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农夫与蛇的随想
初三 记叙文 2840字 638人浏览 ——尐月

对《农夫和蛇》的随想

建宁职中:陈君瀛

至于蛇,我见过它的真容,说实在没有太大的好感,软软的,冰冰的,触摸后的惊悸,会让人做恶梦的。时至今日,我还是不能理解《农夫和蛇》的故事,正如外国人不能理解《白蛇传》一样。外国的文学,至始至终,都把蛇看成是魔鬼的化身,反面的典型,有妖魔美杜莎之称。一位农夫深知祖宗对蛇没有好感,甚至有厌恶之情,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却把冻僵的蛇放在怀中而送命,合情乎?合理乎?为何,伊索又要写下这个故事,流传甚广,是作者之误,还是另有他因?

后来,我看了一篇《东西方蛇文化之比较》一文,得知伊索写此寓言的意义所在:一方是同情信任,而另一方在弱小、可怜,一方善意,毫无防备,而另一方恶意,趁人不备。对于恶意,不懂知恩图报的坏人,是不值得的行善的。这是一个很不平衡,不公平的的故事。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结局只有一个,蛇被农夫踩死,农夫含冤死去。这一结论当以外国作品为证——堤丰魔神,以及伊甸园里引诱亚当和夏娃去吃善恶树上的果实的大蛇等。蛇是西方人诅咒的对象,历来都是可恨之物,伊索写此寓言意义非凡,有劝人醒悟之功,以反常的行为告诉人们:行善必先自保,否则善是恶之果的催化剂,或者,对于恶之物避而远之勿救,才可免遭厄运。然而,中国人对蛇的态度令人担忧。我们的祖先对蛇崇敬有加,竟然把蛇排在十二生肖龙之后,俗称“小龙”,并在图腾文化中占据主导地位。更为甚者,女娲与伏羲的结合,诞生了中国人的祖先(炎)。如王延寿《鲁灵光殿赋》所记“上纪开辟,遂古之初,伏羲鳞身,女娲蛇躯”,女娲与伏羲交感而生炎帝。还有学者考证,夏禹姓姒,姒即巳,巳即蛇也。所谓蛇也,灵性之物,机敏智慧,有吉祥之意, 至今武汉长江两岸还有“龟蛇锁大江”旧痕。总的说来,蛇在中国人眼里,可敬不可犯,由远古崇拜到现代淡漠,但没有西方人那种敌意。但我无论如何心理也无法接受蛇是美的、智慧的化身,在蛇的身上只看到那种无情无义的本性。更何况曾经在稻田里,我被蛇莫名其妙地咬了一口,三个月不能下床干活做事,至今记忆犹新。

无独有偶,中国也有类似的故事——《东郭先生和狼》。狼获救后说:“刚才亏你救我,使我大难不死。现在我饿得要死,你为什么不把身躯送给我吃,将我救到底呢?”说着它就张牙舞爪地向东郭先生扑去。正当东郭先生与狼周旋得精疲力竭时,还好遇到了一位拄着藜杖的老人,凭借智慧救了东郭先生。这个故事与《农夫和蛇》的故事虽相隔千万里,却有惊人的相似,为何?“兼爱”思想是全人类共同的愿望,都希望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多一点关心和爱护,但事实往往不是一厢情愿的。把最纯朴的爱施于恶狼和毒蛇身上,遭受厄运是不可避免的,结果是一险一死,令人们反思无限!这两个故事细看细想一番,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主要与东西方的思想传承有关系。西方人讲究恩怨分明,敢爱敢恨,判断事物以逻辑取胜;而中国人讲究情感,常在情感中纠葛不清:一方是道义所在,舍身忘我,一方是所恨之物侵犯人身,是反击还是同情原谅,难以取舍,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好人能化险为夷。正因如此,东郭先生最后才以安然无恙,化险为夷为结局。然而农夫的命运是确定的,只有三种可能——一是被毒蛇咬死,二是消灭毒蛇,三是同归与尽。中西方类似的故事一番比较,个中思想品味就不言而喻了。小时候,我与人打架,输了,回家还要挨骂,原因是人家不会无原无故地打我,父母总是这样认为,第二天,还要向那个打我的人赔理道歉,结果经常受那人挨打,最后还是父母时常给那人一点好吃的东西,我才平安无事。这是为什么?连没有文化的父母也具有这种思想,那是因为两千多年来的孔墨思想一脉相承,求社会大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不管别人大同不大同,也不问救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只教人施仁兼爱,却不教人如何防患于未然。哪怕是同一条毒蛇和凶恶的狼,再出来害人一次,我们的先哲还是会这样做的,再给一次改恶从善的机会。经过无数次的历史验证,血淋淋的教训,才有了“打蛇打七寸”,这是最后的手段。若还未到山穷水尽时,还是会选择大度能容,容

