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文档
初三 记叙文 8839字 94人浏览 九霄神鹰

麻团,牵动我的情思

每当我走出校门口,看到那一列列卖小吃的摊子,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我以伤害过的一位卖麻团的老人,他在我的印象中至今还很深刻。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家里附近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卖麻团的老人。我本来六点才起床的,可是,他每天五点半都准时在那吆喝:“卖麻团了,卖麻团了┉┉”他那该死的声音特别鸿亮,仿佛方圆十里都能听到。害得我睡又睡不着,起又不想起,白白浪费了半个小时的大好时光。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我正美滋滋地做着美梦,突然,一声刺耳的声音传过来。又是这个该死的老头,连星期天都不让我睡个好觉。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想,算了,睡也睡不着,不如去尝尝这个老头的手艺如何。我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块钱就走了出去。

太阳缓缓爬了上来,给天上的一边涂上了橘红色的油漆,树枝上还传来了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周边的环境逐渐使我的心情好了一点。我寻着老头的吆喝声走去,看到一群孩子在一个摊子前围着。难怪天天在这里吆喝,原来生意这么好。我凑上前去,看到了一个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军装、黑色的肤色中夹杂着许多皱纹、眼睛对着小孩笑得眯成一条缝的老人。我递上钱去,说:“要两个。”只见他左手拿个袋子,右手拿着筷子把麻团抛向半空中,麻团会不由自主地掉进袋子中。我拿起麻团吃了一口,真好吃。我正转身往回走,老人一下叫住了我,我心想:不是给了钱吗?怎么?还想讹我!我转过身去踢了一脚摊子,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只见他递过钱来说:“刚才生意忙,忘了找钱了——怎么了你?”我顿时脸红透了半边天,大家都望向我,“不┉┉不用找,我┉┉我全买了。”我结结巴巴地说。老人装好了递给我,我望了一眼,看见多了两个麻团。我正想问,老人就说:“今天生意好,多送你两个吧。”老人收拾好东西后踩着车子驶向远方。

老人远去的身影是那么单薄和瘦小,我错怪了老人,老人不但不怪我还帮我解围。我伤害了老人,连最起码的“对不起”三个字都说不出口,我现在才知道后悔和自责。老人,我会永远记住和感谢你的。

★ 一枚扇贝,牵动我的情思

在我的塑料文具盒里,放着一枚我最珍爱的扇贝,每当我看到它时,就好像又来到广阔无际的大海边,又看到了海边那个穿红褂的小妹妹„„(倒叙开头,入题快,引出悬念。要认真体会这种开头方法,并切实运用之。)

记得,那还是前年,在海滨度暑假的最后一天黄昏,我和几个伙伴一起赶到农贸市场,想买几个近处海滩拾不到的贝壳,带回北京送给朋友。

海滨的农贸市场,对于我们这些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真是一个五光十色的天地。在卖贝壳的行列里,有一个穿大红褂的女孩,看样子只有十一二岁。她不像别人那样高声地叫卖,而是一面用手搬弄着脚趾头,一面张大眼睛,专注地看着来往的人和车。不知是她的衣着,还是她的神态吸引了我,我和伙伴们说:“走,买她的去。”

她的摊子上,整齐地码着一小排“猫眼儿”和一小排扇贝。她见我们要买,很高兴,一个劲地让我们挑选。

我一面挑,一面打量着她那黑红黑红的小脸,问:“是你家里让你出来卖的吗?”

“不,不是。这都是我自己拣的,卖了钱也归自己,秋天开学好交学费。”小姑娘自豪地说:“我自己的都攒齐了,现在给弟弟攒。”

我觉得这孩子挺可爱,便拣了四枚好看的扇贝,给了她四角钱,和伙伴们一起满意地离去了。

在往回走的路上,我一面走,一面美滋滋地欣赏着扇贝。突然,我发现一只暗红色的扇贝缺了一个小角。只怪我当时只顾选颜色,没发现残缺。带这么一个扇贝回北京,算怎么回事。伙伴们要我回去换,我同意了,但心里却嘀咕:小姑娘挣点钱那么不容易,她肯让我换吗? 天将黑了,市场上人已不多了,红褂小姑娘也正在收摊了。当我们向她说明来意时,果不出我所料,她为难地说:“没的换了,刚才又来了一个老大爷,都买走了。”

我看着她那鼓鼓的小包,不相信地说:“只换一个。要实在不肯换,我多给你些钱,再买一个成不?”

