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一则
初一 散文 1018字 165人浏览 牵你到老99

时间很长很长,足够我去忘记一切。我突然恋上风的感觉,那种极致的,寂寞的美。我有点失意,我在思考,我在犹豫。活在这个世界那么累,这里太过现实,我不得不被推出在人生的舞台上,像提线木偶,丑态毕露地狂乱地舞。在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那么自私,那么虚伪,真实得让人撕心裂肺。每个人带着各种各样的面具,骄傲的,微笑的,天真的。在人生的戏场里,走过来又走过去。不能入戏太深,否则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不是每个人都天性凉薄,只是现实的现实,让人一夜长大。我看见人们热热闹闹地来,带着梦想;又看见成功者带着虚妄的灵魂,金钱和名利走了,留下失败者的残骸。这个世界并不是有了梦想就能勇敢的幸福的生活下去的。这个世界有着人们心照不宣的规则,现实的人类。人生的染缸,谁又能说谁对谁错。没有对错的世界,一切的一切,归纳于一个词,其名美曰:生存本能。

我梦见我在原野上奔跑,灰色在天空渲染蔓延。我仿佛要把气力用完,不停地奔跑,不停的。直到我瘫软在地。带着露珠的绿草在天空的辉映下处处显得诡异。草原是那么空旷,空气中弥漫着不平静。一个穿着嫩黄色裙子的小姑娘捧着鲜花唱着欢快的歌来到我的身边。她递给我一朵白色的欧石南。我接过花朵,它的枝藤开始蔓延。快速地缠住我的身体,未等我反应,它的花梗插入我的血管,我能清晰地感受到疼痛,血液在我的身体里欢快地一丝一毫往外流。我惊愕地看向小姑娘。这哪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她拿掉面具,露出扭曲的脸。白色的欧石南开始变化,我爱的欧石南,是开在地狱忘川河边的彼岸花。那种红,是我血液的红。抽出血液后,我无力地躺在草原上,空旷。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欢愉。人死了,就什么都不剩了。

我梦见爸爸妈妈带了一个小女孩到我家。她很温柔,会有甜甜的笑。只是爸爸妈妈走后,她变得尖酸又刻薄。她撕坏我的童话书,剪了我的公主裙,用尖利的嗓音大声训斥我。就像用指甲划过纸片留下的感觉。爸爸妈妈很宠她,她是爸爸妈妈家的骄傲。我突然觉得无助。我是被丢弃在角落的洋娃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在噩梦醒来前那个情节是一直不变的坠落,永远不变。我的身边黑漆漆一片,我感受着风急速降落,结束。我能感受到这是梦,这不真实。但我永远不能在坠地之前醒来。

我的心情谁会了解?我固执又偏激,我虚伪又孤僻。谁能说这不对?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也许只是一种枷锁。我为了我的责任,所以活着。我为了我的满足,所以活着。我只是为了我的活着而活着。我很累,我想摆脱。但最终我发现,我只是个被剥夺了思想和自由的傀儡,如此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