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鲁迅先生的一封信
六年级 散文 2166字 1384人浏览 盐没有遇到天使

尊敬的鲁迅先生:

夜深了,城市如同顽劣的孩童,安静地垂下了眼眸。我关上台灯,合上那本温热的《鲁迅全集》,也让它沉沉睡去了。可我却丝毫没有睡意。窗外,有星点灯火摇曳,一闪一闪,欲灭不灭。仿佛黑夜的眼睛,灿若星辰,如炬如火,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先生,我仿佛在那丁点光亮中窥见了你的眼神,坚毅、执着、有神。我和你隔着一个世纪的光阴,隔着阴与阳这世上最远的距离。我猜不透,你紧紧皱起的眉头到底锁进了怎样的深虑;我想不出,那厚厚的一沓纸张上书写了怎样的情怀;我更不懂,那枝枝燃尽的香烟到底埋葬了多少愁苦,才会生生堆成了小灰丘?可分明,我却在你纵横驰骋的笔锋间,感受到了那如岩浆般炽热的情感。你揭露你控诉你呐喊你批判你嘲讽,你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血液都涌动着火一般的灼热。那燃烧着的火,照亮了多少混沌之路,那发出的热,唤醒了多少沉沦的灵魂。孱弱的民族,因为一枝笔的扶持,开始了颤颤巍巍的行走。虽然艰难,却日益明晰。您就是那先驱,用生命铺开通往光明的路,那枝倔强不肯弯折的笔,一面当着牵绳,引领无数人前行;一面又是投枪匕首,披荆斩棘,直插敌人胸口。因为你的领导,才会有越来越多人走,路才逐渐有了行迹。先生,我就是这万千跟随者中的一员。我能隐约感到有一根皮鞭不断抽打着我日益麻痹的神经,不断警醒着我,自己还是个中文系学生,还有一个尽待完善的文学梦,还有一份未尽的青年之职。

先生,我很羡慕你,生活在那样一个激情澎湃,风雨变幻的时代。乱世属于英雄。你,开文坛为战场,用笔覆雨翻云,仿佛千军万马就在这起笔落笔间灰飞烟灭。你将思想织成锦绣文章,汇进了那条奔腾不息的精神长河。构筑的精神堡垒坚不可摧,打造的精神信仰历久弥香。我也愿,生在你那个时代。倾听时代的鼓点,扯一袖狂风作伴,在浪高处大声高歌,扬帆,朝着黑暗中那轮浑圆的朗月,前进!前进!可是,一个世纪,不短不长,却足够模糊一些印记。这是一个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这个时代物质饱满却精神匮乏,这个时代信仰还在却怀疑盛行,这个时代喧嚣热闹却人情冷漠,这个时代,我们想奔去天堂,却走在了通往地狱的路上。在这样的时代里,文学被商业利益染指,失去了其原本的纯洁度。它渐渐被花花绿绿的包装盘剥去了精华。经济时代的文化是快餐式的流水线生产,粗糙的制造,廉价的兜售。是闲时谈资,是茶足饭饱后的消磨,却不再是醍醐灌顶的良药,当头一棒的警示,正统文学渐渐被逼到了绝路。先生,你若生在这个时代,是否还能重拾你的笔,继续敲响前行的鼓点?是否还能在荒芜的精神园播种希望的种子?是否还能重新审视这个时代,找到解救的良方?我总在想,为什么在这个时代,高等的教育充实的资源绝佳的物质环境却造不出一个鲁迅,造不出一个引领思想的精神领袖。我们建造了鲁迅文学院,却只培养出了作家,甚至只是些码字赚钱的写手,思想大家仿佛从我们这个时代消失了。先生,你若还在,是否还会用笔吹灭一盏长明灯,是否还会开始癫狂的揭露,是否还会渴望着一缕阳光唤醒下一个明天?先生,你若还在,你的笔若还在,是否麻木的看官会打破那桩哑剧,是否酒楼外的山茶,依旧开得愤怒傲慢?先生,我们处在时代这个大炼炉,感受着它的炽热它的冰冷,我们试图想握住它的脉搏,掌控他的呼吸,却冷不丁被卷进一个大漩涡,未知如潮水将我们掩埋。有人,弃甲曳兵,甘做时代流沙;也有人,昂首挺胸,大举旗帜,誓要挽狂澜于既到扶大厦之将倾。后者,如你,先生。

命运是风,会来回的摩挲这个世界,我们无处可逃,只能随风而摇,顺风而动。先生,原谅我的愚昧我的狂妄。我曾这样看低过你。我想,任何人都只是时代的产物,所有的创作成就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产物。如果我们对换,我也会是“横眉冷对”的鲁迅,而您,却未必会是当初那个“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思想家。我们站在时间的对岸,只能互相对视,却不能相互走近。在这条河川的阻隔下,我看低了你的崇高。那时的先生,是处在逆风中的吧,你没有顺应风势,甘放一身傲骨为军阀作伥;也没有放弃坚守,干脆窝在风花雪月的世界,吟它个良辰美景月圆花好。你的笔,刚直凌厉,不锦上添花不为君王唱赞歌,却垂怜着

在底层痛苦翻滚的人民。华老栓、单四嫂子、阿Q 、祥林嫂、爱姑„„每一个命运的弃孩,都在你的笔端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关注与慰藉。“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如你所说,先生,您是真正的猛士,是有骨气的敢于向命运挑战的勇士。面对您,命运也只能改变风向,为您让行。“胳膊拧不过大腿”,根深蒂固的恶俗不容易改变,反抗者一不留神就会被封建绞成粉末,所以大部分人都逃不过时代的筛子,迸发的一瞬光辉也被永远吞没。我想,我缺乏像先生您这样“甘为孺子牛”的精神,就算处在那个时代,也不过徒增一粒游沙罢了。

先生,我总有这样一种错觉。您的字曾跳出昏黄纸张,沿着时光小道,流淌进了我的血管,我似乎有某种义务将这些文字化成行动,让它们在新的时代里闪出熠熠光辉。我,冲动地站在山之巅,海之畔,高举双臂,大唱: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只是,蓦然回首,才发现,世上已无鲁迅。

夜色,又深了一层。我闭上双眼,枕着对您的思念,渐渐失了知觉。先生,愿您安息„„ 后生:吴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