听我说完,,小姑娘突然红了脸,低垂着头:“没了,真的没有„„明天下午,你再来„„” “明天下午?哈!明天早晨七点,我们就‘开路’了!”我有点恼火,乡下人,真小气!不给换就算了!我们懊丧地走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汽车站,等候开往火车站的汽车。

“大姐——”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我猛一回头:噢,红褂小姑娘!她气喘吁吁,额头上还沁着一层细汗。

“给你——”她向我摊开了小手。

呀!好漂亮的一枚扇贝!

“你们走得早,现去赶海拾怕来不及,就给你这个吧。”她说着,把扇贝塞到我手里,笑了笑,拉起一个小男孩走了。

这突然发生的事使我有些不知所措,当我低头看那扇贝时,惊呆了。这不是一枚普通的扇贝,扇贝背面像珍珠般地闪着蓝莹莹的光。正面像孔雀展开的尾巴。整个扇贝洁净光滑,显然是经过千百次地抚弄和摸搓。

啊,这一定是小姑娘的爱物!我恍然大悟„„

然而,当我抬起头,想对那个小姑娘道谢的时候,她已经走远了,在蓝色的大海边,只剩下红红的一个小点。

事情过去快两年了,我却久久地不能将它忘怀。我把那枚美丽的扇贝珍藏在我的文具盒里,天天带在身边,好让它时常提醒我:要像海边小妹妹那样,做一个有大海一样坦荡胸怀的纯朴的人。

★★亮点透视:排比起兴,处处点题;排比构段,文采斐然。↓

诗词,牵动我的情思

灿灿红叶,我拾一片最艳的;落落余晖,我观一处最美的;泠泠泉水,我捧一把最清的;而那茫茫的知识天空,我选择那最具魅力的诗词来带给我满足,尽情地让诗词牵动我的情思,在天空中翱翔。(排比起兴,点题快捷)

诗词,将我的情思牵动到了那“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豪言壮语中,曹操的雄伟气魄,让我领略到了身为军事家的豪迈以及那充满自信的伟大抱负。读着他的豪情壮志,我的心也随之激扬起来,随之振奋起来。

诗词,将我的情思牵动到了东晋,黑暗的社会,勾心斗角的官场,让陶渊明毅然归隐自然,去追求那“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自得。从他的悠然中,我感受到的是,只有从大自然中,才能获得的人的最本真的性情,是只有看开了尘世,才能获得的生的最纯净的闲适。

诗词,将我的情思牵动到了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的世界里。“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种在沉郁中振起的豁达,是李白所特有的吧?这种对未来充满希望的胸襟,是李白那浪漫主义所带来的吧?他的豁达,他的胸襟,不仅令我敬佩,也让我以此为标杆,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体会构段技巧:点题中心句+引用诗词+内容解读+个人感悟。)

诗词,将我的情思牵动到了月光下的愁绪中。夜晚,饮着清酒,望着圆月,那愁思就如泉水一般涌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就应

是由那哀哀愁绪衍生出来的吧?苏轼这样的文学巨匠,以这样的诗句表达了对兄弟的祈福和祝愿。难道我们不应也抛弃烦恼,以祝福的态度,对待明天吗?

诗词,是我心中的一泓清泉,从此天光云影中徘徊,聆听诗词的声音,让诗词牵动着我的情思,在诗词中寻找我的快乐。

★ ★亮点透视:引用材料,引出回忆;物为线索,情感真挚。

★ ↓

笛子,牵动我的情思

笛子,一种能发出美妙声音的乐器。提起它,不禁撩拨起我刻骨铭心的记忆,牵动了我感情的神经,使我陷入深深的情思。(非常巧妙地将材料嵌入,作为文章的引子,引出回忆。)

暑假中,我们都离开了校园,都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去追求自己的爱好与梦想去了。同学们有的报美术专业,利用暑假的时间学习画画,陶冶情操,放松一下心情。有的报舞蹈专业,学习舞蹈。也有的同学为了使自己的学习成绩不断提高,为了自己美好的将来,就放弃了玩的时间,去补功课,上补习班。有的同学学习音乐„„

