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心灵的脚步
初二 散文 1156字 128人浏览 曦曦和诺诺

走过心灵的脚步

单增科

二月二龙抬头,晚上吃饺子,是我们这里的习俗。

下班的时候,我想是不是商量一下老婆回老爹老妈家包饺子。进了家门,老婆已经和好了面,调好了馅,正念叨我还不回来擀饺子皮儿。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吞回了肚子,只是暗暗叹了口气。

刚包完饺子,接到妹妹的电话,问我能不能开车拉她回家给爹妈送饺子,我立马就答应了,太能了。老婆说,你看我,忽视了,我说没关系。

穿上衣服,匆匆下楼,碰上同事,问我有什么高兴事这么脚步轻盈,我说回家给爹妈送饺子。同事“唉”了一声,突然觉得他脚步沉重了:“我要是爹妈也在就好了。” 看着他的背影,他的沉重的脚步,我心里涌起甜丝丝的味道,有爹有妈真好。

还没到妹妹门口,妹妹就一溜小跑奔过来,还没停稳车,她就拉开了车门:“快点儿哥,饺子别凉了。”

掉过车头,迎面来了一位老哥,手里提着一个包裹,小心翼翼又脚步匆匆。妹妹落下车玻璃:“马哥,干啥去?不会也是给爹妈送饺子吧?”

“你太会猜了,”老哥高高举起包裹,脸上一片喜悦,“荠菜馅的,刚出锅。” 车外寒风萧萧,妹妹抱着食盒:“哥,打开空调,别让饺子凉了。”

“你那不是保温的吗?”

“啊,是,可还是不保证啊。”

路上的车比起平时多了不少,我心想,都是送饺子的吧?

想起了二十多年前,我住校的时候,爹妈总是拾掇一些儿子爱吃的东西送到学校。有一次,我正在埋头吃着窝窝头,喝着一毛五分钱的萝卜汤。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子,别吃了,爹给你送饺子了。”

抬头发现,父亲跟个百米运动员一般,一路趔趄地奔我而来。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后来听妹妹说,妈妈一共包了三十个饺子,父亲只吃了实在盛不了的两个,都给我送去了。 现在,我给爹妈送饺子了,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情愫,眼中盈满了泪水。打起远灯,加了一下速度。

车外寒风越来越大,车内越来越温暖。

停下车的时候,爹妈已经在门口等候了,见了我们,瘸着严重风湿的双腿,迎了上来。我赶紧把二老搀回家,却发现家里没亮灯。父亲说,家里没人亮灯太费电。 我说你也太„„生炉子了吗?

还不错,土炕是温暖的,炉子生的不算太旺。父亲总是这样,我们在家的时候,炉子永远是最旺的;我们一走,就严重缩水。

这就是我的爹妈,永远把儿女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爹妈。

四人上了温暖的炕,妈妈拿来筷子,满脸笑容地吃着饺子,夹起一个送到父亲嘴边,来吃一个,闺女儿子送来的,吃着特别香。

父亲说,我自己来,你妈听说你们要送饺子,非要逼着我陪她在门口等着。 唉,你个死老头子,我等的是饺子吗?妈妈眼中有些湿润„„

离开家的时候,爹妈迈着蹒跚的脚步,非要送一送,大声喊着,到家后回个电话„„ 写完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忽然无限惭愧,无限自责,我为什么不在家里陪爹妈一晚上呢?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第一中学 邮编:264500 邮箱:szk_7526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