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飘雪的日子
初二 其它 2049字 133人浏览 cheryl1982

夜,很静。窗外,飘着零零散散漫天飞舞的小雪花。我独自从窗前起身转出小屋,举头仰望那黑沉沉的幽暗夜空,借助着昏暗的灯光,呆呆地静静地看着肆意撒着欢舞的洁白雪花,轻轻地伸出双手,把那晶莹剔透的雪花捧在手心,雪儿瞬间融化,湿湿的有些冰冷,不由得身体到心灵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小雪花啊,小雪花,请你在我的手心多停留一分钟,让我好好的看看你洁净透明的身躯,是怎样的令人可爱怜惜,为何这般眨眼的功夫不见了呢?能不能让我细心的瞧瞧你美丽的容颜?!轻轻飘落的雪花,无声无息不语。疑似逝去的岁月,那些噙满泪水湿润的日子,一切都风干消失在令人迷恋而又神秘的一个个过往的夜色中„„思绪满怀惆怅,随之溢满心间错中复杂,缠缠绕绕在一个个细微的神经中枢,血液流淌着涌动着,不知不觉回到了二十六年前的那个终身难忘的日子。那是一个寒冬腊月,数九寒天,飞雪飘飘的日子。年仅十九岁的女孩被两个爷爷(一个是爷爷,一个是外公。都已故去多年,很是怀念。)随着迎亲的人们,坐着一辆敞篷的大卡车,司机的驾驶室里只能容纳三个人的座位,不由分说两个爷爷随同司机坐在里面,怎能让年老花甲的老人坐在那敞开的汽车上面,没有一点遮风挡雨的地方挨冻受苦,心,何堪忍受!我和弟弟,舅舅,姑父们坐在汽车的上面,大家都蜷缩在一起,挤在一个角落里。当初懵懵懂懂的女孩傻傻的不去想什么。那个时候的女孩子比现在一样大的女孩子单纯幼稚很多很多。憧憬美好单纯的爱情,不像现在的孩子那么的现实,房子,车子,票子都要达到心理满足的欲望。汽车从我家的小山沟里一路颠簸着,冒着凛冽刺骨的寒风,裹挟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摇摇晃晃,跋山涉水,穿越一道道山梁,风嗖嗖的从耳边袭击而过。远处,白雪皑皑,一片洁净雪白的世界;近处,汽车行驶留下一道道车轮的痕迹,摇摇晃晃一闪而过,残忍地践踏着雪的纯洁。汽车一路自北向南,沿着坑坑洼洼崎岖难行的山路,一直向南向南,算是女孩的远嫁吧。行驶两个多小时候,终于来到了陌生的小县城。身穿一件花棉袄,外套深橘黄色的罩衣,一条黑色的纤维布料裤子,脖子围着红色的围巾,梳着两个长长的辫子。傻来傻气的乖巧可爱。现在一想起,心里一直问自己,那个时候小小年纪为何早早的出嫁?!二十六年了,依然很清晰的记得新婚的那一夜,思想中一直重复这一个问题:过了这一夜,我就不是昨天的自己,从一个少女转变成一个少妇,身份、角色、身体的转变,心里很害怕„„想想那个时候的被爸妈惯着,被爷爷宠爱着,有两个爷爷疼爱护送孙女儿出嫁,心里是何等的荣耀、自豪、骄傲、幸福。青涩、单纯、幼稚的我以为来到了人间天堂。真是:遥想当年我出嫁了,“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可惜!可叹!今夜无月,只有洁白的小雪花和我一起宁静中分享此时此刻的情感沉醉,思绪如潮。人的一生有几个二十六年?时间竟这样无情地如水般静静地流淌过去。回头看看生活却是这样匆匆忙忙地碌碌无为。没有来得及细细的咀嚼生活的滋味,被无情的岁月把人生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强行夺走,掩埋在时光隧道中,此刻多少有点惆怅的心痛。可恨,无情地岁月吞噬了美好的青春,蚕食了美丽的容颜。没有一个女人不害怕自己渐渐老去的容颜,如果说不怕的那都是自欺欺人的假话。做为女人都会铭记自己花样年华,出水芙蓉般亭亭玉立,娇嫩含羞隆重中简单而又有点灰色出阁的一天。而大多数粗心而又不懂女人心的男人都很难记住这个日子。或许是生活的忙碌劳累冲淡了男人的记忆。无论逝去的多少岁月被撕碎成日历碎纸,丢弃风中,漂移逝去。每当轻轻地用心去捕捉那生命中渐行渐远的时光,唯有刻骨铭心人或事,抑或隐隐约约,抑或清清楚楚。唯独二十六年前出嫁的日子依然历历在目,恍如昨天。女人天性爱浪漫。一个个结婚纪念的日子一年年走过,竟然没有收到半瓣花瓣,更不用说一朵玫瑰花。其他什么就更不言而喻了。知道那排场很虚荣,但却能够给生活增色添彩,增添平淡生活的闲情逸致,生活的调味剂,带来不少的温馨浪漫,快乐充实。大多数女人都喜欢,我亦喜欢和憧憬梦想有那么一天,就是到了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没有鲜艳芳香的玫瑰花,就是能够手牵手,在飘雪的日子里,相互搀扶着走走,踏踏雪,说说话。依然浪漫幸福。多少

年了,没有玫瑰花,没有烛光晚餐,没有一个亲热的拥抱,没有一个长长的促膝谈心的夜晚。生活依然苦涩中快乐的走过来了,那就一直走下吧。生活平平淡淡,安安静静,说好不好,说坏却好。知足唯是。独自静静地呆站在院落一隅,欣赏着,思索着。怀旧驿动的心情满满的,雪越下越大,轻轻地一点如花儿一般小巧玲珑的小雪滴悄落在我的眉间,亲密接触的刹那间,猛然回过神,凄美地偷偷笑了笑自己,为何如此爱忆往事,人到中年加之有点孤寂的心理,总想起以前的日子。或许已经老了,爱怀旧恋旧吧。有这样一句铁骨铮铮的语言:能够怀旧的民族是有希望的。人亦如此。把那些旧旧的人,抑或事情重新整理收藏于心田,回味中给予希望的腾飞继续前行吧。轻轻地抬头,雪,一片片打湿我的唇,湿湿的„„红叶原创2010。1。19。日于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