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言弃
初一 散文 7904字 563人浏览 细雨惆怅love

士兵突击》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视剧,我非常喜欢看,因为它的有趣,其实还包括许多含哲理的话让人陷入了无限的思考和反思中,其中的话具有让人有很深刻的教育意义。我觉得《士兵突击》这部电视剧之所以好看是因为它能使人有一种奋发向上的的动力,并且里面的并且里面的人物描述刻画得很精彩,里面角色个性鲜明,人物描述得十分精彩,里面的人物刻画得十分鲜明,看了这部精彩的电视剧我感慨万分,人生就是应该奋发向上,不停的努力,即使生活再怎么不好也不要放弃,放弃着什么,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做任何事都需要坚持和恒心,要有像钢七连士兵那样的精神,奋发向上,例如许三多的精神,他的成绩总是倒数第一,可他并没有想过放弃,放弃训练,复员回家,进入钢七连的他在班长史今的帮助下,终于他的成绩提升了很多,并且在一次山地演习中,他竟然活捉A 大队中小袁朗,后来他当上了老A 。许三多在钢七连之前,其实他还呆过草原五班,如果不是因为他修了路,可能他要在那个荒芜人烟的地方呆到复员,,那么大的草原一个班上只有五个兵全草原也只有那一个班,全是孬兵,班长老马带领着这些孬兵。电视剧由此来形容草原五班:天苍苍野茫茫,草原旁驻训场,全体班长的坟墓,所有孬兵的天堂。可是后来他的好朋友成才让那草原五班成了连长高成都服气的地方,后来的结局不太好,成才被袁朗踢出A 大队之后,就回到了草原五班,但是他并没有丝毫放弃,加重对自己训练的同时,也让士兵们训练,那几个孬兵让老马都没辙,可成才却把他们训练的很好,进步了不少,总之眼士兵突击这部电视剧的演员都火了,这部电视剧让人印象深刻发人深思。仔细想想这部电视剧让人深思和反省,对我有很大的动力,是我奋发向上,同时对人生有很大的启迪,人生之中要认真对待每一天,要做一个对未来负责的人。人生是美好的,我们要在人生的白纸上画出自己的精彩,在人群中行走自己总是被忽视,我们应该做一个有用的人,不应该总是默默无闻,让别人记住你,要活得精彩。

接下来开始讲故事,关于我自编的故事,好期待我会写成什么样,虽然肯定很糟但是要有些自信还是比较好。袁朗在最后被第二次俘虏了,但后来A 大队有一次胜利了,成才和吴哲摧毁了敌方高成所领导的所有部队所在舰艇的中心系统,他们获得了胜利,这次A 大队又赢了,高成十分不服,只送了袁朗、吴哲、成才四人一艘橡皮艇,当他们划走了一段时间高成在后面大声地对已划走一段路的袁朗他们喊:“你们再往下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袁朗和吴哲用浆不停地向前划着, 小船渐渐驶离了高成的舰艇, 高营长目送他们的离去, 走远了又用望远镜看着他们, 说:“走了,走了好。下次绝不会让你们这么容易轻松地通过的,你们不要得意,等着瞧吧,下一次的最后一次机会,我肯定会把握住这机会的,绝不会让它偷偷溜走,下一次我一定不会失败的,你就等着看吧袁朗,下一次的最后一场比赛我绝不会认输的,我们一定能够胜过A 大队的,”甘小宁说:“真的吗?营长。”高成说:“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得要加重训练付出加三倍的努力就一定会胜利的。”甘小宁说:“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营长。”马小帅站在一旁说:“我也是,你放心吧,营长。虽然我是,对于钢七连第五千名士兵来说,我确实离像许三多甘小宁这样的兵插一段距离,但是我一直都不甘心,我相信自己能行,只要付出很多努力,终有一天我会超过像许三多甘小宁这样的好兵的。”高成说:“是嘛,你的这种上进心挺令我感动的,我希望你能超越自己有更多的进步,加油,我期待着你的表现。”说罢高成笑了笑问甘小宁:“我让你帮助马小帅的成绩提升,他的成绩现在怎么样了,有进步吗?”甘小宁说:“有进步,他的悟性很高,能吃苦又努力,进步的快。”高成说:“是嘛,很快就要举行全营的跑步比赛,甘小宁,你看马小帅能不能参加啊?”甘小宁笑着说:“可以,以他这种进度应该可以。”马小帅说:“真的吗?我可以参加比赛好开心啊我。”高成说:“既然甘小宁说你可以,那你就真的可以了。赶紧准备准备,这场比赛虽说不大但也并不能让人小视。”马小帅高兴的说:“是。”甘小宁说:“这次演习我们又输了。”高成说:“唉,我们实力不行,不过这不算输,我们的成绩比上一次更好了,而且是好了非常多,要按照这样来看的话我们没有输,照钢七连的精神,我