而我和他们不同,则喜欢学一些乐器,但我没有他们那么好的条件,可以报音乐班,因为音乐班的费用我根本支付不起,但我并不愁,因为我有一个音乐高手舅舅。说起舅舅,他的个子不算高,舅舅还有圆圆的脸,无论面对何事他总能笑着去面对,我非常敬佩他,舅舅虽然上学只上到初中,但舅舅的音乐学得很好,舅舅家什么乐器都有,像琴、箫„„很多很多,所以妈妈就打算在我放暑假期间让我去舅舅家学习乐器。

说了也奇怪,在那么多的乐器之中,我最喜欢的就是那笛子,舅舅对我没什么要求,反正只要我爱学,自己喜欢就好,就这样,我跟舅舅学起了笛子。

我们学校的音乐课,向来都是应付公事,老是从来没有给我们认真上过,甚至到了临考试的时候,为了复习好其他课,就放弃了这门课,所以每到考试就不上音乐课,把音乐课瓜分给了数理化。唉,就这样都上了几年的音乐课,也没见得有多么精彩。正是由于这样,就要在舅舅这里从最基本的学起。先学音符,舅舅对我这个“音乐痴”显出很耐心的样子,尽管我什么都不会,但舅舅还是十分认真耐心地教我。

舅舅说:“任何一门课,都要对它有兴趣,有了兴趣,你就愿意学,就能学好”。就这样,每天都发自内心里认真刻苦地学。

在舅舅家学了半个月,终于学的有几分好了。但离开学的时间也不远了,舅舅在我回家时,对我讲了很多。他的话给了我启示,让我明白了很多。

舅舅说:“现在学的也不错了,千万不能半途而废。在家没事时,就经常拿起笛子吹吹,反正我还有几根笛子,这个你拿回去吧”。我很高兴,就这样我离开了舅舅家。舅舅不但让我学会了吹笛子,懂得了了音乐,而且还让我明白了如何进行学习。

唉,想想那已经是暑假里的事情了,现在舅舅也打工去了,好想他,不知他何时能回来。笛子仍在家中,它已成了我的宝贝。笛子,它包含着我太多的回忆;它,牵动着我的情思。(睹物思人引发情思,前后呼应点题鲜明。)

★ ★亮点透视:首尾精彩,语言抒情;时序并列,结构清晰。↓

家,牵动我的情思

□ 济川中学二(28)班 陈晶晶

我,原本属于大山的孩子,但由于种种原因,我离开了家,并且已经离开很久了。

一湾静水,两行思泪。从此隔了山,隔了水,隔了岁月,隔了音信。家,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我的情思。(用短句,“隔了”四次反复,强化了抒情效果,而且开篇点题。)

暖春到,老家便像一位轻柔的少女披上了春的绿装。浅绿的风飘到这儿,飘到那儿,那风啊,

吹绿了大山,激活了小溪,也唤醒了我幼稚的童心。那时的我多高兴呀!总会跑到小溪边,将脚伸进那已落入粉红花瓣的轻柔的水里,任凭那轻柔的水花凉着我的小脚丫,时不时引起我“肆无忌惮”的笑声。就这样我无忧无虑,就是这样自由自在。可是现在,由于学习,我已经很少回家了,那种天真烂漫早已荡然无存,留给我的只有对家的眷恋。家,以一种轻柔的方式牵动着我的情思。(体会构段技巧:段落中心句+记忆中的家乡+现今对比+抒情句煞尾。)

炎夏到,老家由淡淡的浅绿变成了浓浓的深绿;由浅浅的粉红变成了浓浓的火红。我也会随之变得激情万分。每到中午,我就会到深绿的核桃树下乘一下凉,到山上去嗅一下那火红的山丹花的浓香。耐不住寂寞的我总是这样跳到这儿,跳到那儿,享受着夏日带给我的激情。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也总是有限的,这一切也都不会再重现。家,以一种激情的方式牵动着我的情思。

深秋到,家又神奇般地变幻了颜色。多美呀!它着上了一袭金袍。秋天总是引起人的悲伤,古往今来,多少诗人总是在秋天吟颂自己最大的不满。我却不那么认为,如果那些诗人当时都在我的家乡,那么他们一定会赞颂这里秋景的迷人。看哪!大山上,一切都变了,草木变成了金色,庄稼变成了金色,就连小溪在和风落叶的映衬下也变成了金色。当迷人的秋叶悄悄吹落时,我就会伸出手接住它们,捧住它们,直到两只手再也也装不下。这时,我就会把这深秋的金蝴蝶带回家,叠成一串,任它们在金色的秋风下摇摆自己迷人的身姿。但这一切都已成为美好的回忆。家,以一种迷人的风姿牵动着我的情思。