天下难容之事。直到现在,我们的国人对待日本这条毒蛇和恶狼,还只是口头说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难道非要到我们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那般凄惨境地,才能看清恶之本性吗?若真到了那一天,付出的代价肯定惨烈无比。

以史为镜。“日寇进犯,我军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身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有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重温佟麟阁将军声情激越的慷慨陈词,仍令人振聋发聩、热血沸腾。从左权、彭雪枫、杨靖宇、赵尚志,到张自忠、佟麟阁、赵登禹、戴安澜„„每一个英雄名字背后,都是英勇不屈的民族精神和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如今中国处在四面围堵,昔日不惜血本支援的国家一个个变成了狼,而日本却在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所谓利益的合作中,首先把矛头指向中国,遏制中国,围攻中国,制造种种麻烦,已经给中国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灾难,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给予还击,还要被动地接受容忍呢?我们要像那些爱国将领,抗日英豪驰骋战场,痛击日寇,唯有以牙还牙,敢于主动出击,否则难免要承受东郭先生险些丧命,农夫毒发身亡的冤屈。若毒蛇大到三四百斤,狼强到无人能敌时,农夫也奈何不了,只好自认冤死,东郭先生只好自认倒霉,长此以往,还有天理吗?我们对世界所守的大同信念还有意义吗?

俗话讲“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对日本“听其言、观其行”是不够的,连菲律宾、越南这样的小国也敢肆无忌惮反咬一口。他们不思知恩图报,反要为蛇为狼,我们还要继续养虎为患吗?历史如同自然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中国要想冲出重围,唯有扫清蛇道,赶走恶狼,还中国一个干干净净的朗朗乾坤。

靠什么?靠我们敢打敢拼、能打能拼的思想,靠我们自己尖端的科技,强大经济力量,不逃避,不委曲求全,敢于向全世界宣言:南海及周边的岛屿是中国的,谁敢群魔乱舞,让他们有来无回,坚决打击,绝不手软!

不妨再重温《农夫与蛇》和《东郭先生与狼》这两个故事:对蛇用“棒”和“锄”,农夫可安;对狼用“刀”和“锤”,东郭必胜!

农夫再次选择

——《农夫与蛇》的故事续写

(说明:对学生原作品结尾的改编)

农夫死后,时光老人正好路过此地,看见一位农夫倒在路旁,俯身查看病情,还有一点余温,胸口於黑,视症状似乎中了蛇毒,抬眼四处寻望,不远处也躺着一条蛇。时光老人一切都明白了。他掐指一算,对着农夫吹一口气,嘴里念念有词:“但愿这次你能选对,不辜负我一番心意。”说完后,时光老人就走了。

过了不久,农夫悠悠酲来,好像刚做了一场梦,慢慢站起来,打了一个寒战,哆哆嗦嗦地向前走,又看到刚才的那条蛇,农夫走过去,二话没说,又把蛇放在怀里。大约一袋烟的功夫,农夫惨叫一声又倒下。

其实,时光老人并未走远,心里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理忐忑不安。于是,他顺着原路往回走,又来到了农夫身旁,叹惜地说:“再次选择,仍旧没有挽救你的性命,全是愚善害的。”

时光老人神情忧伤地走了,嘴里一直重复着一个字,善!善!!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