们绝不会就这么轻易认输的。”

还记得一些关于钢七连的话吗?当七连散了的时候,高成对许三多说:“你懂七连吗!”许三多在战友全部离开时就剩下他一个的时候,他就一直在卫生宣传栏旁站着直到高成来,听到此话的他却说:“报告!钢七连守则第376条规定内务卫生从不是自扫门前雪。”高成激动的说:“七连这回散了,你想在却想着什么清洁卫生。”说罢,气愤地把垃圾桶踢到了一边,可许三多只是停止了站立走过去摆放好垃圾桶,把连长的烟放了进去。许三多又回又走回了他站的地方笔直的站着,说:“报告,七连没有散。”高成气愤的说:“太迟钝了,早散了。”他走向前把衣服放在桌子上见许三多仍不动,他说:“好没散啊,听我口令。”许三多站得很笔直,“稍息,”许三多向前跨出一只脚,“解散!”高成说,许三多瞪着他,一言不发,高成气愤得对他说:“你懂七连吗,你有兵的表没有兵的里,七连就是散了番号也在,你知不知道这是战友用鲜血换来的,抱着战友的躯体看着那支离破碎的连旗,它伤痕累累可从来不倒,所以它是钢钢铁意志钢铁汉的钢,它今天就站在这里,现在它倒了,钢也融了,铁也化了,你现在居然还在这里想什么清洁。”说罢,连长气愤的走进了屋子,拿着放在桌上的衣服进入宿舍。后来许三多来敲门说:“连长,吃饭了。”结果连长高成把鞋子猛的把鞋子往门上一扔,“啪”的一声,他说:“七连都没了,吃锅盖啊!”后来,许三多还是把饭端了过来,他敲了敲连长的门,连长生气地说“干什么!”许三多手拿盛满饭的饭盒说:“连长我把饭给你盛好了,我把饭放在门口了。”“啪”的一声一只鞋甩了出去撞到了门上,然后许三多又回到宿舍忙自己的事了,准确的说,钢七连并没有散,尽管人人都散了,分到了各个班上,但他们的营长是高成,只是看不见一些差兵,他们都复员回家了,其实还是能看见几乎钢七连的人,正像高成所说的,七连没有散,七连就是散了番号也在,现实中尽管钢七连早已不复存在,但是高成能看见他手下过去的每一名士兵,除了复员退伍和进入A 大队的成才,许三多。高成现在升职了早已变成了高营长而不是连长,他不甘心活在父亲的光环下,所以独自出来打拼,他就是所谓的将门虎子,可他却说自己天生一副熊样,他曾告诉许三多他不想活在父亲的光环下,可许三多却告诉他说,全班人都知道他父亲是谁,高成终于明白原来全班就他蒙在鼓里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他父亲是谁。后来服从上级命令的安排,高成升了营长,而许三多却没有任何变动,不久之后袁朗来到他的宿舍见他发现没人,并且并且们是关着的,,于是他便在门口等他,等了很久才看见他来,他没有像许三多打招呼而是想要是他最近长进了没有,于是他故意没发出声音,许三多拿出钥匙开门时察觉出有人,于是他与那个不发声音的人打了起来,他开了灯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袁朗,他说:“是你!”袁朗笑说:“快开门。”许三多打开门走了进去,袁朗找了个坐的地方坐下,见许三多坐好双眼盯着他看就说:“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啊?”许三多说:“七连改编了所以就剩我一个。”“在这里看守一年了吧。”袁朗说。“嗯。”许三多说:“从我被俘虏的那时起我就知道会有今天。”许三多看着他,他问许三多说:“有开水没?”许三多说:“有。”然后拿保温瓶给袁朗倒水,袁朗喝着水说:“一个与以后有一场选拔赛我希望你来参与。”袁朗见许三多有些迟疑,就做了个鬼脸吓唬许三多说:“像鬼吗?”许三多摇了摇头,袁朗说:“你很老吗?我怎么看你像七八十的老人呢。我才二十九我还没玩够呢。”