寒冬到,家就会变成另一派风光。家开始银装素裹,开始深沉静寂,可无论家怎样静寂,只要有我和小伙伴们在,家就会一片欢腾。天刚大亮,我们就会在那冰天雪地之上留下一串串小小的斜斜的,毫无规则的脚印。我们永不疲倦地在早已结了冰的河上疯跑乱叫,追逐吵闹,甚至故意跌倒,那便是我最欢快的时光。自从搬到城中,我就再也没像以前那样欢快过。家,以一种欢快的方式牵动着我的情思。

梦里,思念的花悄悄落下,随思念的风一起飘进故乡的小河。思絮悠悠的我啊,何时能再回那温馨可爱的家。家啊!我生命的源,永远牵动我的情思。(非常抒情的结尾,值得仿效。) ★ ★亮点透视:抒情浓烈,叙事精彩;情感真挚,韵味悠长。

★ ↓

小巷,牵动我的情思

记忆中,总有一条淹没在迷蒙细雨中的小巷,青石板铺就的路面总能与雨水奏出美妙的音乐。和着丝丝缕缕的幽思,耳畔总响起阵阵忙乱的脚步声„„(抒情句振起全篇,引出回忆。)

小时候,一次意外事故让我差点儿成了废人。脱险后,妈妈将我送到乌镇的外婆家疗伤,希望静谧的乡村生活能使我早日康复。外婆是个非常和善的老人,一双布满皱纹的温存的手总能让我感到阵阵拂过心弦的温暖。

初到的几个月里,我总感到自己的命运不济,小小年纪便有了轻生的念头。一天到晚,不说不笑,像个木头人似的。但外婆对我并不灰心,仍每天讲着我从未听过的故事,那些故事慢慢驱走我心头的寒气,使我身心的伤口一天天地愈合。

一天,门外响起了阵阵清脆的叫卖声“卖豆花粥,豆花粥„„”,我觉得好奇。便问外婆:“豆花粥好吃吗?”外婆笑了,连忙出门,只片刻工夫,便端来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豆花粥,我欣喜地尝了一口,嗯,那味道,真是香啊,至今想起还会流口水。我几大口就解决了它。外婆看着我的馋相,满足地笑了„„

此后,我便像着了魔似地恋上了豆花粥,但有时却一连几天都听不到豆花粥的叫卖声。或许是我那急不可耐的样子使外婆明白了我的心思。

以后,几乎每天,外婆都会给我捧回一碗热乎乎的豆花粥,哪怕是雨天也从未中断过。我真有点过意不去,就和外婆说:“外婆,以后就别买了,您腿脚不便,天气又不好,身子骨怎么吃得消啊!”“傻孩子,卖豆花粥的离咱家很近,我来回慢慢走,就当是你们城里人散步、锻炼身体了,同时,还能和老街坊们说说话,多好。这样不紧不慢地回到家,豆花粥还冒热气呢,不是吗?”我彻底信服了,心中也没有了愧疚感。有时,为了能让外婆出去散散心,我甚至还故意提出要吃豆花粥的想法。

外婆的秘密在我腿好后不久便被察觉了,那一天,外婆不在家,我突然想吃豆花粥,便一个人出了门,沿路去找,原以为真是一两步就到的,一打听,才知道竟在深深的巷尾。那幽长得没有尽头的小巷,就那样残酷地在我眼前延伸、延伸„„

有一条幽长幽长的小巷,在外婆的眼中是那么的短,短得像一座连着外孙子的微笑的小桥;而在外孙子的眼中它却又是那么的长,长得每一块青石上都洒满了外婆无尽的爱意„„(小巷幽幽,思念悠悠,韵味悠长。)

