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写诗情画意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479字 455人浏览 whn19941224

喜欢下面的三篇作文:因为有花香、药香、荷叶香,使文章充满诗情画意。其实上面一篇写菜园的文章也是如此。这种写法就如同孙犁的《荷花淀》,风里吹来的是阵阵荷花香味。请同学们仿照以下三篇中的任一篇,以“生活因你而精彩”进行改写。(下周作文课进行)

心里美滋滋

阳光扑撒开来,照得心里美滋滋的。

又是一个明媚的午后。我坐在院子里那宽长的秋千上唱歌。香风细细,茵茵藤蔓上缀满了花,宝石黄的蕊,殷红般的花瓣,相得益彰,衬托了一种淡淡的喜悦。这是外公的乐园。

我经常喜欢待在这小小庭院,聆听鸟儿的宛转,随手拨弄着姹紫嫣红的花儿,听着外公的喊话。 只见外公旋即粲笑,道:“小顽皮,这么戏弄花朵,蜜蜂可是要蜇你的。”说罢,一手摸着我的头。那手,占满了露珠,阳光照射下,莹莹璀璨,凝着暗香,隐隐扑向鼻来,心里莫名一种温存,我兀自懵懂欢笑,并未去想多。

诧然,我视一番,外公的身影,缓慢,精瘦许多。似不远处一颗挺着干枝沐浴日光的大树,很安详。 思绪纷飞,曾经,一个默默的身影,蕴藏着的深意:一只铃铛系在我的脖子上,牵着外公的手,“叮铃铃”一路地走,享受着幼时童真的岁月。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鬓发被吹得散乱,外公的眉梢中有着盈盈浅笑。我攥着他的手,享受着这份被关怀所裹挟的温暖。

而如今的外公,依然,伫立清瘦的身影后影藏着深深爱意。

他不知是如何传递这份美滋滋的爱意,是在那擦亮的落地玻璃前的盼望,抑或是一淡一浓的茶水中的凝视,再或是暗香浮动的小小花园中那浅浅的微笑中吧?

传着传着,把那满腔的爱,化为了我在背后默默的感动。

风吹过,如绵雨,柔和。外公笑了,我亦是。在和煦阳光下,心里美滋滋的。

心里美滋滋的

爷爷是个老中医,家中总是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中药。我总是喜欢端着凳子,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爷爷磨药熬汤。当那一缕缕药气逐渐弥漫整个屋子时,我的心都醉了。

我小时候常在爷爷的药铺里玩耍。高大结实的柜台,黑褐色的漆面,发黄陈旧的标签,是药铺的全部“风景”。一杆小秤,一双巧手,在重重的药柜之间穿梭不歇,这大概便是爷爷每天的工作。他嘴角微扬,也许畅想着在遥远的山中,是不是也有人温柔地采摘这些药草,然后晾晒,然后品尝。他经常会像变戏法似的,将一两片甘草放入我口中,甘甜的滋味萦绕舌间,似乎生活都是美滋滋的了。

我是喝着一碗碗褐色的药汤中度过的。爷爷佝偻的背影,药罐里冒出的气体,还有不断舔舐着药罐底部的蓝色火苗,都一一定格在时光碎片里。那时爷爷总会端着一个白瓷碗,手里拿着两块冰糖,笑眯眯地递到我面前,说:“良药苦口利于病,乖囡囡,喝了药身体就好了。” 爷爷说中药是大补,于是我夏喝香薰解暑,冬喝冰糖燕窝润喉。

爷爷家里有的只有中药书,于是我从家中破旧的中草药书里,认识了许多美丽的名字,有白芷、半夏、紫宛、青黛……爷爷不厌其烦地告诉我它们的功效。我常常想:它们前世一定是温婉美丽的女子,然后化

作这些草药给病人以最大的安抚,要不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名字呢?《红楼梦》里林妹妹让人惋怜的身影,是因为有了药香的衬托才更楚楚动人吧……

我曾和爷爷一起去山上采药,一路上或阳光明媚或细雨霏霏。背着背篓的爷爷,专注地捻着一棵棵药草,细细地嗅着。回来的路上,那些大大小小的青青绿绿的药草散发着股股香味,香了一路。然后家里的窗台上、院子里就晒满了药草,看着它从绿变黄,从黄变干,晴日里,爷爷坐在院子里,用石臼子揣,用擀面杖碾,一年四季家中氤氲着浓浓淡淡的芬芳,给我带来了快乐与健康。

苦涩的药香,早已成为了我心中最香醇的余味与芬芳。它伴随着爷爷的爱,细致绵软,浸透着我的人生。如今想起,心里依然如往日一般,美滋滋的!

简评:能够将目光放在中药之上的选材,独特新颖,令人耳目一新。考生之所以能够信笔铺开,完全得益于其独特的经历与感悟。如果没有一位当中医的爷爷,没有与中药有非同寻常的接触,没有对中药有异常深厚的情感,是很难写出这篇考场佳作的。好的材料,还得有好的切入角度。考生从自己童年吃中药,读药书,由中药名称引出的关于林妹妹的叙述,为文章平添了底蕴与文化魅力;最后写采药、晒草药,做草药,引出爷爷的不同凡人的职业。文章内容丰富多彩,情感逐层推进,将人物幸福而美好的感觉写得真切自然,美不胜收。

那件小事激励着我

荷香是夏季的一声叹息,我一直记得。

踽踽独步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踩过深深浅浅的水洼,一抹清香从巷子深处若有似无地萦绕开来。 走到巷子尽头,一扇朱红色的木门,漆已有些斑驳,我拿起泛绿的铜锁,轻轻叩了三下。门吱地一声开了,奶奶站在门槛前,慈祥地看着我,荷香从奶奶身后舒展开来,在巷子里开出一片又一片荷叶。 “奶浓郁的荷叶清香蘸着糯米的甜软满满地溢出来。灶的蒸笼正冒出氤氲的白汽,炉火呼呼地烧得正旺。

奶奶迈着蹒跚的步子走进来,坐在灶边的藤椅上,拿着宽大却有些枯败的蒲扇轻轻往炉口送着风。 “奶奶,您为什么喜欢做荷叶饭呢?”奶奶停下了手中的话儿,捋了捋耳边的头发,认真地说:“人们往往去赞美荷花的美,忽视了荷叶这般清雅的存在,全把这荷香算作荷花的了。”

火苗映在奶奶的银发上,泛着温暖的光晕,跌入沧桑的沟壑间,散作一抹荷香。奶奶顿了顿,拿过一片晒干的平整的荷叶,“可是你看,即使枯萎老去,它仍会散发出清香。”奶奶温和地笑着,拉住我的手,温暖的触感透过粗糙的掌心传到我冰凉的指尖,“孩子,要做荷叶那样的人,献出心头的清香啊。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荷叶那样的人吗?

告别了奶奶,我走到巷口拐角处,看到了半亩青涩的荷塘。和田玉般温润的荷叶上缀着几星露珠,颤动着滚落,惊醒了打坐的莲子,荷叶柔和地吐纳着清香。

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青未青、待香未香的荷叶,大概只有在夏尚且年轻时,才会被注意到吧。 就像奶奶,为儿女们撑起了半边天,在没有人注意的有着朱红木门的小院里,静静晕染着荷香,纺织模糊的心事。

似乎触到夏忧伤柔软的内心,她叹出一抹荷香,那是她用一辈子去酝酿的最优雅的一抹荷香啊! 奶奶离开我们很久了,每当我吃饭时总能感受到那扑鼻的荷叶清香,那是我生命的力量源泉。 而那抹荷香,将永远激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