然后袁朗拍了拍许三多的肩膀笑着走开了,许三多看着他的离去一想到自己叹了一口气,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他参加了那场选拔赛,终点只有三个位子,老A 们会在终点看着他们成功奔向终点,而进入老A 的人只有三个,可是却有三个人。在这场比赛中伍六一也参与了进去,后来许三多甘小宁,伍六一,成才,他们结对同行,甘小宁忍不住饿在扫射敌人的时候淘汰出局,他在车上吃着面包,他问齐桓说有酒吗,齐桓说没有,可甘小宁吃得很香,他冲着占有离开的地方喊道:“面包真好吃啊!”到最后的关头,只剩下许三多,伍六一和成才三个人,可是却有两个也在他们身后来到了,快到终点的关头,如果伍六一的腿没有坏的话也许当上老A 的那三个人会有他们三个,,可是由于伍六一的腿韧带拉断他走不动,许三多硬要拉他前进,他只好跳跃前进,脚下的路实

在走不动了,这是一位士兵冲向了终点却只剩下了两个位子去坐,成才见伍六一腿伤的不轻而位子却只剩下两个,原来在他们之后的人现在都实力相当,他以为如果拉着伍六一走向终点,可能谁也不能做到那个位子,伍六一的腿走不动了,他心想不能因此而是去当老A 的这个机会,他曾经说过,他一定是那个其中的一个老A ,他必须要当老A, 在那一刻他什么也没想冲向了终点,他不知道他抛弃了什么放弃了什么,放弃了友情,后来许三多一直拉着伍六一,可伍六一拉开了放弃弹,他叫许三多跑,他说:“跑不动了,我弃权了。”担架把伍六一抬走了,许三多冲向了终点,袁朗忍着感动的泪看着这一场景,最终许三多成为了这第三位的老A 。后来许三多再也不理成才了,成才说话他都不愿意听,许三多一直干活拖地,终于他听不进去了说:“你为什么抛弃伍六一自己冲向终点。”成才解释了很多,可许三多只顾打扫卫生拖着地,从此许三多和成才友情不在过于友好,而是有些疏远了,后来许三多成才和袁朗一起去了团长办公室,团长有些郁闷地说:“你们就是这样挖走我一个有一个的兵。”不过最后他还是同意了,团长拿出了那两玩具模型坦克车递到许三多面前说:“我曾经答应过你只要你成绩好了,我就把这辆坦克车送给你,现在我兑现我的承诺。”许三多说:“这个我不能收。”团长硬要许三多收下,于是许三多最后收下了。接下来介绍袁朗,他是一个狠角色,他是一个A 大队中校不幸在一次山地演习中被俘虏许三多抓住了他,不过肯定也费了不少功夫才抓到他的,尽管最后他抓到了袁朗,可他的手却被袁朗踩破了皮,流出了血,所以要抓住他算许三多走运,袁朗被抓住的时候,脸上只受了一点伤,看来许三多还是有点水平,他这次真是替班长挣足了面子,班长史今特别高兴,可是他在这场比赛中淘汰出局了,他没希望了面临着退伍的威胁,连长高成开了个酒会,他说:“本来不想开的这败兵喝什么喝呀,但是水平确实不错,进步不了不少。”大家听从指导员喝连长高成的话大口喝着啤酒,开心的玩了起来,这次演习他们表现确实很好,也很累。连长高成走到了史今喝酒的地方坐了下来,他让旁边的士兵让个位子给他,他便坐在位子上刚喝了啤酒,他对史今说:“你是我最好的兵。”史今只是笑着,“你说你能照顾好自己的前程,可你说话不算数啊。”史今说:“三年了,你对我高低不错,我敬你。”史今往杯子里倒酒,递在连长面前,连长说:“不用。”高成靠在椅子上生气的说:“为什么不是你抓了那俘虏。”史今班长,只是笑着,“许三多,跟你班长比起来你又算什么。”接着他又喝着盒里的酒,成才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杯子和一瓶酒,他说:“连长我敬你。”“好。”高成说然后把饭盒放在了桌上,成才咬开了啤酒盖,往饭盒里倒水,他向连长敬了三盒酒,敬了第三盒酒时,他说出了他要离开连队,高成说:“什么?”成才把刚才说的话又说了一遍,连长高成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声“好。”然后气愤的走掉了,史今班长也很生气,他用一杯酒泼了他一身,成才知道这事严重了,可是美好的人生对已他来说却更重要,什么钢七连的荣誉,在他面前比起他的前程这些都不算什么,。在众人的怒视下,有些脸红,找了一瓶酒用起子打开往嘴里灌,喝了几口然后看了看四周走了。