那一幕,又上心头

记忆里,那一幕是感动,是浪漫,是温馨,是一束火花,更是一束绽放的爱,是涌在心头的一份温存,因为有爱,瞬间也可以成为永恒。

窗外,朦朦细雨,漫天飘洒,我在这样的雨天回味着那个扭曲的身影,和他医院里期待着的母亲,还有一束火红,一束绽放的爱。

那是同样的雨天,朦朦细雨,漫天飘洒。眼前是座车站,黑压压的人拥挤在一方雨棚下,齐刷刷的目光都向着车来的方向。我于是停下脚,立在雨棚的外面,我发现自己喜欢那一张张急切期待的脸,那么多人,一起挤在一小方无雨的天空下,一起期待着共同的期待。这边是所谓的缘分,我的心里忽然暖和起来,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闪着一点亮光。

突然,在雨的微声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呼喊;“不要挤!不要挤!谢谢„„谢谢„„”那声音刺痛了我的神经,它太尖锐,太猛烈。我顺着那声音望去,于是看见了那个呼喊的男人,和被他龙仔怀中的那一大束玫瑰花。他挣扎着一样扭动着身体,竭力拢护着那束玫瑰花。红玫瑰花很漂亮,尤其是在这灰白里,它更是一抹令人为之惊叹的亮色。鲜红吸引着我,在鲜艳的闪动中,我看到了男人与玫瑰不太相称的破旧衣着,一件被洗的泛白的劳动布上衣在人群里格外刺眼,我听到他声嘶力竭的声音。他艰难地上车,艰难地笼着那一团红色。而旁边拥挤的人群却毫无顾忌地推搡着,争抢着。他们好像没有看到男人扭曲的姿态,没有见到那一束惊叹,甚至也没有听见男人那带着哭腔的叫喊:“不要挤好吗?我的花!这是给我妈的!她在医院,她需要它!她需要它„„不要挤,谢谢,谢谢了!我的花„„不要挤„„” 男人一遍遍叫着,喊着,嚷着,却没有任何回应。我放低了伞,遮住了自己双眼,我转身准备离去。但还是忍不住回了头望了最后一眼,灰白里,男人继续扭曲着身体,继续呼喊着,人群也继续拥挤着。

我于是疾步走开,那一幕却一次次缓缓在心头涌起,抹不去。

不知道男人最后有没有停止呼喊,不知道那束玫瑰是否安然,不知道他的母亲有没有在红红的幸福里笑了。也许,她会把花放在透明的瓶子里,放在窗前,也许,杨光辉刚好透进来,揉揉地抚着花瓣,会有一些美丽的露珠挂在上边偷偷地笑„„

记忆里,那一幕是感动,是浪漫,是温馨,是一束火花,更是一束绽放的爱,是涌在心头的一份温存,因为有爱,瞬间也可以成为永恒。

冬天,是一个狂暴的季节,冬天,是一个伤感的季节,天空中下着鹅毛大雪,风婆婆在空中怒吼着它的苦衷,让人不禁汗毛耸立,这时,我正蜷缩在我温暖的家中。但这份温暖中,掺杂着恐惧、沉闷。然而就在这样的季节中,一个噩耗传来。

那天,早上一觉醒来,没有听到妈妈的专人“闹钟”,也没听见电磁炉那亲切的歌唱声,更没有听到妈妈忙来忙去的脚步声,刹间感到不对劲,走到妈妈的屋里,只见爸爸严肃地坐在床上,而平日勤快的妈妈,却如今躺在床上,不停地呻吟,只见妈妈脸色苍白,看不见一丝血色。满脸布满泪水。平日那充满智慧的眼睛,如今,却充满泪水,但更多的是悲伤。我的妈妈长了肿瘤,本以为吃药能吃好的,却如今,病情却加重了,我的眼睛里充满泪水,妈妈常说自己是铁人,长了病吃点儿药就好了。可为什么病情会加重呢?生着病的妈妈还不忘叮嘱我:“小雪,快吃饭去吧,别耽误了上学。”我含着眼泪点了点头,面对着凉饭凉菜,我难以下咽,但还是艰难地吃了点。妈妈是因为怕我一个人在家不害怕,所以才挨到白天才去医院。

我心事重重地来到了学校,并心不在焉地上着课,时间却是如蜗牛,慢慢地爬着,折磨着我的心。中午,我跑着回到了家见家里空空如也。这时,我便知道妈妈去医院了,但手机

上却是若干个未接电话,竟全是妈妈打的电话,打过去,妈妈那着急但带着疼痛地对我说:“小雪,妈妈住院了,妈妈不在的时间里你要好好学习,要听爷爷奶奶的话,我给你们老师打电话了,你不用担心作业上不签字的问题,要好好吃饭,不要挑食,少看电视。”听了这番话,我的眼睛湿润了,妈妈生着病,还不忘我的学习,生活。回想起妈妈往日的和蔼可亲,一声声关切的叮咛,再想起我平时顶撞妈妈,不听妈妈的话,如今,我真得很后悔原来的不懂事,我便悔恨交加,眼泪了出来。

