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路上1
四年级 记叙文 1596字 86人浏览 meida2013

上学路上

带着甜甜的笑

背起妈妈缝制的花布格子书包

掂着家里吃饭时坐的小矮凳

和几个同样小小的孩子

奔向村里的小学校

风吹来,雨打来

脚步轻快地要和风雨赛跑

个头儿一点点增高

骑着家里唯一的一辆大红旗自行车

左摇右摆的和一群稚气的孩子挤在乡间崎岖的土泥路上 潇洒时一手拄着车把一手拿着《少年文艺》 眼睛不时的从路面往书页上偷瞄

从家到完小学校的几里村间土路上

洋溢着伙伴们天真的欢笑

上初中了

仿佛长大了许多

成绩被甩在后边的渐渐离开了课堂

带着沉重的书包和饭盒

跟随着初升的太阳和淡淡的月亮

寂寞的穿行在村间的土路上

风吹来,雨打来

还是那辆大大的红旗

执拗的不肯让疲惫的两轮停歇

上学的路程越来越漫长

挤公交、坐火车……

年轻的步伐带着希望追逐着自己的理想 路旁的风景在匆忙的车窗里变幻

羞涩的行囊在青春的岁月里奔忙

……

2011年8月 22日下午

或许

或许

世界在眼里改变了它的模样

或许

长大的成熟容不得虚伪和肮脏

我们

越来越看不惯身边的一切

我们

越来越觉得他人阴险,自己善良

或许

谁的眼里都融入了些许功利 或许

我们都已不是还在做梦的年纪 我们

开始放任不羁

一边愤世嫉俗标榜自己

一边也开始学着看他人的眼色做事

或许

我们并没有自己认为的纯洁 他人也并没有自己认为的不堪 或许

天还很蓝 云还很白

阳光也还很灿烂

那么就别轻易地

让原则瓦解风化

别轻易地

让心灵自己随波逐浪

或许

青春就该有一股勇气拼搏

或许

人生就该有一面旗帜高扬

也许没有别人关注

也许没有舞台炫耀

但是只要自己给自己吹响了号角

就要义无反顾的进入生命角逐的战场 哪怕遍体鳞伤

哪怕没有灿烂辉煌

2011

年8月 26日午 友情

拨开岁月的风烟

剪开生活的羁绊

你默契的眼神

如点点阳光洒满我落寞的心坎

忘了是哪个晴朗的午后

我们开始了那段美丽的邂逅

只为目光里那抹淡淡的真诚

只为彼此间那声坦然的问候

丈量着校园里的小径

开始那永远也聊不完的闲谈

迎着清晨的操场

相约那迎接晨曦的锻炼

每一颗心灵都有理由为真诚感动

每一抹真诚都有办法穿越时空的隧洞

年轻的友谊

总在不经意间想起

想起暖暖的回忆

想起快乐的笑语

想起温馨的相聚

如花儿盛开在灿烂的春季

2011.11

轻轻道一声离别

轻轻道一声离别

不只对着校园里灿烂的朝霞

也对着校园里皎洁的月色

所有感情已无法用语言替代

所有梦想只能在离别时省略

轻轻道一声离别

不只对着旧日的影踪

也对着朝夕相处的朋友 酒已经干尽

就别再

让心底郁积浅愁

别让忧郁扯住了前进的衣袖 别让情谊阻止了你生命的远游

轻轻道一声离别

我们无法让日子停歇

只能在永恒的时空间穿越 旧的故事在脚下碾成埃尘 旧的影子也在生命的纸上定格

轻轻道一声离别

风已带走你欲飞的信息

校园里的叶子已开始又一次的零落 采一枚花瓣夹进日记册 不只为了留住美丽

更为了给青春一个回忆的凭借

轻轻道一声离别

对着校园里七百多个晨曦和日落

整装上路吧,除了心灵和思想

你的行囊中还留有

阳光下执着的身影在跋涉的脚步旁摇曳

1998年6月 远去的列车

看着它进站

车身与铁轨的撞击撼人心魄

灰色的躯体像一条长长的蛇

还没来得及思索

才踏上站台的我

便被急躁的旅客

挤向车门

还没有看清站牌

也不知道终点和时刻

门前穿制服的乘务员

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搀着老人

口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

脸上分明是一种热情的怜悯

仿佛亮眼的招牌在店门前的风中摇曳

神经仿佛被什么刺痛

茫然的思绪竟在瞬间凝结

已登上踏板的那只脚不由得收回

尽管身后有那些不只是男人还是女人的拥挤与喧嚣 我仍然像个逃犯似的

奔向那条白线以外的地方

火车的长笛在身后响起

撞击的巨响再次在耳鼓激荡

我知道自己错过了一路绮丽的风景

却逃出了那个与现实相隔的始终流浪的车窗

逃避了可以休憩的海港

却挺起了一节能够独自支撑的脊梁

1998年8月 那一盏路灯

那一盏路灯

默默地

守在路旁

没有做伴的霓虹

那一盏路灯

静静地

洒下光明

给行人一丝温暖

给冰冷的夜

一双淡黄色的眼睛

1996.10 岁月在我们的身上留下了它的印记

我们的行程只不过在那段相遇的光阴里交错

你有你的现在

我有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