许三多在日记中写到成才成了连史上第一个跳槽的兵。成才是个很精明的人,那天他走出七连的宿舍到另一个宿舍,当天下着雨,只有许三多一个人送他,成才最后坐在路沿的一排石头上痛哭了起来,许三多只是在一旁冷静的看着他,七连同宿舍的士兵和连长隔着窗看着成才,成才的命运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好,相反,自从他升了士官之后,李梦被一个张干事看中了,草原五班又少了一个人在班长老马走了后,所以上级做决定让成才顶替草原五班空缺的职位,成才觉得真倒霉他还对许三多说起首歌词是这样形容草原五班,成才边用筷子敲着碗边说:“天苍苍,野茫茫,草原旁驻训场,全体班长的坟墓,所有孬兵的天堂。”许三多听到之后只是憋着笑看着他,其实他和七连的战士一样心里了欢了,一直看不起他。后来,七连散了,高成发现报纸上有错误十分生气,带着众战士来到编辑部把报纸放在桌上说:“这上面写着大功六连的的孟良崮首战,这一战七连打没多少人你知不知道!”编辑干事正忙着给李梦拍照,见高成带着一群人站满了屋子屋外对他的错误非常不满,他向着连长高成到了几句歉,张干事觉得这没什么,,于是就让李梦说:“你说说,这是不是借题发挥。”伍

六一在一旁气得不行,没等李梦说话,一下子把李梦按在了桌上,张干事说:“你这干什么你,你这干什么你。”高成说:“我的兵就干这个!”不一会,团长进来了,众士兵站得很直,一名与钢七连无关的士兵告诉团长事情的经过,团长知道七连将解散,他帮七连说话,批评了张干事让他和士兵们一起起居,团长对连长高成说:“走了的士兵和没走的士兵对团里就没什么要求?”高成站得笔直的说:“没有。”后来钢七连解散后只剩下了许三多和高成,所有人都走了,高成对许三多说:“当全连就剩下你和我两个人之后,你就是我地狱。”那时,他送走了钢七连所有的兵除了许三多,指导员和红三连连长给他烟把高成的视线堵住了,高成说:“你们就是这样送走我一个有一个兵。”回到空荡荡的七连宿舍,只有许三多了,,站在内务宣传栏旁一动也不动,旁边是垃圾桶,高成说:“我还忘了啊,这还有一个。”许三多一直不说话无论高成怎么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连长说:“当全连就剩下你和我两个人的时候你就是我地狱。”许三多却一直不说话,七连散了他很伤心,他在日记中写到,我一直看着窗外,最后我发现那个目送战友的人就是我自己,连长在我站过的地方站了很久。高成是一个极负责任的人,他带领的部队是连里的一把尖刀,手下的兵个个都很厉害,史今班长的走让他很伤心,可是不好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史今走了之后,七连也跟着散了。史今走的那天,连长高成和钢七连的所有士兵站在车库整齐的队伍列在史今班长的面前,史今只是平静地擦着坦克车,伍六一他的好朋友也在其中,许三多回来看上铺的床搬空了,排列整齐的茶缸牙膏少了一个,他立刻知道史今要走就不顾一切的冲向车库,连长正说着:“让我们一起欢送史今。”“不好!”许三多叫道,“你们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骗我。”许三多蹲到地上哭了起来,后面巡逻的两位士兵也跟了过来,史今班长见到许三多这样,他十分伤心地转过脸来,不敢正视许三多。后来许三多死死的守住史今的行李包,几位同宿舍的兵拉着他要拿包,劝他放弃,连长在一旁来回踱步,史今班长说:“你就死守住这破包啊,你许三多像死守住什么东西谁都拿不走。”他的好朋友伍六一只是站在窗旁看着前面窗外的景色,其他几位同宿舍的战友,甘小宁和白铁军抬腿,其他几位让许三多的手离开包。可是,他们费了半天劲却始终拿不出包,使劲蹲下来对许三多说:“你记得我当初收你时对你爹说啥了,我说要把你在一年之内带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你忘了,那天我和高了你忘了,能够割去你心中的最后一把草,我尽力了,你自己心里也开着花呢,一朵一朵的多漂亮啊,我走了。”许三多听了之后渐渐伤心地松开了手,史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许三多压着的包说:“包。”