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初二 散文 535字 1121人浏览 Dun盾

情人节前夕,我拿起了这支“沉重”的笔,着手写我的第一篇随笔,但“好景不长”之后的随想都写在博客里,于是乎这本原想写好的笔录就渐渐淡出我的视线。问题在于:是它把我淡化了,还是反而言之?其实并非如此,在冥冥之中,我俩都在退后,都在疏远着对方。

想起前几天的清明扫墓,在以往,总会有“雨纷纷”那一番景色,今年却是滴水不漏的。随之我便眷恋起往年——细雨朦朦,缠绕着山峰,雨下得很轻,也就像雾了,但更似一帘轻纱,遮蔽着山,不过事物还是隐约得见的——蒙娜丽莎。对!彼番景色就像蒙娜丽莎。我沉浸在那其中,久久不能忘怀那一切。再谈今年,可能是天未知晓吧!(知晓什么?知晓他本应该知晓的!)(废话!)清明那几天,天气却是大放晴,老天不忍落泪,不知他抑郁否?而后这几天,大雨持续不断,近乎于倾盆大泻,小雨是主宰白天的,如此“大动干戈”,不知他处幸否也?

续谈笔录。它从我开始着笔那天到现在已沉睡了一个多月,这都是我“三分钟热度”害的。我一直有着灵感,但我太懒,值得一庆的是我能写在博客里(虽然很简短,但都是我呕心沥血所创造的)。等等,等等,这不也就是一个延续嘛?一个蔓延?这就好比封建迷信家庭里喜得贵子一般,此时的我与他们却能产生共鸣,我一样能像他们那样高呼:“香火有续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我不会……

随笔42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