的表情我记得尤为清楚。他笑起来会带笑纹的眼睛微微地撑开,嘴巴抿紧,呈现出僵硬笃定的轮廓,看起来像是很生气的小老头。

然而令我不解的是,我如何在那段时间里不管不顾地轻视他,以及我自己。

我从不知道我可以爆发出那么多的反感和叛逆,人到了一定时候是感受不到世界的,那个时候你只在乎自己的所有难过和委屈。又或者被压抑了太久的情绪残忍地爆发并加诸在他人身上的时候,反而感觉终于有了一个宣泄口一般的痛快。我想他一定是最早发现的那个人,否则他不会用他少有严肃的表情对待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他对抗,不再理解他的上课方式和人生笑话,也许是骨子的不甘心和倔强总是对他不认输,他激进的怒骂被我当成刺耳的刹车声一样抛去。

初二那年我的成绩呈直线下降的趋势,我被数学搞得焦头烂额,科学的电学学得杂乱无章,当我第一次考出76这样的分数的时候我被他叫上讲台,而他认为的造成这样的原因仅仅是我剪了短发,我只觉得荒谬和屈辱,也许他认为这占据了我生活的重心,但我清楚地知道我只是累了。从那时候起他的一切笑话我都只能当笑话来听,因为那让我觉得嘲讽,让我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都在指向我。我忽然不明白十几年的厌恶学习又不得不拼命去学的隐忍是为了什么。后来他告诉我,从来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你的父母。

然后我就释怀了。他告诉我的仅是一个事实,而不是从小被教到大的如同禁锢的解释。 后来我想到一个古老的讽刺,有人说他的灵魂活腻了,却又怕死。就像是潮水的玩具,不复往昔,迷惑而明亮,荒唐又绝对。就像在人的心脏上挖出一个又一个洞,然后埋进滴答滴答的炸弹,但他依然活着。

我们因为不快乐的事挣扎腻烦,但却忘了不是所有的都要显露出来,有些东西,是要埋在土里然后一点点沉淀的。有些事情言不由衷,但总会有它的理由。

这道理都是他教会的我。我虽看似穷途末路,却再不避开他的视线。尽管最后他不被我理解,尽管他更不能理解我,但他依然指引了我该如何走下去。这就够了。

找不到森林的鹿并非迷路,都只是漫无目的不懂未来是何物。

直至现在,我隔着一块布满灰尘的玻璃观望未来,我无意间窥视到我还像是停留在动荡街角的安静游离而困惑不安的小孩,持久地在他面前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