众人立刻从许三多手里拿出了包,史今满脸泪水的转身走了,伍六一望着窗外双眼含着泪水,他抬头看着天花板试着让泪水流回去。众人都走了,伍六一最后一个走,许三多趴在曾经放着班长行李的地方一动也不动,伍六一戴上了自己的帽子最后一个走出了门外,伍六一讨厌许三多,在此之后的一天,他擦着坦克车,平时都是他和史今一起擦车的他边擦着车边怀念史今,这是许三多走了进来帮他擦着车,他特别不耐烦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他不愿意看到许三多,许三多却不知趣的蹲在了他旁边,伍六一把脸浸在水里一会然后抬起头说:“你知道吗,我讨厌你,史今在的时候,你天天先后不要脸的跟在他身后粘着他,我最好的朋友被你夺走了。”他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许三多只是蹲着,勉强装着笑容其实内心已经恨透了自己,他不敢正视伍六一远去的背影,而是在不停的反思着自己。没有想到那次山地演习许三多活捉袁朗之后,钢七连竟发生了很多事,钢七连解散了,就剩下许三多和高成两个人,后来高成也走了,升值了当上了副营长。结果就剩下许三多一个人看守,后来袁朗来到给许三多带来了机会,他告诉许三多不久之后将有一场选拔赛,并希望许三多能够参加,后来他参加了比赛,并和成才一起进入了老A ,而伍六一的腿以这次比赛而残废了,他的一条腿韧带拉断,成才和许三多去医院看望他,成才还买了许多礼放在了桌上,伍六一在他们面前没有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他还是和平常一样,只是他们走后伍六一才默默地抱着他的腿十分痛苦的哭了,作为一个兵,尤其是一个步兵,像他这样残废的病是不能训练的,伍六一的腿即使好了,那么他的那条伤腿也会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对于那条伤腿来说一切又将重新开始,因为伤

腿过去训练来的能力治好了之后全部都没有了,又不能训练过重,所以后来伍六一退伍了,可是当时在A 大队的许三多却并不知道,直到一次他杀了人成绩下降于是袁朗批准他一个月休假,回来的他从红三连连长口中得知的,许三多很伤心难过,后来,甘小宁和许三多来接他去他们营来看看,副指导员何洪涛对他说:“我只不好你的病,你的病需要找专人来治。”马小帅和甘小宁见到许三多很开心,马小帅在车上说:“老A 的伙食是老步的好啊,一年没见胖成这样了。”甘小宁开着车说:“面包会有的啤酒会有的。”开出连队的车上,许三多和马小帅打闹在一起,马小帅不是许三多的对手,许三多在动荡的车上按住马小帅的脖子说:“你还闹,你还闹,还有完没完了。”马小帅只好说:“不闹了,不闹了。”许三多才松手,不一会车就开到了甘小宁他们所在的营地,营长高成蹲在地上吃着饭,说:“来了啊。”他大口的嚼着东西,许三多呆站在高成身后不动,高成会回头看看许三多嘴里嚼着食物,脸上却多出一条很长的疤,许三多说:“营长你的脸。”高成说:“不小心被石子咬了一口。”马小帅却在许三多耳旁小声的说:“其实是真二八经的杀伤性破片。”甘小宁让他不要说他便不说了,高成说:“弹片和石子有区别吗。”甘小宁和马小帅不说话了,副营长高成说:“今晚在936借宿,许三多坐我车。”晚上,车子借宿在草原五班,成才自会草原五班之后,其它几个士兵被他训练的进步很大,而草原五班也出了名,因为那是个连副营长高成都服气的地方,后来许三多原谅了成才与他重拾友谊,因为许三多在车上听到成才发自内心道歉的话,高成把他抱住了对他说:“对不起啊,因为你的朋友在车上。”成才这是才知道原来许三多在车上,他立刻走向车,打开了门,许三多蹲在角落里,甘小宁把许三多拉了出来,许三多和成才抱在了一起,许三多原谅了成才因为他对高成那些发自真心的那些话。许三多总喜欢自我反思着自己,他在车上带的那一幕让我想起了过去,他在钢七连,七连没有散的时候,那时他的成绩很差,他在日记中写到,班里人看他的眼神就像翻越一道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