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江苏省高考优秀满分作文范文展评
初二 散文 2250字 165人浏览 你猜你猜啊是我

2012年江苏省高考优秀满分作文范文展评 姜有荣 【文题】 根据下面的材料,按照要求作文。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孟郊)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 在这些神圣的心灵中,有一股清明的力和强烈的爱,像激流一般飞涌出来。甚至无须倾听他们的声音,就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事迹里,即可看到生命从没像处于患难时那么伟大,那么丰满,那么幸福。(罗曼·罗兰) 请以“忧与爱”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要求:①立意自定;②角度自选;③除诗歌外,文体自选。 【题意解读】 1. 对三则材料的理解 提供给考生阅读的三则材料分别是唐代诗人孟郊《游子吟》的前四句、现代诗人艾青《我爱这土地》的最后两句和法国作家罗曼·罗兰《巨人三传》序言节选。三则诗文材料涵盖古今中外,给考生以诸多提示。 材料一,“临行密密缝”的慈母之爱,源于对游子“迟迟归”的忧虑。慈母不忍游子远行,又必须放手任其远行,这是亲人间忧与爱的交织。 材料二,鸟儿对土地的歌唱,表面上是生灵对环境的忧与爱,本质上是儿女对故乡、民族、国家的忧与爱。 材料三,是对所写伟人经历和品质的某种概括。其中的忧与爱,超越种族、国界和故土,带有全球视野和宇宙情怀。 2. 对“忧与爱”的理解 “忧与爱”不是一个简单的关系型命题,而是一个有着多重甚至悖论的复杂关系的命题。 “忧”,可以是忧虑、忧患、忧郁、忧思、忧愁,甚至是忧愤;“爱”,可以是情爱、慈爱、友爱、博爱,甚至是溺爱。而“与”所传达的正是两者的关联。忧中有爱,爱中有忧;小忧与大爱,大忧与小爱;爱自然、爱生命、爱社会,忧天下、忧黎民、忧生态,等等,皆可用“与”来关联,展开多元的或对应的、有深度的考察与思考。

【记叙文】 忧与爱 江苏一考生 老王蹲在墙角,两手对插在袖筒,终于不耐烦地啐了一口。 小区近来又开始搞绿化,就在老王所住公寓后,轰隆隆的机子整天响个不停。这儿咬一口,那儿又吐出来,一排常青植物规矩地躺在路边。 而老王进城一年多了,还是不能习惯这个奇怪的地方。看到这些小树,他总忍不住怀念老家那片地。[因为“忧”之切,“爱”之深,故而睹“小树”而思“家园”] “噫,种两垄豆角哪!这么好的地!”他望着花坛,叹了口气。[真乃见仁见智!成天待在水泥盒子里的城里人见到空地想到的是“绿化”,而原本务农的老王只会想到能“种瓜种豆”] 老王从前可是个种田好手,手上老茧至今又厚又硬。 前年拆迁,老王无奈地住进高楼,地耙、平车、铁锨都没地儿放,只好当破烂扔了,只一把锄头实在舍不得便留在了墙根。[这把锄头是一个“由头”,为下文的“锄头健身操”埋下了伏线,也在为情节的展开张本] 离开了土地的老王像塌陷的土坑,只有被寂寞逼疯的草在向上生长。[妙喻,写出了老王失去“田园”这个根后身心无着的痛苦] 那块地,他回去看过几次。晒豆腐干似的被晾在那儿,没有动静。 他觉得心疼,那份烦忧藤条般缠捆了笑容。[化无形之“烦忧”为有形之“藤条”,形象而真切]老王是个粗人,提炼不出“家园荒芜”这样的概念,他只是担忧。[有“忧”而道不出,这才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如果能道出“田园荒芜”,就成了陶渊明式的诗人了] 像担忧秋日里留在地里没收的一亩庄稼,担忧扔在墙角的一包麸皮,或者一只秃了尾巴的老黄狗。[这丝丝缕缕、碎碎片片,就是这样让老王“不思量,自难忘”,让人真切地感受到老王那份已融入血液中的“忧”] 他抛弃了它们,他被逼无奈。 始终是放不下的,生活可以一夕之间改头换面,而对土地生生不息的爱哪能说断就断? 忧与爱是利箭进入皮肤,因为深,所以痛。[“题”扣得巧!

(作文大全 )

既由感而发,不抒不快,又入木三分,直穿主旨] 老王渴望重回故土,哪怕再扛一扛锄头。 然而作为一个农民,一个失了根的农民,他能如何反抗?唯一可以抚慰自己的,还好,还有一把锄头。[这把“锄头”是一根精神的“稻草”] “举——前探——”老王扛着锄头在一群老头老太太前做着示范,“好,回落——收!”戴眼镜的老人们略显

生疏地扛好了锄头。(很专业!老王于“寻他千百度”之后,终于找到了排解痛苦的出口,因而“示范”得投入而忘形] 老王啐了口唾沫在手上,[这一细节,于不经意间显露出老王是一个干农活的“老把势”]想起前些日子自己被邀来做“锄头健身操”的教练,他稍一迟疑地也就答应了。[“迟疑”一词,写出了老王心理变化的过程:在城里的一群老头老太大面前“表演”,老王怎拉得下那张老脸啊!但终是“爱”深“忧”切,老王最终还是“豁”出去了] 因为他肩扛锄头时,心里那份空落落的感觉才会淡一点,那块干旱的心地才如久旱逢甘霖——滋润起来。[这是一种精神、情怀的“软着陆”] 最近,老王又开始了新研究——“铁锨健身操”。[真是“一发而不可收”] 沉溺于此,[“沉溺”一词用得够味!老王实在被煎熬得太久了!]只因他不知如何排解他的忧,正如不知如何安放他的爱。 【总评】 本文的最大亮色是“化虚为实”。“忧与爱”是一缕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思,但作者却借助老王的一把锄头将它“实化”了。随着“失田园——寻慰藉——扛锄头”的情节展开,老王心中的那份对田园“忧与爱”的情思逐渐渗滴、流淌直至奔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