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那片海
初一 散文 1798字 440人浏览 小方方哥

我爱那片海

我爱那片海,淡然、恬静„„我爱那片海,蓝蓝的,阳光折射,漫在空中,满是青春的汗水与热泪。

回忆起高中的生活,时时叫人难忘,每当提起心里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如今提笔,却不知该从何写起。难忘的事,总伴随一些难忘的人,那就从他开始吧,我的同桌。

那一年的我们,刚满十七岁。初入高中校园的我们对这里的生活充满了新鲜感,找班报道的操场上人流涌动,当火热的太阳照得我们很烦躁,只有他静静的、静静的站在排里,没说一句话。

青春年少的我们,还撑不起那肥大的军装,就敢高举旗帜伫立在军营的训练场。军营要比我们想像的壮观,军训也比我们想像的辛苦。在去往军营的路上,不再有家长的庇护,不再有人为我们拎行李,一路上我们背着沉重的行李,时而大步快走,时而跑步前进,年轻的我们刚刚起步就已经满脸汗水。当我们惊讶、抱怨,只有他,静静的、静静的站在排里,没说一句话。

刚入了军营笔直的大道两旁,嫩绿的青草,一望无际的训练场。军营里的宿舍楼都是一样的,所有的路都是柏油马路,只有那里——训练场的入口,满是石块,出入训练场是有规定的,作为一个兵,我们必须遵守:跑进跑出。这是我们每天必须面对的,也是我们军训的第一个挑战。在满是大小石头、起伏坎坷的小路上,保证整齐的队形、不看脚下、昂首挺胸、一致步伐跑进跑出训练场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但作为一名军人,作为一个兵,做不到这一点是万万不能的。在我们为脚下的坎坷不时尖叫、抱怨时,只有他,轻轻的、轻轻的在我耳边说:“小心”。

军营里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晨五点起床,整理宿舍、洗漱,六点集合,带入训练场、练嗓子。那个时段的训练场,大雾弥漫,甚至连近在身边的人都看见,仿佛只有自己,有些自在、有些紧张。我们跟着教官一声接一声的“啊——”,可别小瞧了这个,在军营,只有早晨把嗓子还开了,这一天的口号开能喊的响亮、嗓子才能不哑。年轻的我们,总是阳光、好玩,每每偷笑,只有他,一声接一声的,仿佛很久没人听他说话了,一声声,多了些心酸,多了些沧桑。

每天的训练都是从站军姿开始的,早上不过七点,训练场的太阳就已经火热灼人了,站了不过十分钟,涂在脸上的防晒霜,就被汗水冲刷了。训练余时,放松的我们还会一起唱唱歌,阿威、还有教官小黑,让我们体验到了什么是快乐。从站军姿到踢正步,每一样都要按照动作要领做,听着教官的讲解,看着教官的演示,感觉我似乎从未真正用心的走过路,就那短短的一段路,小小的一步,从未考虑过它的意义。军训的日子里很少见到他,但每次见到他,总能看见一脸的笑容,擦肩而过的背影了,每每回望却总有一种悲凉。军训的七天过的很快,每班都在为最后的分列式演练做准备,我们班也比例外。

那天中午,我们早早的来到场地训练,齐步走,一个左转弯,阿威,倒下了……同学连忙将她扶起,那一刻我们听见的只有“对不起”,阿威哭了,她的每一句对不起,都刺痛了我们的心,在训练场摸爬滚打了七天的我们,哭了„„分列式我们是第一,这一切似乎已没有什么悬念。那一天我没有见到他,这也许也注定着他将来的离开吧。

军训结束了,作为送行,教官小黑交了我们一首军歌《军中绿花》,“寒风飘飘落叶,军营是一朵绿花,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声声我日夜呼唤,

多少句心里话,不要离别时两眼泪花„„”至今还记忆犹新。

过了不久,再次分班,我学了理,他学了文。一年过去了,很久都没见他了,听说他退学了。问为什么,没什么,像他这样整天打架的学生,退学了也没谁会关心为什么吧。也许心里的苦和沧桑,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吧。一转眼,大学了,如今的我和他一年直通一个电话,就是他生日那天的一句问候,如今的我们天各一方,还有谁记得当年的军营,当年的汗与泪„„

那一天,当我再次翻看军训照片时才发现,分列式那天的他,就在我左侧,原来我们离得这样近,原来„„原来我们有着一样的梦想„„原来澎湃的海也宁静

昨天有人说那片海澎湃、波澜,今天仍有人说片海澎湃、波澜,明天也许还会有人说片海澎湃、波澜,但海依然淡然、宁静„„

张文慧 理学院 信息09-2 Tel:1894091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