经过了这担心的一天,妈妈终于做完手术,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虽然我很想看看妈妈,但时间不允许,条件不允许,我带着复杂的心情过了一晚上。

虽然事隔将近一年,但那个冬天发生的那一幕,妈妈亲切的话语我仍忘不了,那份母爱,让我感动一生。

不是唯风若世的期盼,是逝去的岁月留下写真在回放中描摹。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当了一个亡国的君主。在牢狱里他凭窗而望,那一轮孤月,好似立一个被遗弃的孤客,立世而伫。有阵凉风吹过,掀起他阵阵回意。不知是本来牢中冰冷,还是本身的绝望,令他勾起了冷意,满目沧桑。那一幕我难以忘怀,他望着窗,看向那宫廷,昨日还是他的王朝,今昔改朝换代,凄楚的情,涌上心头,令人不堪回首。

他只身在牢中,整日整夜伴酒而歌,回顾从前的美好,他一介诗人,为何要做君主?他满腹诗文,却无治国之道,又沉溺于美色,国怎可不亡?如果他不是皇帝,也许会成会千古传颂的诗人,诗文也会流芳百世。走错了路,过错了道,结局也只能是一个“悲”。饮酒望月,无数凄迷„„那一幕,望穿是非人间,永恒的画面,我难以忘怀。深院寂静,离人寂寞。怨只怨这碍身的狱,囚尽了所有,又一度“沉溺”。是哀国亡音。

秋水潺潺,枫叶残留,却也飘地倾覆一树满枝枯黄。刹那间的凋落,即辗黄土。

那一幕,我难以忘怀,他像透过天空,望断世俗争纷。我似乎明白了一切,生命、承诺都是一个梦,梦境是那么逼真得难以致信,不然我们又为什么会像瓷娃那么容易“碎”了。

依然记得,儿时那些下雨天。

当雨水不期而至的时候,那朵蓝色的伞花下,是撑伞来接我回家的妈妈。于是我边喊着‘‘妈妈’’边飞奔到伞下。妈妈伸出手,把我揽在怀里,妈妈的温暖一下子就驱走了我的寒冷,我的头顶上一片蔚蓝,连肩膀也笼罩在一片蓝色之中。温暖和快乐就和这蓝色连在一起,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走过一个又一个的晴天和雨天,我慢慢长大起来。一个下雨天,小小的我抬头和妈妈谈话,发现妈妈那边的天空是一片阴沉的灰色,雨滴从天空上落下来,妈妈的肩膀湿了,额前的头发也湿了。而我,依旧置身于一片蓝色的无雨的天空。

‘‘妈妈,雨伞歪了。’’我提醒道。

‘‘没有,雨伞没有歪啊。’’妈妈轻轻的答道。

我的视线落在倾斜的伞柄上,‘‘是真的,雨伞歪了!’’

妈妈却笑道说:‘‘没有哇,傻孩子,真的没有。’’

再后来,我长大到不再需要妈妈打着伞来接我回家了。那把蓝色的三在柜子里一年一年的褪色,我曾一度以为我淡忘了它。

或是一种巧合,又是一个下雨天,又是那把蓝色的伞,伞下又是妈妈和我,不同的是撑

伞的是快和妈妈一样高的我,我悄悄地把伞斜到妈妈那边,让一片蓝色的无雨的天空笼罩住她,雨水落下来,我的肩膀湿了,额前的头发也湿了,可是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 ‘‘雨伞歪了。’’妈妈轻声提醒我。

‘‘没有,没有歪啊。’’我调皮的冲妈妈做了个鬼脸。

‘‘是真的,雨伞歪了。’’妈妈重复道。

‘‘妈,它真的没有歪,没有。’’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脸上一定还挂着笑。回头却看见妈妈的眼里含着泪花,随后露出含泪的笑。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和妈妈站在一朵蓝色的伞花下,脑海中又浮现那以前的种种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