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的蔓延
初三 散文 928字 101人浏览 助沾

岁末年初,本应是辞旧迎新的时候,可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另一种“迎”法,还未迎来新年,就迎来了一场60年不遇的大雪。当地的俗语说:闹海风一刮,天昏地又暗,雄鹰不展翅,牧民不扬鞭……那纷纷扬扬的雪花就像哈萨克姑娘帽子上的“吾柯”,那样洁白。风雪漫天飞舞,天地一片荒芜,一时间天地共色。白色,我那最爱的颜色,可当它附着在雪上时,却成了今冬最具杀伤力武器的颜色。但是,别忘了当那白月光洒向大地,在上下呼应的白当中还有一丝暖意,因为各族群众组成的抗灾队伍正在那白月光照耀下的白雪上艰难前行,为的就是早一点将救灾物资送往灾区。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但却因为那铲车上鲜艳的红旗、运资车队的灯光温暖了起来。正如白加红是粉,灾民就像融化在粉红的花瓣里,那样温暖、幸福。

我的姨夫也是那粉红花朵中的一片花瓣,他是个铲车司机,是这个队伍中的先驱,他为运资队伍的车队开辟一条通往灾区的救命路。他们在救援时曾长达九天没有回家,一直在铲车里吃住。姨姨没有抱怨,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灾民们没有亏欠我们什么,我们不应抱怨,更没有资格抱怨。”我想当月亮升起,她一定在仰望夜空,盼望姨夫能早日平安归来。可是她没有说出她的思念,因为姨夫是为灾民们谋生路,是在贡献。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和姨姨一样,其他救援队员的家属也默不作声,因为他们都在为自己的家人而骄傲。

在家领导们也亲自赶往受灾地区,外出的干部也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和关心着受灾情况,让灾民们尤为感动的是新疆军区也特别出动直升机等救援工具进行抢险,县城里的居民也纷纷献上爱心:日夜加紧缝制的马料袋,一点一滴挤出来的清油、面粉……这就是社会的力量。也许除了捐献者自己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但是白月光见证着每晚辗反侧的人们,月亮笑了。

过年了,灾情也有所好,人们的嘴角都有了上扬的弧度,尽管还有冻伤后的疼痛,但各族兄弟姐妹的关心与帮助仍让他们感受到了温暖。夜晚来临,白月光蔓延到的地方不再是严寒,而是一丝丝温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人们总说大雪无情人有情,看来确实如此,天灾人祸也挡不住人民那一颗颗炽热的心,即使是在皑皑的白雪上,也会把它融化,成为一颗粉红的心。我想那时的白月光所蔓延的地方,就不止是漆黑的夜,而是火红的心。