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
初一 议论文 4字 268人浏览 焦向阳24

初冬

我的眼里尚还噙着泪,双手不住地发颤,却再也不肯松开弟弟的手,他“咯咯”地笑着,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我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心中既是后怕,又是庆幸——。

傍晚时分,爸爸、妈妈、弟弟与我一家四口准备出门去玩,爸爸去停车场取车,我们则站在路口等候。

刚到路口,妈妈大呼:“哎呀!我的包没带”想转身去取,又觉得不妥,不放心我和弟弟,我看出了妈妈的犹豫,拍拍胸脯打包票道“妈妈,你就放心地去取包吧,弟弟这儿有我呢!”

妈妈迟疑道“那„„好吧,你们就在这里,别四处乱跑!”她嘱咐道:“你要把弟弟看好!”便一路小跑地回家去。

我看了看刚会走路的弟弟,他还不会说话,一双纯净的眸子看着我,直望得我弯了嘴角,见我笑了,弟弟眯起了眼,不住的挥着手臂。

这时是初冬,冷风吹过,我直打哆嗦。

爸爸妈妈还是没来,我已无聊的蹲下身去,逗弄一只路过的泰迪犬,等我站起身来的时候,心突然一沉,我暗叫不妙,猛得环顾四周,却遭了一个霹雳——弟弟不见了!

我一时失语,怔在那儿,脑子里一片混沌,我的思维拨不开重重迷雾,兀自挣扎着。冷风从我脸上划过,刀子般割人皮肉,不见流血,却胜过凌迟。

这时妈妈赶来,见我神色不对,她的脸也煞白了,颤着声音问道:“弟弟呢?”我埋着头,费力地吐出几个音节:“不„„不见了。”话音未落,妈妈就已急匆匆开始寻找,因为太过焦急,竟忘了斥责我,可我的心中的铅块更重了。

爸爸闻讯赶来,也加入了寻找的队伍。我向路人们询问,而还是一无所获,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眼前闪过一张张痛失亲人的悲痛欲绝的脸,心中一阵绝望,我也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吗?想起弟弟那不谙世事的眼神

和童真的笑脸,我心痛不已。

天渐渐黑了,寻找弟弟的人群逐渐变大,呼啸的北风伴着黑暗一次次袭来,给人以窒息的痛苦。

若不是随后听到了弟弟被找到的消息,我可能会昏厥过去。我心急如焚地穿过密不透风的人群,看到弟弟被妈妈牵着,爸爸妈妈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连声道谢,是她找到了弟弟。

那个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的笑,眼里溢满了慈爱。她,应该也是一位母亲吧,我向对她说一声谢谢,但在我对她深深的感激面前,语言显得多么的贫乏,到了嘴边的谢谢,在看到弟弟时化成了哽咽。

回来的路上,我紧紧攥住弟弟的手,不忍再放开。又一阵冷风吹过,对我却宛若春风拂面,我的亲人们在我身边,我还畏惧什么风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