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树与龚佩瑜
初一 散文 938字 92人浏览 王琴680921

真的和厦门有缘,在武夷山的时候还是滂泼大雨,等到了厦门,却是晴空万里。看来我们是厦门的贵客,心中无疑又对厦门多了一份喜爱和亲近。当天下午去海滩吹风的时候,虽然没有海子诗中写的那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但对厦门的人文素质和软环境却是赞叹不已,偌大的海滩上没有一张纸屑,看不到一片水果皮。这是新修的三亚湾滩不能比的。 这算不了什么,等到了鼓浪屿,那才叫真正的快活呢!在厦门日报同行的指引下,我们的心早就飞到了海的那一边。整整一个夜晚都处在兴奋中,终于等来了第二天一大早,乘轮船经金门,踏上了这个海上花园。真是个润泽文字的好地方,如果没有那么多旅游客人的话,这是我对鼓浪屿的第一感受。岗峦起伏,碧波,白云,绿树交相辉映,在这里任何一座万国建筑中静坐,都会文思泉涌,如果远处能传来若隐若现的钢琴曲,那我恐怕还能在音乐中想象、编撰出一个美丽的故事来。

最醒目的还是岛上的那棵橡树。1952年,一个叫龚佩瑜的女子诞生在这个孕育传说的地方;25年后,她作为与北岛、顾城齐名的星座,闪烁在中国朦胧派诗坛上。自我情感律动的内省,复杂心态细致的把捉,传统和浪漫地水乳交融,让中国女性又一次以独立、自重的人格理想走上红尘的舞台。做橡树身边那株有红硕的花朵的木棉,该是多少女子的心声,在20世纪中后页的一天,却被这个钢琴之乡的女子以爱情诗的形式一语道破天机。

而这个后来取名为舒婷的女子,在多种场合表明自己和鼓浪屿息息相关,多年以后,她以香水无真的自传体散文重返读者的视野。是啊,生在鼓浪屿、长在鼓浪屿、而后又做了鼓浪屿橡树旁的木棉的她,对这座小岛的深情可想而知。鼓浪屿虽然并不是因为舒婷而出名,但致橡树让鼓浪屿甚至厦门更具独特的文化风格,那却也是没有夸张的。

顾城在上个世纪已经长眠在激流岛,北岛现远在加州的那所大学里,只有舒婷住在鼓浪屿岛上的红楼里,被戏称为中国第一个完成诗意栖居的作家。她还是多年前的龚佩瑜,傍晚与丈夫在海里游泳后,再回家分享快乐,做一个实在的家常女子,却拥有浪漫的权利。 在鼓浪屿的巷口听导游朗诵致橡树,在世界钢琴博物馆里抚摩班驳的痕迹,在秋光下轻吻日光岩的石头,历史、人文和自然景观于一体,是那么的和谐,美好。眺望海那边的厦门,散步在天然海滨浴场,没有春暖,却有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